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武漠》武魔 小说目录 武漠章节在线试读

武漠

短篇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武漠》的小说,是作者冷狼大明创作的短篇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晴时有风阴时有雨,生活永远是现场直播,此时的安稳或是暂时性的表象。 偷得半日闲,看周野乐不思蜀的模样,暗自一笑。吃饱喝足,朝二人

阅文集团|更新:2019-07-31 05:24:2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武漠》的小说,是作者冷狼大明创作的短篇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晴时有风阴时有雨,生活永远是现场直播,此时的安稳或是暂时性的表象。 偷得半日闲,看周野乐不思蜀的模样,暗自一笑。吃饱喝足,朝二人

《武漠》免费试读

晴时有风阴时有雨,生活永远是现场直播,此时的安稳或是暂时性的表象。

偷得半日闲,看周野乐不思蜀的模样,暗自一笑。吃饱喝足,朝二人挥了挥手散步回家。

风雨过后是晴天,但也有可能是处于台风眼之中,不过赚钱要紧,收拾收拾就把周野喊回家结伴到店里忙活。

“嗯?力气似乎比往常要有所提升,这是怎么回事?”

厨房里,蹲在水池旁杀鱼的易凡眉头轻皱,心里嘀咕着。最近这段时间练习拳击就有所体会,只是没有认真地对待。现在转过头回想,力气增长这事好像是从第一次自主性打坐开始。

黑子和老者的话充满了迷惑,其实究竟是怎么回事,心里一团糟。大概的猜测就是传说确实存在,只是隐藏起来不为人知而已。

疑惑归疑惑,工作照样干,撸起袖子抓起大鱼,刮鳞杀鱼掏内脏,流程极度熟练。

门外,周野拎着桶装水气喘吁吁地跑到厨房里,熬煮鱼汤必备用水。当看见易凡的杀鱼速度,楞了楞,问道:“小凡子,昨晚磕大力丸了么,今天不太对劲啊?”

闻言,易凡同样是楞了楞,说道:“没有不对劲啊,我平常杀鱼也是这个模样,你没发现么?”

一个反问,周野皱着眉头思考了会儿,说道:“怎么说呢,反正有点不一样,至于哪里不对劲,我说不出来。”

想了想,知道自己的那些经历不好解释,只好糊弄地说道:“应该是这段时间练习拳击的效果吧,肌肉杠杠的,不是蛋白粉养出来的。”

周野翻了翻白眼,继续做自己的工作,反正这段时间已经习惯了自恋的表现。

......

九月底,轻装打扮的易凡前往客运站坐车回家,而周野则继续留守在出租屋开启漫长的追爱之旅。

长途大巴车上,无聊的时光被旁边的小乘客打断,两岁半的小娃娃睁大眼睛打量着怪蜀黍易凡。童言童语噼里啪啦袭来,不过有些话实在难以翻译,听不懂。

闭着眼睛想要休息时,感觉自己的挎包被别人碰了下,心里的第一反应是遇上扒手。瞬间睁开眼睛看着自己身旁假装系鞋带的男子,然后检查自己的挎包。拉链开了一半,不过里面没有钱,只装了两包大中华。

“注意点,有些人你永远都惹不起。”易凡脸色冷峻地说道。

男子假装听不见,拍了拍鞋子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同时拿出手机不停地发信息。

中途服务站时,站在厕所附近抽烟的易凡再次看见了扒手,和车上遇见的男子似乎是同伙。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风格,没有上前,只是目光紧紧锁定扒手,同时观察周围潜伏的同伙。

有句话叫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降,在车上遇到的扒手此时呼唤了三四个男子朝他包围了过来。刺眼的阳光照耀下,眼睛发现了隐藏在扒手手指缝里的刀片。

“小子,你说得对,有些人是你永远惹不起的。”扒手狠狠地说道。

“有些事我不想管,但不代表我就可以任由欺负,聊聊吧,我倒想看看你们是怎么惹不起。”易凡嘴角上扬,说道。

在学校里,就属于捅破天的主,打架是家常便饭,现在,练习了自由搏击和散打,身手见长,更不在怕的。

三四个扒手把易凡包围起来,手里明亮的刀片似乎想要割断挎包。散打练的就是格斗技巧,对付几个扒手绰绰有余,不过这可不是易凡的策略。

在扒手想要动手之际,易凡举起右手朝不远处的警察叔叔猛挥手呼唤。显然,这猝不及防的求援出乎了扒手的意料,正想转身离开时,被易凡的抱摔狠狠弄趴在地上。

“什么事情?”警察叔叔到场时,问道。

“这几位是扒手,专门对付长途客车的乘客,我是前面那辆车上的乘客,在车上碰见他,没想到现在呼唤同伙想要报复。”易凡认真地说道。

当警察叔叔认真打量扒手时,发现竟然是熟人,进笼子已经不是一两次的事情。这个插曲没有持续多久,当场录完口供之后,登上大巴车继续踏上回家的路程。

回到家的时候已是下午,进门放置好行李后就蹲在门前和奶奶聊天。没过会儿,父亲易轩就喊过去猪圈帮忙,国庆节第一天是扫墓的日子,需要宰杀家猪做烧猪。

老屋,也就是以前家族居住的地方,易姓家族的几位长辈已经磨刀霍霍。

斜阳西下,老屋里一片热闹景象,同辈的堂兄弟凑在一起吹牛打屁,老辈则控制火候做烧猪。

原本扫墓的日子是每年春分、清明,随着村里走出去谋生的人越来越多,在时间上唯独只有国庆小长假的假期比较适合。因此,扫墓的日子干脆延后,若是运气好,还能碰上重阳。

“阿凡,今年点鞭炮的事情交给你,因为你是第一位开着豪车回来的,无论是自己的或是借的,都是我们一族的荣耀。”族里辈分最高的太公认真地说道。

“太公,这个不合适,今年点鞭炮的事应该交给阿兴哥,他今年升职做大经理。”易凡摆摆手,推脱道。

易凡口里的阿兴哥是二伯的大儿子,在一家港资公司工作,月收入基本在两万以上。不过,事情似乎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好妥协,太公是认死理的人,无奈之下只好答应。

翌日,清晨五点,易凡父子俩便起床杀鸡,准备扫墓的东西。

太阳升起后不久,一群人就已出发前往墓地扫墓,这个目的地是当地风景最好的地方。扫墓时,有种莫名的感觉油然而生,体内仿佛有些东西在蠢蠢欲动。

雾气萦绕的山脉,能见度在二十米左右,凭借记忆力来到墓地后方的山顶,站在上面任凭雾水打湿头发。是的,没错,体内的泥鳅开始活跃,感觉就像是从原本的小水沟瞬间到了更加广阔的河流,自由了。

“风起雾仍聚,大山面貌记在心,开花结果气尤足,昨日结缘,终生难忘。”

“记住此时此刻的感受,日后回想,你将会发现,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在易凡身后不远处,大忽悠慢悠悠地走了过来,脸上挂着笑意,念叨着似懂非懂的话语。

“什么意思?”易凡疑惑地问道。

“坐看风云,一线机缘一点悟,不是不懂,而是时候未到。”大忽悠故装神秘地说道。

本想详细问问,父亲的呼唤声传来,是到了点鞭炮的时候。

《武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