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黯囚》黯囚小说 18禁 黯囚现代言情小说

黯囚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萧槿溪,花星火的小说是《黯囚》,它的作者是憬楉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待警察把花星火带走后,看热闹的众人就散了。

|更新:2021-01-08 15:01:5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萧槿溪,花星火的小说是《黯囚》,它的作者是憬楉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待警察把花星火带走后,看热闹的众人就散了。

《黯囚》免费试读

待警察把花星火带走后,看热闹的众人就散了。

蓝岚金鎏巯两人相视一眼,回到宵夜店后,不约而同的选择走进卫生间。

“蓝岚,我突然很妒忌你,”起码,你拥有过他。

金鎏巯点了一支香烟,吞云吐雾。

蓝岚冷笑,把化妆镜盖上。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思绪回到当年。

那个风度翩翩,让人一见倾心的白衣少年。

如花如雪如梦如痴,如梦幻泡影。

他真的值得这世界上一切最美好的东西。

她用尽所有的办法,才有资格能在他身边停留了一会。

在所有人都在妒忌她,能得到这样的他时,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

他,从未给过一个正眼自己。

最后,还是她鼓起勇气想拉住他,却被他像看待一个垃圾一样撇开。

由始至终,她都未能得到过他的一句亲昵,他的一个拥抱,他的一个热吻。

唯独,那是他,第一次约自己,却是上天台说分手的时候。

那时,她都只是能从在他眼里,看到对自己的抱歉。

她瞬间崩溃地只想给他下跪,只求不要分手,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但他的绝情,让她至今都记忆犹新。

那时她天真的以为,就算她得不到他,别人也不会能得到他。

他的温柔美好,永远不会出现在任何女人身上。

但,她错了,又是她错了。

她那天站在舞台下,看到花星火那么热烈跟萧槿溪告白时。

她是内心是冷笑的,又是一个傻女人。

花星火根本不知道,萧槿溪是个多么没心没肺的人。

她现在的行为,不过也是作死的飞蛾扑火而已。

但,当她看到萧槿溪从舞台跳下,站在花星火面前的那一刻,他眼睛里是带光的。

是那种,她未在他眼里看见过的光,犹如天边的云彩一样,如此的让人无法忘怀。

她才知,是自己输了,输的那么彻底。

萧槿溪不是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而只是他全部的温柔,全留给了花星火一人而已。

她真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这么温柔似水的萧槿溪。

花星火?你知不知道?你究竟是何其的幸运。

能得到萧槿溪的爱!那可是,我付出生命都换不回来的东西啊。

蓝岚回答金鎏巯:“要不,我们都承认吧。我们真的很妒忌,花星火。”

金鎏巯一愣,她没想到蓝岚能如此坦然说出她们心里隐藏许久的痛。

她也跟着自嘲一笑。

难道她们就真的不知道,花星火和萧槿溪流言的真实版本吗?

不是不知道,而是真的不想承认。

她们曾经心里那么热烈爱过的白衣少年啊,如今却为了另一个女人拼了命。

是呀,其实,真的是妒忌的发疯呀。

“我们也都输给她的,何止,萧槿溪对她的爱。换作是你,今天这种状态,你又有几分信心?愿意为了给对方拖延时间,而自己冲上去顶罪?”

金鎏巯自己的回答是,一分都没有。

对比爱他,她真的更爱自己。

蓝岚玩弄手上,萧槿溪给花星火的那张卡,嘴角带着笑意的喃喃自语道……

“花星火,你可别想多了。我不是帮你,而是,在帮我心里的白月光而已。”

看着花星火上警察的欧阳淇,还停留在原地,不知怎么向国外出差的沈稚交代。

在绵绵细雨的影响下,路灯的灯光好像变的更暗黄了些许。

这么阴暗的情景下,欧阳淇还是看到了,故意让他发现的萧槿溪。

欧阳淇再次回头确定真的走远的了的警车,才走过去找萧槿溪。

萧槿溪斜靠在满是污垢的墙上,站在最阴暗的角落。

灯光很暗,他与漫长的黑夜融为了一体。

他手深深的插在了口袋,像是在隐藏着些什么。

无法从他的表情中确认,他用黑暗彻底掩盖了自己。

“你为什么还不走?你知不知道阿火为了你,为了帮你拖延时间,自愿跟警察上了警车。你要是现在被抓了,你要置阿火与何地?”欧阳淇把萧槿溪拉进更阴暗的巷子里交谈。

“你为什么不拦住她?”

萧槿溪像是一点都不介意墙上的污渍,随意的靠在墙上。

悠悠点起一支烟,长舒了一口气。

这支香烟的作用,让他本来紧绷的神经瞬间放松了很多。

欧阳淇不敢,萧槿溪居然沦落至此。

“我拦?我凭什么拦她?你看看!这是什么!”

