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君妻》君妻不可追txt下载 第七章 父心 君妻诱受

《君妻》君妻不可追txt下载 第七章 父心 君妻诱受

发布时间:2020-01-14 20:07:12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西木子 状态:已完结

《君妻》为西木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孔氏礼教之家,君臣、父子、夫妻各司本分。 英子头个迎进来的就是父亲。 河西同长安方位一样,都地处大周西北面,但河西是西北腹地,天

>>>《君妻》在线阅读<<<

《君妻免费试读


孔氏礼教之家,君臣、父子、夫妻各司本分。

英子头个迎进来的就是父亲。

河西同长安方位一样,都地处大周西北面,但河西是西北腹地,天气极恶。长安却在关中,气候温和,冬天下一些雪粒子,还是随下随化,都能让长安人兴奋半天,小孩子更是手舞足蹈的跑到露天接雪玩耍。哪里像河西这里,一来就是似巴掌大的蝴蝶雪,洋洋洒洒地遮天蔽日一般,不过一夜功夫就可以积一尺深。父亲上任前,就嘱咐过河西的冬天极寒,以前的冬衣万是不可行的。得了这番叮嘱,这次随行的一律都新做了厚实的棉袄。

上任的日子紧,没日没夜赶制的冬衣自然做工缺些精细,又塞了不少棉花底料,衣服看上去不免臃肿粗陋。

可即使是这样粗糙的衣服,穿在父亲身上也是好看的。

父亲穿着藏青圆领棉袍,披着灰鼠皮的大氅,三步并作两步地朝屋里头走来。

伟岸高旷,气度不凡,身上萦绕着一种常年沉浸在书海的儒雅之气,可能因为从出生以来都极为顺利,眉宇间竟然有几分青年人的明朗。

也是,父亲是嫡幼子,上有长兄承嗣留在祖籍,下有次兄在京师长安为官撑场,父亲只需要肆意人生,一心在书海沉浮,著书育人,既是己志又扬孔氏声名。

怕他这一生最大的挫折就是丧妻,也许还有前世自己的不争气吧……

看着眼前丰姿俊朗的父亲,孔颜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父亲送她到茅坪庵的样子,愧疚、痛惜、无能无力……太多的无可奈何压得父亲一夕之间仿佛老了十岁一般,清明的眼中也终于增添了认清这世俗社会的郁气。

想到蒋墨之让她看到的当世无奈,孔颜一下忍不住红了眼睛,原来她和父亲是这样的相像!

十二年了,这是她十二年未见的父亲,也是以为再也见不到的父亲!

“爹!”孔颜失声叫道。

这一声不叫还好,她一叫就泪流满面。

孔墨吓了一跳,不及心下奇怪,就见孔颜哭着向他扑来,情绪完全失控。

再看孔颜样子,一身没劲还硬要下床,唯恐孔颜一个不注意跌倒,孔墨连忙劝住孔颜,有些措手不及道:“颜儿,这怎么了?别,别哭了。”

男女七岁不同席,他和孔颜虽是父女,可孔颜已是一个豆蔻少女,到底男女有别,哪能真让孔颜扑倒怀头来,只好双手按着孔颜的双臂,向站在一旁的冯嬷嬷连打眼色。

冯嬷嬷也不知道孔颜怎么了,刚才明明还一切好好的,哪知这一下就哭得跟泪人儿似地,又一副谁劝都不行的样子,冯嬷嬷也是无可奈何,只能围在旁边劝道:“小姐,老爷这不是来了么?有什么好好跟老爷说才是。”

孔墨让孔颜这一哭的乱了神,接着冯嬷嬷的话就道:“颜儿,爹在这呢,有什么给爹说,乖,不哭了。”孔颜是孔墨的第一个孩子,又是少年夫妻一块儿养的,本就投注了一腔初为人父心血在,后又他丧妻,孔颜失去母亲,父女两个可谓相依为命。这会儿见孔颜哭得像一个孩子,不由就想到孔颜幼时常这般哭闹,他没法只好抱着孔颜什么好话都说尽了得诓着,此时便一时不觉,将以前诓哄的话说了出来。

可话一脱口,不由摇头又道:“哎,都是可以嫁人的大姑娘了,怎么生一回儿病,倒活回去了。”

孔墨最后一句,也不知是说孔颜还是他自己,孔颜却听得逐渐冷静下来,有些暗恼。

时不待人,不说她都到了可以嫁人的年纪,这会儿可是说服父亲明天一起上路的最后机会。

可哪想一见父亲就忘了一切,开始准备的也没用上。

不过看父亲对她迁就的态度,想来说服父亲不难。

心头一定,孔颜索性就着刚才的情绪将一起上路的事说了。

她靠回床头,扯着孔墨的袖子,哭得岔气道:“爹,别把我一个人留下。”

孔颜说得可怜,孔墨却听得好笑,原来刚才一番竟是为这个,但又一见孔颜脸上的病容,加上多年没听到孔颜软糯糯的“爹”唤着,心下不觉越发愧疚。

他一直待在国子监著书,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

河西节度使魏光雄草莽出生,为人狠辣大胆,朝廷恐其再怒斩官员,到时为了朝廷颜面,就不得不用兵河西。

他乃孔子后裔,由他出任河西监军使,魏光雄再是肆无忌惮,也不免要顾及几分,如此就顺了朝廷安抚政策。

若他不幸被害,天下文士必定口诛讨伐,说不定百姓也会为之喊冤,到时朝廷便挟制有名,其余藩镇也不好再多言,只可恨让自己做了筏子!

非但如此,还让自己带妻儿一起赴任,唯恐自己不足以让天下愤怒么!?

若不是自己无能,从小甚少生病的女儿,又岂会病得昏迷不醒?

好一个大周朝廷,真当他孔家无人么!?

说句大逆不道的话,这大周无论谁做皇帝,他们孔家都是衍圣公府!

孔墨越想越怒。

他本是温和的性子,虽对朝廷的做法不满,但到底带了妻儿上任,此时见女儿病成这样,心中的怒火猛然窜起,可是妻女都在身边,女儿又在病中,他委实不好发怒。

孔墨压了压脾气,对孔颜温和笑道:“怎么会留你一个人呢?还有恒儿在此陪你。”

他想得不错,虽然皇命难为,他被害的可能也不大,但是以防万一,不如趁此机会让孔颜和孔恒留在这里。

一来孔颜可以将养好身子,二来若他真不幸遇害,姐弟两也能逃回长安。

孔颜是自己的嫡长女,孔恒是自己的嫡长子,只要他们平安无事,孔家嫡系三房也就无事。

不想他这边打算的妥帖,可话刚说出口,就被妻子、女儿双双否决。

“不行!”孔颜一听立马不应。

“老爷!”继妻王氏不赞同的失声叫道。

孔颜昏迷刚醒,又大哭一场,早是气虚无力,语气虽是坚决,声音却不免虚浮,自是比不上王氏震惊之下的叫声。

一下子,孔颜的声音被王氏完全掩盖。

****

ps:今天本来要写到男主出场,虽然只是最后一句露脸,但是一下写女主父亲写多了。我有个好爸爸,所以觉得女主当时看到父亲会哭的。哎,说远了,端午节快乐!当然最后不忘求收藏,推荐票,谢谢!O(∩_∩)O~

君妻

君妻

作者:西木子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君妻》为西木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孔氏礼教之家,君臣、父子、夫妻各司本分。 英子头个迎进来的就是父亲。 河西同长安方位一样,都地处大周西北面,但河西是西北腹地,天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