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花开农家》花开农家全文 天然受 花开农家BL

花开农家

现代言情连载中

经典小说《花开农家》由香辣凤爪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田大娘,孝字,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听见王氏的喊声,孙氏不耐烦地掀了下眼皮子道:“嚷

|更新:2021-01-16 20:01:4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花开农家》由香辣凤爪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田大娘,孝字,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听见王氏的喊声,孙氏不耐烦地掀了下眼皮子道:“嚷

《花开农家》免费试读

听见王氏的喊声,孙氏不耐烦地掀了下眼皮子道:“嚷嚷什么!一个大活人,还能凭空不见了不成?你再找找。”

王氏摇摇头;“婆婆,灶屋就这么点大,能藏到哪里去?后头菜园子、鸡舍猪圈茅厕我也都看过了,没人啊!”

孙氏一听,拍了桌子怒道:“这还了得?她可是我三两银子买回来的,还敢跑了不成?先莫管她,估计是出去野去了,待晚间回来我再收拾她!”

这口气,便是不打算去寻了。王氏一想也是,不过是不见了人,说不定是觉得受了气,出去哪里消气罢了,往常她也这样,受了气没处说,只得找个无人的地方偷偷哭一场,哭过了这日子还是得过。只是想起屋前屋后一堆的事情,王氏便咬了咬牙,回去做事去了。

竹枝在灶间找了些东西吃了,肚子饱了,身子便也暖了起来,腿脚也有了些气力。听着外头堂屋里隐约的说话声,她心里就不耐烦,干脆站起来开了**儿出去了。

冯家的**儿外头是一条小巷子,约莫有五六米宽,此时正是各家吃饭的时候,巷子里头也没什么人,她也自在,恹恹地顺着巷子溜达,自己也不晓得自己在往哪里走。

对于这些人自己还是瞧得太轻了些,刚以为占了上风,人家一碗香灰水就给她灌得差点没气儿。是不是自己手段太过温柔了些?想想往年老家村里那些出名的泼辣货,个个都是嘴皮子利索,身子骨硬朗。能把天上神仙骂下地,也能压服各路地头蛇。可自己如今这幅身子嘛……

她摊开手自己打量了一番自己,微微摇头。昨日发烧,出了汗就舒坦了,说明身体底子还是不错,自己也觉得气力不算小了。可是跟王氏一比,就显得羸弱得多,要不怎么人家一伸手就制住了自己呢?而且从小到大,她也很少跟人红脸吵架,更别提打架了,实在是缺少战斗经验。自己往常生活的那个小山村,年轻人都在外头打工,留在家里的全是老弱病残,大家都是互相拉拔着过日子,何时有过自己家里都能燃起硝烟的场合?

不行,缺乏斗争经验啊!

她一边往前走,一边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忽然旁边一户人家院子里头传来清晰的喝骂声:“老娘也算不错了,我可是带着嫁妆嫁进你家的,又不是冯大家的那个水鬼,一文钱不带的货色,你凭什么就作践我?”

“啊呀呀,你还反了天了?我当婆婆的说你一句就说不得了?你还有理了?就你那点子嫁妆,你也好意思拿出来显摆?你以为你比那水鬼强上几分?”

哟,又是一对婆媳吵架的,听这口气,都挺凶悍啊!不过竹枝郁闷的是,自己没什么嫁妆,看来在这山村实在是个异类,要不怎么谁都把她挂在嘴边说道一番呢?

那家外头已经有人探头探脑地去听热闹了。冬天无事,就是缺少这样的八卦谈资,老少爷们儿还好,能在一起喝酒耍钱,可女人们除了做些针线活计,剩下的便只有家长里短了。

一个穿着蓝色袄儿的中年妇女听得尤其认真,脸上表情也挺精彩的,一会儿失笑一会儿皱眉。竹枝瞧她那模样,若是给她一把瓜子儿,她大概就能坐下慢慢观赏了。

竹枝只不过在这家门外略站了站,那妇女便回头特别自来熟地冲她招手,拉了她一同去听,嘴里还嘀咕着:“这铁柱家的也不是省油的灯,她婆婆该要气死了。啧啧,吵赢了又有什么用?男人都护着老娘,你瞧,最后还是招一顿拳头,又跟她婆婆赔罪。”说着头也没回地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教训旁边的几个小媳妇儿:“这婆媳相处啊,孝字顶天,男人也护不了你。这天大一个帽子扣下来,谁都扛不住,最后能咋办?把媳妇儿揍一顿给老娘出气呗,要不怎么说‘多年媳妇熬成婆’啊?熬吧,熬到婆婆死了,这日子也就能好过了。”

另一个听墙根儿的中年妇女听着就好笑:“田嫂子这话在理,就是说得轻巧了些,哪个不晓得这下河村里头你日子最好过啊?嫁过来不过两年,你婆婆就死了,男人对你言听计从的,你这是馋这些小媳妇吧?就是小心叫他们家里的听见,又是一番折腾。”

被称为田嫂子的那女人正色道:“我又没瞎扯。你想啊,就是那皇后娘娘,也得伺候太后吧?可见这媳妇伺候婆婆,走到哪里都是一样的。听说就是皇后,也得给太后洗马桶,伺候屎尿的,可见这天底下就没有不折腾人的婆婆。就是我家那个,那两年折腾我折腾少了?我是阿弥陀佛啊,她早早地就下去了,要不还不晓得我如今过什么日子呢!”

“说你漂亮你就美上了?”那中年妇女嗤笑一声,回头望着几个小媳妇说:“别听她瞎扯淡,只当谁都能有她那运气么?田大娘早些年身子骨就不好,要不她能没个婆婆管教?若是田大娘身子好,说不定你就跟冯大家的那个一样,也得跳河去!”

竹枝在旁边听到这句,惊讶地睁大了眼,她还不晓得自己溺水已经在村里传出了多个版本的闲话。旁边几个小媳妇显然也是头次听见,有个便不解地问道:“不是说不小心掉下去的么?怎么是跳河啊?”

另一个立即热心释疑:“啧啧,你跟冯家人没打过什么交道,不晓得。冯大婶可是我们村儿里头一号的泼辣货,吝啬鬼,也不晓得是哪家瞎了眼,居然把闺女给她家老大做媳妇,真是造了孽啊。”

之前说话的中年妇女吧唧着嘴笑了一声:“如今指望着闺女换钱的人多了去了,就罗家那个闺女,卖了估计也不过二两银子,聘给冯家,前后一共只怕也落了三五两了,比卖出去合算得多了,能不卖?”

她这话里话外的,似乎对罗家也挺了解的样子,竹枝忍不住上前了一步,正要听她细说。却听见虚掩的院门里头传出一阵鬼哭狼嚎。门前挤着看热闹的都激动起来:“铁柱打媳妇了!”

《花开农家》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