欧阳淇把刚才花星火的病例报告,狠狠的甩到萧槿溪的身上,文件的纸张在泥泞的小道里洒落了一地。

“你真以为这报告?就如同她所说?只是随意捏造的吗?你知不知道?就在你悄然无声的离开后?她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焦虑症!抑郁症!还有厌食症!她无意识自杀起码五次!简直生不如死了三个月!你没事活的好好的!你为什么要走?你为什么要这样突然离开她!”

萧槿溪无视地上的污渍,捡起花星火的报告,随着翻看的页数,双手从颤抖满满变成握紧。

“我有必需离开的理由。”

萧槿溪痛苦的低下头闭上眼睛,继续抽他那只未烧完的香烟。

欧阳淇冷笑:“理由?你有什么理由能比花星火重要?xi du吗?”

萧槿溪顿时激动地拉起欧阳淇的衣领:“你怎么知道的?星火知道吗?”

欧阳淇再次冷笑地,掰开萧槿溪拉着自己衣领的手:“怎么?你想她知道吗?你觉得现在她的状态,能承受的住吗?”

萧槿溪放下手,冷声自嘲:“她不知道就好。”

她不知道就好......

再次颓废地拿出一根香烟。

欧阳淇一把抢过萧槿溪手里的香烟,放在鼻边闻了闻,味道果然和这个牌子的香烟味道不一样。

萧槿溪再次激动的抢回扔至地上,他怕……

欧阳淇看着那支香烟掉落下地,又看到萧槿溪如此激动的模样,他怕他吸到那支烟。

果然,烟有问题。

“你已经上瘾到这种程度了吗?萧槿溪?你到底为什么沦落至此了。还被警察追捕,你到底做了什么事?上次医院接走你的女人又是谁?你到底和什么样的人混在一起了?”

欧阳淇心痛的看着眼前,消瘦到不成模样的萧槿溪。

萧槿溪没接话。

“我先走了,帮我照顾好阿火。”

把衣服上的帽子戴回头上,确定遮住自己大半张脸后,转身离去。

“话都还没说完,你走什么?你还没回答我。”

欧阳淇气愤的向前想拉住萧槿溪,却只扯到了他的衣角。

一把带满血的利刃,从萧槿溪的身上掉了出来。

欧阳淇瞬间惊讶住。

而只是萧槿溪面无表情的捡起了利刃,然后继续往前走。

“这就是,你想要的答案。”

最后消失在黑夜里。

欧阳淇捡起萧槿溪那剩下的半支香烟。

萧槿溪,你到底变成了一个什么样的魔鬼?

讲道理,警察平常在这个时间段早就下班很久了。

但只因,今天有一圈小混混,在他们的管辖范围里持械火拼。

所以,他们也只能自认倒霉的,回到家后还得出来继续办案了。

随着被警察“请”到警察局的花星火,从头到尾没说过话,但全警局都已经知道她的“英勇事迹”了。

“小姑娘,你还真是勇气可嘉啊。”请他回来的小孙警察也没怎么为难她,还真的给了她倒一杯茶。

“但你这样什么也不说,我们也很难能放你走啊。”

小孙警察为难的,看着从办公室里走出来上级。

孙警官先先是看了一眼这个小姑娘,心想,连个小姑娘都参加社团火拼了?

然后,突然停下的脚步,再次看回花星火的脸。

“你不是上次医院里的那个小姑娘吗?”

原本一直低着头,沉迷不语的花星火,抬头,看到上次帮自己录口供的孙警官。

“你好,孙警官。”

孙警官拿起同事帮花星火写的档案查看,稍惊讶的问花星火:“你男朋友居然参与了这次火拼?”

花星火低头再次沉默不语。

孙警官不认为,愿意为对方付出生命的两人会分手。

所以,她说的男朋友就一定是就是那个见过的小伙子了。

孙警官瞪了一眼小孙警官。

“人家一个年轻的小姑娘,又不是犯人,你怎么凶对人家干嘛啊。”

孙警官把花星火的笔录拿走:“小姑娘,你跟我来办公室做笔录吧。”

孙警官把花星火带走,留下傻眼了的小孙警官。

他心想?他啥也没干阿,他哪凶呢?他还给她泡茶了呢!

孙警官找了个借口,把花星火带进办公室里,想和她单独谈谈。

“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

花星火依旧沉默不语。

孙警官为自己泡了一杯茶:“小姑娘,我要是刚想戳穿你们,刚才,我就大可以吩咐他们,去上次你们的那家医院调查了。”

花星火马上抬头,警惕的看着孙警官。

孙警官摆摆手,示意花星火别激动。

“你也别害怕,我干警察都有二十多年咯,我知道,你们是好孩子。他都为了你都能牺牲自己的生命,这样的孩子,我不相信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

孙警官的话,还是击溃了一直忍住不哭的花星火心里最后一丝防线。

她哭,不是因为难过,而是有人和自己一样,选择相信萧槿溪。

孙警官抽了张纸巾给花星火。

“他那天突然就从病房消失了,我根本不知道他去哪了。今天也是这三个月以来我第一次见到他,我根本不知道他去哪了。

《黯囚》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