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江湖小儿女》江湖儿女梅姑结局 直人 江湖小儿女BL

江湖小儿女

武侠已完结

经典小说《江湖小儿女》由晋太元中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田老,田老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想不到,你这前站居然也贪生怕死的紧。”血龙一笑之际,突然将他一把抡起,但听“啪”的一声响,一个想在他背后偷偷袭击的黄袄汉子被这

|更新:2019-08-18 02:22:2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江湖小儿女》由晋太元中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田老,田老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想不到,你这前站居然也贪生怕死的紧。”血龙一笑之际,突然将他一把抡起,但听“啪”的一声响,一个想在他背后偷偷袭击的黄袄汉子被这

《江湖小儿女》免费试读

“想不到,你这前站居然也贪生怕死的紧。”血龙一笑之际,突然将他一把抡起,但听“啪”的一声响,一个想在他背后偷偷袭击的黄袄汉子被这一记抽得倒撞出去,摔飞近丈余地方才停止滚动。柳河却仍旧被扼在血龙的手掌之中,双足仍旧刚刚好的够不着地面。

这柳河方才被抡了那么一下,头上脚下,虽然电光石火,可头脑仍旧有些晕乎乎的,一时之间也没恢复过来,含含糊糊地看着血龙犯迷糊。血龙感到滑稽,就轻轻将他放在地上。柳河双足终于踏到了实地,内心安然,恍惚记起方才自己整个一个空翻,身上吃痛然后怎么来着?

正在竭力回忆,忽然又猛省起血龙的手掌此时已经不在自己的脖颈啦!狂喜之极,他抬脚便要开溜,却只见一道黄光突然迎头劈面地冲撞了过来!他甩了甩颈子,慌忙躲闪在一旁。

以他平时的身手,这一闪自然是闪避得过的。可是此刻他头脑依然有些晕眩,所以一闪之下,就不能躲得彻底,被那撞上来的物事擦着了一些半些,“噼啪”一声响后,两个倒做了一块。被雪尘盖了一头一脸。

分舵主柳河在雪地上定睛一看,却原来那黄影竟是他的一名属下!不禁大怒之下不由分说,一个虎跳站将起来,扯起那属下死盯着,心想你特么的害得老子我逃跑不了,开溜不成,赏你两个嘴巴子还真便宜了你!

当下“噼里啪啦”,正面反手接连扇了那黄袄汉子几个巴掌,直打得人家的脸肿的老高,方才气愤愤地放开了,一把手推开,叫他滚在旁边。

原来刚才这倒霉的黄袄汉子救主情切,站在两丈之外搭箭弯弓,不自量力要射击血龙。被血龙飞身前往轻松搞定,提在手中。血龙为拿他,方才暂时将柳河放在了地上。柳河却哪里知道这一切,一旦得脱,大喜过望,就要拔腿逃跑。血龙手上拎着一个大汉,纵跳不便,就只好掷出那大汉,将他当做武器,放倒了放足要逃的柳河分舵主。

柳河赏了那属下清脆响亮的几个耳刮子,血龙轻轻掠到了他的身边,一伸手就又将他拿到了手上。柳河除了束手就擒以外,根本就没有反抗与反应的余暇。这实力相差太过悬殊的话,战果就是这样了。柳河心中苦涩,发出一声低低的叹息。

“呵呵,柳舵主,您老可千万别误会迁怒了您哪位好兄弟啊、他方才可完全是一心为了救你,才让不小心让我抓住,不得已才斗胆撞了您那么一下呢!”血龙不笑的时候,眼睛里明亮的神采仍然像是在发笑。

这种表情让柳河内心气结,因此他郁闷地叫道,“血龙,虽然我从没听说过你的名号,但你的本领的确非我能敌。可是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你可千万不要想就此杀掉我。你杀掉我的话,我敢担保你们这些人全部都出不了此地或玉隆镇!”

“唉,这个你尽管放心好啦,我肯定是不会杀了你的。所以,你你的担保我完全可以不管的。”血龙的眼睛里依旧是那样一股子笑意,让人猜不透他心中究竟是何想法。

嗯,这小子手段虽然不低,可是显然还没出道过,阅历方面,可相当的嫩啊。柳河心中想着,无形之中,那份担惊受怕的心思也淡薄了不少。他觉得,既然性命无虞的话,那么自己这方转败为胜应该不难。那么此战自己可能非但无过,反且有功呢。

他心里美滋滋的,冷不丁却听血龙笑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肯定不会杀你吗?”

不杀就好,管你顾忌着那啥这什么的呢!柳河心中气定神闲,本来想装出点高姿态,不屑于理会这愣小子,却还是忍不住顺口说了句,“不知道。”

“那你想不想知道这其中的原因呢?”

真是个二B,好好把话完整说完不就结了吗?哪来那么多没用的心思玩虚的?柳河内心极为不屑地冲血龙喷吐着各种看不上,嘴上也就没了闲工夫去回答他莫名其妙的提问。虽然如此,但在他看来,那些愚蠢的问话也自然完全没有回答的必要。

却见血龙忽然手腕一震,将他抛掷起来,浮在低空,一手叼住他的后颈,另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腰带。

柳河吓得汗珠一蹦就窜出来了,慌忙喊道,“做什么你?”

“作兵器啊呀!”血龙果然是按事实说话的良好青年,当下随手摆了个架势,旋得柳河一阵眼花缭乱,心胆皆颤。看这架势,这混蛋居然当真要拿他当枪使唤了!

