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穹纱之下》苍穹之下的意思 SM 穹纱之下猎奇

穹纱之下

玄幻连载中

火爆新书《穹纱之下》是希尔卷毛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齐良,秦洛,书中主要讲述了: “在这清河城还有人敢偷我周野的东西,真是胆大妄为!”周野狠拍桌子,震得茶水扑了出来。 “周兄消气,不知可有看到贼人长相?”莫城主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19 17:26:0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穹纱之下》是希尔卷毛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齐良,秦洛,书中主要讲述了: “在这清河城还有人敢偷我周野的东西,真是胆大妄为!”周野狠拍桌子,震得茶水扑了出来。 “周兄消气,不知可有看到贼人长相?”莫城主

《穹纱之下》免费试读

“在这清河城还有人敢偷我周野的东西,真是胆大妄为!”周野狠拍桌子,震得茶水扑了出来。

“周兄消气,不知可有看到贼人长相?”莫城主询问道。

周野只摆了下手,道:“我赶到的时候贼人已经逃跑。李严倒是和他交过手,他说此人境界可能已到地晓境,而且速度奇快。”

对于卷轴丢失的事,周野却是只字不提。

“昨夜我相助于林兄捉拿歹人,歹人负伤而逃,最后消失于山崖。据周兄说的,我怀疑,盗取财宝的贼人是我们捉拿之人的同伙。”莫城主思索道。

李严轻咳一声,双手抱拳道:“几位大人,昨日我与那人交战,他确实有暗示他有同伙。我也因此被他偷袭得手。”

林昊此时突然起身,负手立于堂外,说了句:“不管他是谁,我会让他知道,掺和此事的后果是他承担不了的。”

“接下来你要去哪?你身上还有伤,而且还......被打傻了。”齐良声音越来越小。

秦洛摇摇头,问道:“你呢?”

“我?”齐良耸了耸肩,拉过椅子坐下,“当然是回师门啊,我已经很久没回去了。”

“师门么?”秦洛低下头沉默了。

齐良偏过头看了秦洛一眼,坐起身笑着说:“哎!你要是实在不知道去哪里,不如跟我回师门吧。师父说不定可以让你恢复记忆。”

“跟你回去?”

“是啊,你要是实在没地方去的话。”

秦洛思考了下,说:“那好吧。”

“别这么一副我强迫你的表情嘛,你休息下,我们一会出发。”说完,齐良从空间阵中拿出一套衣服放下后,朝门口走去,“这是我上街刚买的,也不晓得合不合身,你要不就凑合下。”

“齐......良?”秦洛喊了声。

“嗯?”

秦洛刚想说些什么,又突然笑着摇头,说:“没什么,谢谢。”

“这几天辛苦了,往前再走几里路就到灵云山啦。”齐良喝了一碗茶,指着前方的山说。

“倒是我拖累你了,如果是你一个人应该会更快吧。”秦洛望着眼前的青山说道。

齐良挠了挠头,笑了一下,又喝起水来。

确实,对于齐良来说,这数百里路,也许只需要一天。

“你要在这灵云镇看看么?”齐良问道。

秦洛摇摇头:“不了,还是不要去人多的地方了。”

齐良点点头,说:“那好。老板,结账!”

灵云山并不壮观,但植被葱郁,山间仅有一条小路通向远处,若不是常住这灵云镇,很难知晓其中还有一个门派。

行至一半,隐隐有迷雾袭来,越发浓郁。

看到眼前的迷雾,秦洛的心悬了起来,手微微攥紧,紧跟着齐良。

齐良察觉到了什么,回头对秦洛笑了下,安慰道:“别怕,这只是我灵云山的护山结界,防止别人误入和侵袭。”

随后,齐良右手伸出,一道青芒闪过,迷雾消散,一块历经岁月的斑驳石碑出现在眼前——灵云山。

不远处,两位身着白衣的弟子走上前来,笑着对齐良行礼:“齐师兄。”

齐良也还礼:“两位师弟好。不知门派近来如何。”

其中一名较为瘦削的弟子回道:“和往日一样,都好。师伯对师兄你十分挂念。”

齐良叹了一声:“这么久没回来不知道要挨师父骂多久了。”

几人闻言都笑了起来,瘦削弟子看向齐良身边美貌少女,问道:“师兄,这位是?”

