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帝王谋妻:娘娘,您别跑了》帝王霸爱娘娘请回宫 主角是叶然,许明涧的小说 帝王谋妻:娘娘,您别跑了女体化

帝王谋妻:娘娘,您别跑了

现代言情连载中

完结小说《帝王谋妻:娘娘,您别跑了》是安年月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叶然,许明涧,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就算然弟真的失踪了,你回相府有何用?叶相亲自坐

|更新:2021-01-14 00:02:5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帝王谋妻:娘娘,您别跑了》是安年月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叶然,许明涧,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就算然弟真的失踪了,你回相府有何用?叶相亲自坐

《帝王谋妻:娘娘,您别跑了》免费试读

“就算然弟真的失踪了,你回相府有何用?叶相亲自坐镇寻人,为何只言寻华儿而未有小弟?这很可能是祖母都不知此事!你如此贸然回去,只会引起恐慌,坏了叶相的苦心隐瞒。”

“还有你,冷静下来再去!如此冲动,只会为此添麻烦罢了,还何谈找人?另外,这官差不把扇子交给叶相却送来尚书府,此举意欲何为?”

许明渊每句话每个字都重重地敲在叶莹与许明涧的心上,令二人暗自羞愧!

然而关于扇子这一点,着实是许大公子想多了!

若是彩云能见到那官差,必然能想到这正是她去报官时随她一起去找人的官差。

这位官差小哥想必是个二愣子,认为许二小姐失踪了,那丢失的扇子就是二小姐的!

只是大哥啊,这可是把男式扇子!

许兰馨站在许夫人身旁,双手搅着帕子,瞧着眼前这一幕,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叶公子竟然和许芳华一起失踪了!

这个贱人,连出事都要拉上别人!贱人!不知道叶公子现如今怎样了?一定要平安无事啊!

许清盯着许明涧紧拽在手中的白玉扇,思虑了片刻,起身离开,经过许明涧身旁时,沉声道:“跟我走!”

许明涧点了点头,跟着许清出府。

许夫人也未曾想到许芳华的失踪还牵扯到了叶相的小公子,那个俊秀的少年郎。

见许清就这样走了,许夫人眼中闪过一丝怨恨:刚刚许明涧的无礼之举,老爷未曾责怪半分,馨儿只说了几句真话就被训斥了,老爷,你何等偏心!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忘不了她!

许夫人似有若无地瞟了眼泪流不止的程姨娘,就是这张六七分相似的脸,还有她的女儿,她们的出现分走了本该属于她和馨儿的关注!都是贱人!失踪了最好,免得以后还要想方设法地除掉!

*

撒了谎,就得圆谎。

青竹是叶然的贴身侍女,势必不能这个时候还出现在府里,否则叶然一事难有说服力。

她出府找人。

方才,如同无头苍蝇般四处寻人。没有任何线索,没有任何征兆,更不知公子先前为何要与那陌生人动手?这二者不知是否有关联?

想了想,再去之前那地方查查,或许有什么线索漏掉了。

她用轻功来到与叶然分开的地方,正是几人动手的地方。沿着那条街一路边走边探查沿途是否有什么记号,直到一个岔路口。

青竹想起叶然曾说过多条道就直走,两条道就往右走。

于是她往右,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数落叶然,总是到处乱跑,出门准没好事……

“哎哟,谁啊走路不长眼啊?是你!”专顾着数落叶然并查探地面、角落以及墙壁了,未注意到前面有人如她一般找线索,待撞到时,青竹眼睛瞪得像个铜铃,一副要吃了对方的样子,“冤家路窄!”

“冤家路窄!”正是白羽,同时蹦出一句。

“半夜三更,偷偷摸摸地,干什么呢你?噢,我知道了,夜黑风高正是作案的好时机!怪不得碰见你们后,就出事了!”话音刚落,只见青竹不知从哪儿抽出来的匕首,出其不意地抵在对方的喉间,“说,我家公子是不是在你们手中?是不是你们设计带走的?”

“凡事讲求证据!”白羽眉目不悦。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何须证据?”青竹泼辣道。

“岂有此理,我还怀疑是你们害了我家公子呢!”

白羽借说话的间隙,凭巧劲躲过了青竹的匕首,以防青竹情绪太过激动,一不小心,他就一命呜呼了。

见此,青竹毫不客气地迎身而上,匕首在她手里画出了一道白线,白羽只守不攻,剑不出鞘,全凭鞘身挡下青竹的攻击。

等闻声赶来时,见到的就这么一副场景,一女一男,一攻一守,一骂一还。

青阳顿觉无语,立马上前隔开两人,青竹骤然见到青阳,有一瞬间的惊讶,“你怎么回来了?!”

“收到消息说公子不见了,我便先回来。其他的稍后再说,先找公子。”青阳道。

“公子十有八九在他们手中!下午就是他们主仆二人莫名其妙地拦下公子而后动手的。”青竹气愤。

“到底是谁先莫名其妙的动手?难道不是你们公子先动的手吗?如今,我家公子不见踪影,我也很有理由怀疑是你们作的案,难道不是?”白羽恼怒,这女子出口就颠倒黑白,抹黑他家殿下。

闻言,青阳拦下意欲再次反击的青竹,不解道:“你家公子也不见了?”

“追你们公子离去后就失去了消息,联系不上。”白羽微讶,似乎难以理解身为“同伙”的青阳没有如同青竹一样不分青红皂白地质问他,反而有些相信他。

若论识人,或许青阳比叶然更敏感,以他儿时生活的环境而言,察言观色、时刻警惕、识人用人等皆是最基本的功课。

观人先看眼,眼神最容易暴露一个人的真实想法。眼前的男子眼中有焦急又担忧,任他极力克制,依然逃不过青阳的眼睛。

所以,青阳愿意试着相信他。或许,他们现在有共同的目标!

“方才,官差在离这很近的胡同里找到了公子的白玉骨扇。我去探过,现场有打斗的痕迹,且有大量迷魂药的挥洒迹象。而查遍胡同的前后,发现了一处车辙,痕迹非常浅,显然是被人事先处理过。”

“你的意思是说,我家公子和你家公子,很可能同时遭遇了伏击,被人带走了?”白羽道。

青阳,“未必没有此种可能。”

“那现在怎么办?”青竹道。

“兵分两路,你们往最近的南门出城!我脚程比你快,先去禀报叶相增派人手,搜查南西北三门,再赶去与你们会合!”青阳特意对青竹道。

青竹点头。

*

马车一路不停地行驶,经过了一个时辰,终于在一处山庄前停下。

马车停下时,叶然头撞到车厢,咒骂声差点脱口而出,想起自己的处境,不得已只能在心里暗暗咒骂车夫一点驾车的技术都没有,肯定没有拿到驾车资格证云云。

其实,叶然早就清醒了,肩脖处酸痛不已提醒她:救美不成,却遭人暗算了!

《帝王谋妻:娘娘,您别跑了》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