原本还以为除死无大事的柳河这时候差点就尿了裤子,眼见血龙说道做到,果真舞动着他的肢体犹如舞一杆大枪,甩开大步奔向战团,柳河心中千百万句咒骂这厮祖宗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给吓得双眼一闭,立时晕死过去。

然而血龙显然并不是光嘴上说说,吓唬吓唬他好玩即罢的。他当真抡动柳河,将他做成了一件兵器。但见他左扫右荡,将围攻田老七的几名黄袄大汉全部打得飞跌开去。他力气本来就不小,柳河这百来十斤的重量在手上挥舞,简直就跟闹着玩似的,不费吹灰之力。

那田老七在旁边将他和柳河的对话听的是滴水不漏,自然已经知道他的出身来历,见他手段果然非同凡响,趁这个机会,对他抱拳行礼赞叹了一回。

由于血龙的这一番参战,本来胶着的战况立即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有利的局面大幅度的向玉隆镇这一干蓝衫大汉倾斜。翁刚、焦三贵等人见状,无不齐声叫好。更有几个甚至停下战斗,推在旁边看着血龙仗着人抢酣战群顽众凶!

血龙的性子本来就好这份热闹欢腾,见众人喝彩叫好,于是越发兴高,当下手上又加注了少许劲力。舞到酣畅淋漓处,众人但只见柳河身影迭起,衣袂飞扬,影影绰绰,莫可分辨。在血龙起落腾挪的几番周转之间,那柳河分舵的黄袄大汉又有十余人次被纷纷打得横七竖八,栽倒在雪地上气喘心跳,苦不堪言。

变身为枪的分舵主柳河本人,他的身体此刻也再也承受不住倒腾撞击的震荡,“哇呀”一声大叫,不住口的喷出血来。

“反正生死大梁已经结下了,大伙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今日就将这柳河分舵夷为平地吧!”田老七见胜局已定,当下振臂高呼,“弟兄们,大家都并肩子上呀!”

受到他的鼓舞,翁刚、焦三贵等人士气大振,尽皆鼓噪着要荡平柳河分舵,将这一座崭新的房宇付诸祝融氏之一炬!

血龙显然也感染了他们的气焰,腾跃之间,一派的踌躇满志。这时,众蓝衣汉子中一个枯瘦的半老老者站住来阻止众人的盲目与激情,“不可不可,各位兄弟听我一句,此时万万不可莽撞行事!”

“杜立成,你又有什么说法!”田老七似乎对这个瘦老者杜立成颇为待见,语气很和缓。翁刚等人见他如此,就也都把目光看着那杜立成,且看他又有何说法。

瘦老者杜立成清了清嗓子,又向各位玉隆镇的弟兄团团抱拳作揖,说道,“田老七,各位,我们昆仑派是名列三大圣地之一的武林名门正派,大气庄严,仁风侠骨,讲的是情义道德,行的是正大光明。我看今天这次,咱们已经重重地挫了一把日月梦的锐气,把前几回丢下的尊严也都找了回来。今天这次双方虽互有伤亡,但我方毕竟大获全胜。

双方死仇已结,但这个时候,毕竟脸皮尚未完全撕破。咱们都不是一言九鼎的决策人物,千万不可造次行事,擅自杀戮放火,铸成大错,使得本派失了先机,授人欺凌弱小的口实。”

“那老杜你说该怎么办?”焦三贵看起来很不满地嚷了一句。

“我们和柳河分舵的这次冲突发生的原因,只为米粮被夺事件。所以,我们只要把被抢夺的米粮全部找来运回去就可以了。”杜立成对焦三贵含笑点头,表示理解他的不满情绪,但请他稍安勿躁,一切应该从长计议。

田老七此刻说道,“日月梦的人品性怎么样我田老七可最清楚不过啦,我们这次轻易放过他们,少不得招来他们疯狂聚众反扑报复!”

杜立成笑道,“就是这样嘛。我们堂堂昆仑,还会怕了它日月梦的反扑报复吗?我们等的就是那个时候嘛。到时候,就是它主动挑起衅端,我们再动手起来,也就没有话柄留给一些别有用心之人啦!”

听他说得倒挺像回事的,田老七心中也不由一动,点了点头道,“也是,假如我们这次就忙着赶尽杀绝的话,倒显得好像我们还怕了它日月梦一般了。杜立成,你说的在理,那咱就先饶过他这一遭,倘若他不识好歹,再来寻仇,那时再给他个狠的、叫他知道厉害却也不迟!”

说罢,这位玉隆镇的二号人物还不忘冲雪地上重重吐了一口唾沫,将雪地融了一个圆溜溜的小孔。杜立成听他完全没领会到自己的本意,甚至是曲解了,不禁哑然失笑。然旋即一想,虽则他理会的有些出入,可与自己的目的却也可称得上殊途同归。这个种玄妙之处,着实出乎人的意料。

想到这里,瘦长苍老的杜立成不禁微微一愣。

血龙听他们计议完毕,也觉得杜立成的意见是正确的。当即一声叱咤,将围拢在自身周围的黄袄汉子们吓退,然后把柳河往地上一丢,笑道,“那么,这件事就这样暂时告一段落了啊?”

那柳河躺在雪地上,半天挣扎不动,只好恨恨地看着昆仑派这一干蛮横的恶汉,心中着急地想道:怎么这么久他们还没赶来支援呢?

他眼珠

《江湖小儿女》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