“额......”齐良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叫秦......”秦洛还没说完,就被齐良打断。

“她叫齐洛,是我失散多年的妹妹,这次我离开这么就是为了寻到她!”齐良解释道。

秦洛在一旁瞪大了眼,又准备说些什么。

突然齐良表出一副痛心的模样,抹了一下眼睛,说:“这么多年,我这个妹妹还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放心,妹妹!我这个做哥哥的以后一定不会再让你受伤害了。”

两位师弟听齐良这么一说,愣了一下,尴尬地笑了笑说:“原来是这样,那真是恭喜师兄了。师兄还是早些上山见见师伯和掌门吧。”

“那多谢师弟们了。”说完,齐良拖着秦洛朝山上走去。

“师兄,你说齐师兄上哪找的妹妹。我记得师父他们说过,齐师兄家当年被......”

“嘘!”瘦削弟子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这话要让师父他们听见又要关你禁闭。有些事,还是不要知道为好。”

两位弟子望着远去的身影,都是叹息了声。

“你......我什么时候成了你妹妹了。”秦洛甩开齐良的手,疑惑道。

“你总不能让我说,你被人打伤了,我半路救了你?”齐良摊了摊手,“而且你不觉得咱们两个名字很像么?”

“就知道占女孩子便宜!”秦洛白了他一眼,独自朝前走去。

“我.....”齐良一时语塞,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师父我回来啦!”齐良一把推开门,大摇大摆走了进去。

“师父?师父!师父!”

“吵!吵什么吵,你师父我还没死呢!”房内一穿着黑袍的中年男子走出,佯怒道:“刚回来就吵吵嚷嚷的,在外面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齐良嘻嘻一笑,恭恭敬敬行了礼:“弟子齐良,拜见师父。”

“为师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中年男子甩了甩衣袖,冷声道。

齐良望着这鬓角斑白的中年男子,正声道:“弟子在外这三年多,修行也不敢怠慢。”

中年男子点点头,看向齐良身旁的秦洛,说道:“这位是......”

“忘了介绍了,这位是......”齐良还没说完,就被师父打断了。

“我徒媳对吧!”

秦洛尴尬地杵在那里,表情僵硬。

要不要断绝师徒关系,齐良在心里捉摸着。

“原来是这样,秦洛姑娘,是韩宇失礼了。”听完故事的始末,韩宇歉然道。

秦洛摇头笑道:“您言重了!您也只是开玩笑罢了。”

“咳咳,”齐良轻咳两声,只想快些结束这个尴尬的场景,“师父,秦姑娘被人打伤,失了记忆,您可帮她看看?”

“失忆?”韩宇摸着短须皱起了眉头。

韩宇走了几步,却是摇了摇头:“能使人失忆的功法,为师还是第一次听说,待为师看看再下结论。秦洛姑娘,你坐在这,我运气探查一番。”

秦洛点点头坐了下来。

韩宇伸出双指,轻点秦洛身后,随后将源力输送,包裹秦洛。

“师父,你啥时候能到乾虚境啊。”齐良忍不住问道。

“别打岔!”韩宇皱着眉头看上去并不轻松。

秦洛紧闭双眼,双拳紧握,额头汗珠很快渗了出来。

韩宇陡然双瞳紧缩,一把推开齐良,同时用源力封闭了整个房间。

轰!一股强烈的气息从秦洛身体爆出,秦洛闷哼一声,晕倒在桌上。

韩宇也被这道气息波及,退了近十步。

“师父!”齐良被韩宇源力包裹,未受损伤,赶忙上前查看。

韩宇摆了摆手,示意齐良去看看秦洛。

齐良手轻搭秦洛皓腕上,确认没有大碍,便松了口气,把秦洛抱到房内休息。

韩宇负手而立,缓缓吐出五个字:“冰灵寒雪丹。”

《穹纱之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