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家里有皇位要继承》家里有皇位要继承生孩子 免费阅读 家里有皇位要继承女体化

家里有皇位要继承

古代言情连载中

完结小说《家里有皇位要继承》是南久鱼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姜陶,吴润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姜陶对着京天逸笑道:“方才都是公子问我,现在我也

|更新:2021-01-07 00:06:1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家里有皇位要继承》是南久鱼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姜陶,吴润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姜陶对着京天逸笑道:“方才都是公子问我,现在我也

《家里有皇位要继承》免费试读

姜陶对着京天逸笑道:“方才都是公子问我,现在我也问一问公子,公子可知我是何人?”

京天逸昂首说道:“元赵国来的,家底丰实的千金小姐——”

“不,你不知道。”姜陶打断了京天逸的话,“你查不到我的身份,你只知道我出手阔绰,身份不一般,才敢与国舅之子斗,但正如你方才所言,吴润云与一般权贵不同,他是皇上看着长大的贵公子,身份堪比皇子,所以你动不了吴润云,只能来找我。你的上司大人应该警告过你,不准插手此案,可你不听,所以今日你才独自一人行事。”

姜陶说中了他的心事,京天逸轻叹息,感慨万分。

他的确看不惯吴润云,但上面不准他插手赵家的事,因而他每日都会留意赵家,担心吴润云对赵家老小不利,结果昨夜发生了这起冲突,死了人,上面却只派他收尸,他哪里能坐视不管?

于是他查到了姜陶头上,但是他也查不出其他,可就算如此,身为捕快,捉拿犯人就是他的职责,奈何上司却不准他来找姜陶,所以今日他独身前来,一来因为姜陶牵扯命案,二来,他想保护姜陶。

“姜姑娘,那个吴润云是个难缠之人,你斗不过他,你还是跟我回衙门吧,至少在那里,我能保你性命无忧。”

吴润云不会放过姜陶的,在外面太危险,但姜陶进了大牢就不一样了,京天逸能保护得了她。

姜陶听罢,忍不住笑问他:“难道进了衙门,吴润云的人就动不了手了吗?”

姜陶说的是实话,像吴润云这样无法无天的人,在皇宫也敢动手,更何况只是小小的衙门大牢。

京天逸急忙说道:“我会豁出这条命保护姑娘的,这世道还是有公道可言的。”

姜陶觉着他有趣,笑笑,却不再说话,京天逸说道:“姑娘,你今日跑不掉的。”

姜陶低笑,“那就等你抓到我再说吧!”

姜陶起身离开,京天逸连忙追去,然而就在这时,顾青瓷站了出来,挡住了京天逸的视线,京天逸不由得握拳,他知道今天这一架要是不打,他是抓不到姜陶的。

京天逸被顾青瓷纠缠住,姜陶直接回了驿站,苏伊人跟在她身边,沉默许久,还是忍不住说道:“伊人办事不利,还请公主责罚。”

姜陶看了她一眼,淡淡说道:“这事不怪你,我们的人从头到尾都没有露面,这个京天逸居然能找到我头上来,按理此人应该有些本事,可他却不知我身份,这事着实奇怪。”

“公主的意思是......有人故意让京天逸查到公主头上?”苏伊人大胆猜测。

姜陶轻轻摇头,“我不知道,或许是我想多了,但是此人有趣,的确合我胃口,我想留下他。”

苏伊人会意点头。

姜陶在驿站门外等了许久,忽然一只手抓住了她,她抬眼看去,是京天逸。

京天逸跑得气喘吁吁,见到姜陶后,又笑了笑,京天逸累得弯着腰杆,还一脸欢喜,“姑娘,我就说你今日跑不掉的。”

此时顾青瓷赶来,一脚将京天逸踢倒在地上,京天逸倒坐在地上,再没了气力,只是朝着顾青瓷挥了挥手,“我,我打不过你,不打了。”

京天逸又看向姜陶,疑惑问道:“姑娘,你怎么不跑了?”

姜陶扬唇笑了笑,轻语说道:“京天逸,你也不张大眼睛好好看看这里是哪里,你也敢追上来抓我?”

京天逸后知后觉,将目光移向她身后的府邸,竟然是驿站。

京天逸心里打鼓,好奇起来,驿站里住的都是他国使臣,莫非这位姜姑娘是使臣?

此时郭扶桑闻声赶来,身后跟着几个官兵,见姜陶身在外边,连忙走过来行礼,“公主,你不是在房间吗?”

公主?

京天逸愣住,吃惊看着姜陶。

他国使臣,住在驿站,又被郭扶桑称之为公主的,只有元赵国的那位陶亭公主。

京天逸扑通一声跪在了姜陶面前,低着头不敢看她,连声说道:“公,公主,小人该死,竟然没有认出公主,还差点将公主当作犯人,请公主恕罪。”

郭扶桑本不明所以,他只奉命保护姜陶安危,但当他听见京天逸说的这番话后,顿时惊怒,厉声怒吼:“大胆,你是何人?竟然敢冒犯陶亭公主?”

“小——小人——是嗣刑司捕快,京天逸。”

京天逸吓得声音颤抖。

姜陶连忙替他说道:“郭大人误会了,是本宫觉着无趣,找来京天逸逗本宫乐的,这京天逸不仅无罪,反而有功。”

“原来如此。”郭扶桑恍然大悟,又瞪着京天逸说道:“能侍奉公主也是你的福分,你可得好生侍奉公主。”

京天逸见姜陶没有怪罪他,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连连点头,“是,小人遵命。”

姜陶转身准备进驿站,忽然转身看向京天逸,“你还不快跟着?”

京天逸疑惑看了眼姜陶,又点头,起身跟在她身后进去。

林府书房。

司徒走进屋内,向林初词禀告道:“公子,一切已经安排妥当。”

林初词端正坐在椅子上,听了司徒的话,沉思片刻,才点头。

司徒不解问道:“可是公子,你为什么要故意留下证据,引着京天逸查到陶亭公主头上?京天逸那小子正直是正直,可为人呆板了些,公子不是说永世不用他那种人吗?”

林初词眯眼深思,彷佛回想起当年京天逸跪在他府门外的场景,那时他刚破了一桩大案,名声大震,京天逸慕名而来,想拜入他门下,却被他拒绝。

“京天逸这人我不喜欢,但却觉着他跟姜陶是一路人,姜陶初入京都就惹下了大麻烦,他日也不会安生,京天逸对京都之事知之甚多,把京天逸留在她身边,日后她也能便宜行事。”

“公子,看不出来你还挺关心公主的。”司徒笑笑。

林初词瞪了他眼,司徒连忙闭嘴,又改口问道:“对了公子,你为何一直称公主姜陶?而从不唤她陶亭公主?”

司徒知道姜陶这个名字是假名,但林初词似乎只称她为姜陶,而并非陶亭公主。

林初词目光低沉,若有所思,只道:“因为她不喜欢。”

《家里有皇位要继承》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