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仙踪情影》仙踪魔影txt 全文免费阅读 仙踪情影女体化

仙踪情影

古代言情连载中

茉籽籽新书《仙踪情影》由茉籽籽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张剑熙,魏冲,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苏嬷嬷搬走后,无逸斋里的太监成了一群散乱的小猢狲

|更新:2021-01-05 20:04:2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茉籽籽新书《仙踪情影》由茉籽籽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张剑熙,魏冲,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苏嬷嬷搬走后,无逸斋里的太监成了一群散乱的小猢狲

《仙踪情影》免费试读

苏嬷嬷搬走后,无逸斋里的太监成了一群散乱的小猢狲,茶水间没有人打水砍柴生火,本来轻松简单的活变得沉重,那群小太监每日见首不见尾,云仙已经忍无可忍,今日定要把他们揪出来。

云仙决定跟踪最小的太监韩摄。只见韩摄出了房门,边走边打理衣服,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走到水井边,打了桶水,胡乱地洗手洗脸,正巧玉镶金提着水桶走来,看见韩摄立马上去揪住,嚷道:“好你个兔崽子,你们这些日子死哪儿去了,水也不打,柴也不砍,想干嘛。”韩摄使劲甩开玉镶金的手叫道:“这本来又不是我们的活,之前苏嬷嬷在,我们见她年纪大,才帮忙的,现在,你自己做去!”玉镶金叫到:“我可是千金小姐,弱质女流,怎么可能干这么重的活,小心我在皇上面前告你。”韩摄冷笑道:“告我,你去告啊,看皇上搭不搭理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还找皇上。”玉镶金眼冒怒火,吼道:“我不管,今天你得给我们打水砍柴咯。”说完揪起韩摄的衣服不放,韩摄虽然比玉镶金小两岁,做过苦力,力气也大,和玉镶金扭打起来,云仙正要上前帮忙,邬库礼跑了过来,把两人拉开,问道:“干嘛干嘛呢?”玉镶金气道:“他不干活。”邬库礼趾高气昂道:“茶水间一切活儿都是你们的,关我们什么屁事,自己干去。”说完对韩摄道:“快走,去晚了没人儿了。”拉着韩摄就往门口的方向跑去。玉镶金骂道:“一群狗娘养的畜生。”这话可让云仙一愣,没想到玉镶金会说出这样的脏话,更让她惊讶的是,玉镶金居然熟练地转起轱辘,熟练地打起一桶水提走,心里纳闷她不是富家小姐吗,应该十指不沾阳Chun水,怎么还会干这些活。云仙又悄悄跟她到杂物间,玉镶金随手砍了几根木柴,看来力气不小,怪不得韩摄都挣不开她,她又到茶水间生起了火。这些活儿连云仙都做不了这么麻利,玉镶金居然轻而易举就完成,看来她平日说的话都是吹嘘哄人,云仙暗自嘲笑玉镶金正想上去拆穿她,忽然脑子一闪,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暗道:“我这是在干什么,明明是跟踪韩摄,怎么变成玉镶金了,哎呀,真是糊涂。”云仙懊恼不已,但是又不想放弃,也跑到无逸斋门口张望了一下,没有什么人经过,眼前有三条路,左边是通往畅Chun园大门,右边是去阿哥的临时寝宫,直走是畅Chun园深处,云仙不知该往哪儿去,便靠在门口边上沉思,顺便等等看有没有跑回来。两个侍卫垂头丧气,窃窃私语地走来,只听一个人低声道“输光了。”另一个道“我也是,唉,这个月又见底了。”云仙心里一惊,这附近居然有人搞地下赌坊,虽然皇宫内禁止赌博,但是每个地方总会有那些不知死活,投机倒把的老鼠屎做祟。云仙还不能确定那群小太监是不是也去赌钱,但是试探一下也不难,好抓住他们的把柄,也只是想要他们帮忙干活而已,并不想把关系搞坏。

晌午,大家一起在厨房用膳,太监们个个唉声叹气,无心吃饭。云仙对玉镶金道:“镶金,你的月钱一般怎么用啊?”玉镶金道:“暂时没用,先存着,以后买胭脂水粉。”云仙高声道:“唉,这个月我姐姐还特地让人给我送了十两银子,都没处使,我觉得我们在宫里也好,钱会越存越多的。”玉镶金道:“哎呀,又没多少。”云仙道:“这些闲钱虽然不多,但是江湖救急还是够的哦。”云仙在民间常听见赌徒们借钱都是说江湖救急,玉镶金不知道此意,也没搭话,云仙故意以此为饵,就是想掉出那些欠赌债的人,果然旁边一阵小骚动,太监们神色各异,暗怀鬼胎。

