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田园欢宠:竹马夫君来抱抱》田园欢 第2章 北疆葡萄园理事 田园欢宠:竹马夫君来抱抱小顶

《田园欢宠:竹马夫君来抱抱》田园欢 第2章 北疆葡萄园理事 田园欢宠:竹马夫君来抱抱小顶

发布时间:2019-08-26 14:01:21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壹元君 状态: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田园欢宠:竹马夫君来抱抱》是壹元君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赵洵,兰娘,书中主要讲述了: 她诧异的睁开眼睛,就看到刚刚那帅小伙拿着一捧玫瑰花站在她的面前。 金色的阳光,透过十字风干房,打着一个又一个橙黄十字阳光花洒落在

>>>《田园欢宠:竹马夫君来抱抱》在线阅读<<<

《田园欢宠:竹马夫君来抱抱免费试读


她诧异的睁开眼睛,就看到刚刚那帅小伙拿着一捧玫瑰花站在她的面前。

金色的阳光,透过十字风干房,打着一个又一个橙黄十字阳光花洒落在他左右,那般场景,竟比流光溢彩的灯光效果,更为梦幻温情。

见她睁开眼睛,帅小伙忙单膝跪地。

“许萄,我是北疆的葡萄园产业理事刘询,我看过很多你的资料,追求过你很久,从小喜欢你。知道你过来北疆考察,特意向父亲申请来接应你。其实从大学到博士,我一直与你是同校校友,是你学长。我深深为你着迷,你能和我交.配.呸,呸,一时激动,口误,口误。你能和我交往吗?”

许萄诧异的看着他,她怎么不记得自己有这么一号校友?

等她细细打量起面前的刘询,就发现,他的影子慢慢与之前生活中的很多模糊的影子重合。

比方说:十四岁的时候,她在图书馆看书,有男生趁她上厕所的时候,打破了她昂贵的定制玻璃杯。

她从厕所出来,那个男生就一直死缠烂打,说让她留个联系方式,回头好重新赔偿一个玻璃杯给她。

她觉得有诈,二话不说,去图书馆的监控室里面调视频。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她先前到图书馆拿书的时候,男子就一直研究她桌上的东西,畏手畏脚拿着杯子看了好久。

在一旁伺机而动,最后,在着她上厕所的时候,男子高高扬起她的玻璃杯,故意重重摔倒地上。

她当时气的报警,送那男生去警察所呆了好久。

再比方说:十五岁的时候,她回他们家的宅子。就见一个男生凄凉孤单的蹲在她家宅子门口,见她过来,立马上前抱着她,上下其手。

那阵仗,就像要和她发生情人关系,一口吃下她,好让她许萄对她掏心掏肺一般。

她不慌不乱,叫来隐蔽在一旁的保安。

一群彪悍保安上前,把那个男子凄惨打趴在地,然后又送那男子去警察所呆了好久。

结果,晚上她爷爷叫她去看视频,她一愣,那男子在她宅子门口等了一个月了。

因为她一直在国外,没回来,所以不知道。其实他已经锲而不舍的等待了一个月之久!

“你是十四岁打碎了我杯子的人,还是十五岁在我家门口耍流氓的人?”许萄轻声询问。

“你别生气,那个,是别人教我的套路,追女十八招!说送女孩子一杯子,女孩子一辈子就会和我在一起。所以,我就把你玻璃杯打碎了!还有说和女孩子有点肌肤之亲,女孩子就会死心塌地跟着我一辈子。”

刘询尴尬的挠着脑袋,一脸不好意思,嫣红的玫瑰花旁边,他的脸比玫瑰花更红。

“你先出去,我思考一下。”

思考一下,要不要答应他!有这么一个死心塌地的人又帅气的人,好像也不错嘛,爱她数年如一日的人,确实也是人生一大幸事。

刘询拿着玫瑰,不情不愿守在墙角。

一刹那,地动山摇,整串整串的葡萄向她砸来。

“这是怎么回事?”她立马撒腿朝门口跑去,对着墙角的刘询问话。

“好像是地震!”刘询满脸担忧着急和歉意。

“啊!”

忽然,向外跑的刘询停住脚步。一块石板砸到他的脚,让他动弹不得。

十字花窗葡萄风干房房门口,许萄停下脚步。

转身快步上前,将他脚上的石板搬开,再将他推向门外。

轰的一声,石板砸到了许萄的腰上。

刘询回头,就见无数串葡萄、石板向他的心爱的人砸去。

他感激涕零,再度跑回去。趴在她身上,用身体挡住那些葡萄还有石头。

碎石板底下许萄上气不接下气:“又跑回来做什么?我出不来,再这么砸下去,我们都要死!”

说完,只觉自己的脸颊上一阵湿润,他?流泪了?这种泡妞技术纯熟的老狐狸,居然流泪了?

“要死一起死,我不喜欢欠女人的恩情。生前未同盖一条被子,死后可同住一个墓穴,听起来也不错。许萄,若有来生,我定早早就把你吃定,让你生生世世做我媳妇!”

许萄仰头,就见他一脸狐笑,眼角还湿润着。

她笑靥如花,一脸知足。

“我投胎可不喝孟婆汤,你若是失言,我定让你好看!”

石板砸下,他闷哼一声。

“许萄,不是失言,这是誓言!”

话毕,地动山摇,二人视线愈发模糊。

田园欢宠:竹马夫君来抱抱

田园欢宠:竹马夫君来抱抱

作者:壹元君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田园欢宠:竹马夫君来抱抱》是壹元君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赵洵,兰娘,书中主要讲述了: 她诧异的睁开眼睛,就看到刚刚那帅小伙拿着一捧玫瑰花站在她的面前。 金色的阳光,透过十字风干房,打着一个又一个橙黄十字阳光花洒落在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