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农家贵媳》农家贵媳(东雨)最新章节 天然受 农家贵媳同人志

农家贵媳

古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农家贵媳》的小说,是作者东雨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村花,你是给小福找吃食去了?”周阿爹神情恍惚,

|更新:2021-01-05 20:05:5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农家贵媳》的小说,是作者东雨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村花,你是给小福找吃食去了?”周阿爹神情恍惚,

《农家贵媳》免费试读

“村花,你是给小福找吃食去了?”周阿爹神情恍惚,冲着她这份心思,心中有愧啊!

“恩。”陈村花点了点头。

周大娘和周甜甜脸色复杂,都没有说话。

周大娘看了陈村花一眼,转身离去。

“大根,走了,快点,别磨磨蹭蹭的。”陈村花这才发现大伯家儿子周大根,不知啥时候竟站到牛Nai边上,渴望的眼望着火炉上的牛Nai。

“小姑,我想要喝牛Nai。”周大根一步一回头,撅嘴委屈道。

“喝什么喝,一天到晚就知道吃,不过,你真的想要?”

“恩恩。”

“我告诉你个法子……”

听着周甜甜与周大根的对话,陈村花无奈地摇了摇头,估计周甜甜那丫头又要使坏了。

将牛Nai温热,拿上一木勺子来到周大娘的内屋。

没有Nai,周大娘给周小福喂了一些糖水,糖水也只管得了一时。

陈村花一手抱着周小福,一手喂着牛Nai。

新鲜的牛Nai味道比母Nai要刺一些,但营养却比母Nai更胜一筹。小家伙似乎很喜欢,喝出了一脸幸福模样,还咧嘴笑了。

“阿爹,阿娘,小福笑了。”陈村花欣喜道。

周大娘,周阿爹双双凑上前,几日伤心憔悴的面容总算有了一丝色彩。

“阿娘,这点Nai恐怕不够小福喝,我晚点再去取。”陈村花道。

“不准。”周大娘矢口否决。

“阿娘……”陈村花微有些心急。

“我话还没有说完,你急啥?”周大娘宛了她一眼,又道:“要去也得你阿爹去取,总这样抛头露面也不怕人说闲话,以后,你在家照顾小福,照顾家,外面交给我和老头。”周大娘拿出主婆该有的当家气势,满脸笃定。

“可是……”她想要自己做点事,依附两位老人,怕是会被人说成不孝,以后的日子还长,必须做长远打,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周小福想想,苦日子她能过,三餐不饱也能挨,但那总不是个事儿。

“儿子死了,是不是现在你这媳妇就可以不听我老婆子的话了?想要造反不成?”周大娘拍案而起,因为动静大,竟吓哭了周小福。

陈村花连忙轻拍,哄着。

“老婆子,有话好好说,瞧把小福都吓哭了。”周大娘是出了名的凶悍,只因周阿爹性子木讷。

周大娘收了收火气,狠瞪了陈村花一眼:“出去,我看着你气就不打一处来。”

陈村花悻悻然,抱着周小福走了出去,这会周大娘在气头上,多说无益,只能更加遭恨,想要做的事情,还是先想想怎么开头吧!

九月,寒露,多雨的季节。

雨连着下了四五天才停,雨过天晴后,到处都是一片干净,连空气都带着清爽。

这几日陈村花的心开始担忧了起来,兜里原本的为五两七钱,已经花出去三两,就只剩下二两七钱银子,银子只进不出,很快就没有了,嫁过来半年,手里也没有银子,想做点事还得紧紧巴巴的。

想办私塾,这手头上没有银子,一时之间也办不起来,看来她必须先筹集银两,家里的农田和地都被大伯给卖了,不过前世农田和地虽然被卖了,却还有一片山林,再加上周家二老还有农田,反正周昌没有和周家二老分家,陈村花想着是不是因该让二老将租出去的农田收回来,自己种点啥。

因这些日下雨,周小福能够吃的牛Nai有限,总是半分饱,趁着天气晴朗,阳光明媚,陈村花抱着周小福去了村尾的老汉家。

待她回到家外时,竟发现几个人鬼鬼祟祟的趴在她家门边往院子里看。

“你们鬼鬼祟祟在做什么?”陈村花沉声质问道。

几个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待他们转过身,陈村花一脸的诧异,竟然是他们。,这会她才想起前世周昌死后不久,他们便找上门来借钱,不借,还赖在周家吃喝拉撒睡,很是过分。

“呵,怎么,没长眼睛啊,连我都不认识。”杨氏鄙了鄙眼,抬起头,扯嗓子道。

杨氏是周大娘的妹妹,嫁去了邻村杨家湾,她的身旁分别是相公杨大郎,大儿子杨金宝,二女儿杨金凤,小儿子杨金才。周昌死的时候,这一家避之不及,如今来得可真是齐啊!