下午云仙提拎着个水桶去井边打水,她已经察觉有人在默默尾随,也许那人也只是要等待时机好来献殷情。果然韩摄和邬库礼在墙角边看着云仙,韩摄低声道:“她知道江湖救急,你说问她借钱行不行的,万一让她告发咱们怎么办?”邬库礼低声道:“咱们就说借钱给宫外亲人去治病,你是怕她还是怕孙总管,咱们现在可是债台高筑了,再不还就要割手指。”韩摄吓得冷汗冒出,好吧,为了自己的手指,还是去借钱吧,刚要上去讨好云仙,只见张剑熙走向井边,叫道:“天啊,云仙妹妹,你怎么能做这么重的活,那群太监死哪去了。”说着跑过去帮云仙提起水桶,韩摄和邬库礼见状不妙,一溜烟跑了。云仙眼见计划失败,无奈地看了一眼张剑熙说道:“他们今天挺忙的,没事儿,我自己做也行。”张剑熙忙道:“忙,他们忙什么,这些日子他们连院子都打扫不干净,阿哥们都要找他们问话呢,如今他们这么猖狂,连水也不打,我得让阿哥们给他们治罪。”云仙见张剑熙一脸怒气,定会把事情闹大,太监们心里窝气,以后关系更恶劣,哪天张剑熙他们离开了无逸斋,没人给自己撑腰,他们还不趁机报复,那可就后患无穷了,忙拉住道:“哎呀,剑熙哥哥,这是我们下人之间的事,我们自己会处理的。”张剑熙还是嚷嚷道:“不行不行不行,我要好好保护你的,我不准你干这么重的活,我心疼。”云仙故意生气道:“你要是去找他们,我以后不理你了。”张剑熙吓得忙柔声道:“唉,云仙,你怎么这么善良呢,他们都欺负你。”“没有没有,那不是欺负,我这么聪明,像是好欺负的人吗?”云仙打断他的话,张剑熙仍是眉头紧锁,怜惜地看着云仙,云仙笑道:“你放心,我已经想好对付他们的法子了,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张剑熙终于被云仙说服,但是心里还是担心,愁眉苦脸地回到书房,十阿哥见状笑道:“你们吵架了?”张剑熙叹气道:“没有,我只是心疼云仙妹妹,唉,那群小太监不把院子打扫干净不说,还让云仙自己打水砍柴做重活.”胤祥听到此话顿时怜爱和怒气涌上心头,猛地站起来要走,十阿哥奇怪道:“十三,你怎么了?”胤祥忽觉自己行为过激,便淡笑道:“我去解手。”说完走出书房,只有胤祯看到了他眼中的怜爱和愤怒,也深知他因何而怜,为何而怒。

胤祥正好看见魏冲朱澈几个人在院子里懒懒散散地扫地,远远看见云仙在杂物间门口吃力地劈木柴。云仙的计划刚刚被张剑熙破坏,便来这里故技重施,谁知竟然被胤祥瞧见,唉,这下子全盘皆输。

胤祥走到云仙身边,云仙行了礼,胤祥看着云仙满脸汗水,又心疼又怜爱,想去拉云仙的手,云仙忙缩回去给胤祥使了个颜色就跑了。魏冲几个看见此情,心中狐疑,继续低头扫地,胤祥招来吴满,耳语几句,吴满便走了。胤祥乜斜眼睛扫视了魏冲等人,冷笑一声走回书房。

过了一会儿孙总管走了过来,“哼”了一声,魏冲等人忙上前打哈哈,这孙总管是整个畅Chun园的太监总管,也是开地下赌坊的庄家。孙总管骂道:“兔崽子儿们,谁让你们偷懒的,不好好打扫院子,哥儿都来说我了,要是皇上知道,定个照顾不周之罪,我看你们谁担当得起。”说着用手里的拂尘杆子一个一个脑袋敲了一下。魏冲等人求饶道:“嘿嘿嘿,小的们知道错了。”孙总管道:“今后可悠着点,还有,茶水间砍柴烧水的活也给包了。”魏冲等人搭拉下脸低声道:“不是有那两个宫女嘛,奴才们每日打扫院子,书房的可累人了。”孙总管低声道:“这是阿哥的命令,你们不听也得听,别忘了咱们的勾当,若是被告发,大伙都吃不了兜着走。”魏冲等人想到刚才胤祥和云仙的举动,便笃定是云仙告了他们,心中不忿。

云仙看到魏冲他们的冷眼和嗤鄙之态,自知自己已经被鄙视,百口莫辩。玉镶金倒是十分畅快,高兴道:“我看这群兔崽子还老实不老实,嘿嘿,云仙,你那张剑熙还蛮有用的,居然能鼓动孙总管去教训他们。”云仙叹气道:“唉,成事不足。”

晚上胤祯夜读,魏冲和云仙伺候。云仙端茶过去时,被魏冲故意绊了一脚,洒了胤祯一身,被骂了一顿,但是胤祯责备云仙并不是因为她的失误,而是因为她和胤祥要好,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忍不住要去在乎她。

《仙踪情影》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