“原来是二姨,你们来晚了,昌哥已经入土好些天了,问候的心意我收下了,阿爹阿娘都不在家,我要带小福,就不送你们了。”陈村花这是在委婉的下逐客令,因为有前世的记忆,所以她很清楚这一家人来是干什么的。

恐是前些天下大雨,糟蹋了今年刚收成的粮食,无法上交粮仓,想要来借钱补这个窟窿洞。

陈村花不是不借,一是他们的确是没钱,二是对这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亲戚感到心寒,周昌死的时候,想让二姨夫杨大郎和那杨金宝来帮忙抬周昌上山,入土为安,求都求不来。

如今一遇事,竟找上门来,真当周家大善人,不好意思,她陈村花这一世不会让他们欺负。

陈村花这般打杨氏的脸,那话更是骂得杨氏里外不是人。

杨氏那张脸臭得能熏死个人,那杨大郎上前一步道:“侄媳妇,前些日子大丰收,我们都在忙,不能搁下粮食不收吧,你也见着这几天的暴雨,那多凶猛,好在我们收成快。”

快?陈村花勾唇讽刺一笑,收成快又如何,最后还不是糟蹋了,一场大雨,让杨家的粮食泡了水,发了霉。

算了,事情都发生了,也过去了,她不再说什么,“那不知今天二姨夫领着这一家大小来,有啥事?”

“我们大老远来,当然有事”杨大郎说。

“啥事?”陈村花故作不知,只是这心头毫无喜感。

“我们……”杨大郎正要说,身旁的杨氏扯了扯他衣角,一个眼神暗示,杨大郎竟闭了嘴。

随后,杨氏板着脸道:“我姐姐呢?我找她有事。”

“二姨,阿爹阿娘不在家,您有啥事就跟我说吧!回头等阿娘回来了,我转告给她。”此时不赶更待何时。

周大娘对她的这个妹妹杨氏由其的疼爱,也不知为何原因,杨氏就算对周大娘提出很是刻薄、无理的要求,周大娘也都默默接受,并且办到。比如说借钱,就算她自身没有,周大娘哪怕是去向外人借,都会借给杨氏;相反,家里就算没有米下锅,周大娘绝不会找杨氏。

这个问题上辈子陈村花没有钻研明白,不知道这世能否弄明白。

“我说你这丫头是怎么回事?敢我走不成?这我可要说道说道你……”

“二姨,你也知道我们家现在的情况,昌哥死了,我们家已经入不敷出,你想要借银子,一句话,没有,阿娘疼你,她再苦也不会告诉你,我希望你也能够心疼一下阿娘,不要总是麻烦阿娘。”什么是得罪人的话,这就是。

陈村花不怕得罪人,就怕杨家继续厚脸皮下去欺负周大娘。

“陈村花,你在说些啥,还有没有大小,知不知道尊敬长辈,她是你姨,哪儿轮到你说三道四。”周大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同她一路的是周阿爹。

“阿娘。”

周大娘冷瞪了陈村花一眼,走到杨氏面前,握住她的手,笑容温和道:“走,屋里说。”

“大姐你回来就好了,你要是再不回来,又进不了门,我就走了。”杨氏委屈着向周大娘告状。

效果不错,周大娘再冷瞪了一眼陈村花。

阿娘我可是在为你着想,你怎么就不能够理解呢!

陈村花在心里呐喊,心情阵阵苦涩。

杨家一干人跟着周大娘进去屋里,陈村花也只能够干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村花,别生你娘的气,她也就刀子嘴豆腐心,小福我来带,你去看看煮点什么给杨家人,不管怎么样,不能让人说不懂待客之道。”周阿爹从陈村花手中接过周小福。

陈村花点了点头,周阿爹说得是这个理:“我知道了,阿爹。”

陈村花在厨房里忙碌,也不知道周大娘和杨家人说了些什么,家里没什么好煮的,陈村花便煮了红薯。

待陈村花将煮好的红薯送去堂屋的时候,杨家正在辞别。

这就走了?陈村花有些纳闷,看来周大娘还是借银两给他们了,不然就凭自家二姨那性子,哪能善罢甘休,走得还和和气气。

杨家人都走了,独留下杨金凤,因为杨金凤和周甜甜的年龄差不多,两人也能耍到一起去,周大娘便让杨金凤在周家玩几天。

白吃白喝,当然好,杨氏真是巴不得。

照着情况下去,周大娘的银两很快就会被杨氏给拿光,陈村花要做什么,终究得靠自己。

这一夜,无眠。

隔天一大早,趁着周小福还未醒,陈村花便出门去了。

她记得村里有个裁缝铺,想到那去问问有没有什么活计,可运气不佳,听说裁缝一家去镇上玩了,不知何时回来。

陈村花一脸沮丧的在大街上漫步,街边一些小商贩已经开始吆喝,一间一间的商铺也逐个开了起来。

“欸,你听说了吗?”

“听说啥?”

“听说郭郎中上山采药不慎摔伤了脚……”

依稀间,陈村花听到粥铺里喝粥的闲汉对话,心中突然一阵欣喜,这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拼了。

《农家贵媳》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