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锦生华》锦盛华美医疗美容合法吗 父子文 锦生华Mary

锦生华

古代言情连载中

经典小说《锦生华》由婉西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羿尧,羿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羿尧听后悄悄的握了一下锦华置于腹间的柔夷,微俯身轻声说了一句:“无须担心,一切有我在!” 锦华本也没有太过担心,毕竟这是她的“必

阅文集团|更新:2019-07-30 16:24:0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锦生华》由婉西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羿尧,羿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羿尧听后悄悄的握了一下锦华置于腹间的柔夷,微俯身轻声说了一句:“无须担心,一切有我在!” 锦华本也没有太过担心,毕竟这是她的“必

《锦生华》免费试读

羿尧听后悄悄的握了一下锦华置于腹间的柔夷,微俯身轻声说了一句:“无须担心,一切有我在!”

锦华本也没有太过担心,毕竟这是她的“必经之路”,但是听羿尧如此说心底还是不禁一暖,能有个时时关注你情绪的人在身侧也不错。不过能入皇宫东宫的想必父母皆有品级在身,若不然便是与皇子公主、宫中后妃有所关联的。即是身份大多尊贵,那么她未与羿尧成婚前想必她们心里多少有几分底气能被选中的,现下对于她这个凭空冒出来“抢”了她们心目中认定的太子妃位,必定是没有好脸色的,虽不至于僭越冒犯,但言语间的嘲讽奚落想来不会少的。不过她也要看看御熹的世家姑娘到底都是些什么样的性子,日后行事起来也方便不少,所以,她还怕她们一味藏着心思不外露呢!何况这都是一些女儿家之间的琐事,哪能要羿尧一个男子出面呢!

于是看着羿尧担心的目光锦华轻轻摇头,向莫晔示意,“便去看看!”

一行人又浩浩荡荡的往东宫的会客大殿——明光殿走去!

一路上锦华感觉背后的三人均不约而同的用与莫晔一般的目光看了她几眼,特别羿辰,便是没有看他的神情,她也能感觉到他的纠结与烦乱。她想,或许他们目光下的意思便是这位有心想要嫁给羿尧的帝都第一美人也来了,且都是知道美人是羿辰的心上人,也不过是想看看她会如何应对罢了。她虽然不奢望一国太子能后宫无妃只她一人相谐到老,可新婚第二天“对手”便上门了,嘴上说是不在意心里还是难免膈应的!

路过雅芳斋,从青石路上绕到明光殿正门小广场上,东宫大门就在不远处,殿外长廊上的红柱下立着数十个黑衣铠甲宫羽军,门两旁的宫女太监静默侯着。抬眼望去,红墙碧瓦,雕栏玉砌,独有一股处在皇宫中的恢弘大气;黑木底上三个烫金大字——明光殿,往上走去,扑面而来的庄严肃穆叫人玩笑不得!

“太子、太子妃、三皇子、五皇子、南羽公子到!”门口的太监见众人走至跟前,忙扯开嗓子高声唱念。

里头分别坐于大殿两边的姑娘与她们带来的侍女、东宫随侍一旁的宫女以及门外的数人纷纷俯身跪地高呼:“给太子、太子妃请安,恭祝太子、太子妃大婚之喜,愿太子、太子妃长乐未央,和合百年!”

五人并排站在殿外,锦华借着未时日头斜射进来的光亮打量了一番跪在两旁以做迎接的数十个世家姑娘,绫罗宫装,云髻高挽,簪环满戴,水粉扑香,声若莺语,面似芙蓉,眼含秋水,身段袅袅,一派端庄优雅、温婉娴静模样,大家闺秀、国色天香不外如是!锦华心里暗叹一声,帝都果然与众不同,他若要纳妃,她怕是永无宁日了,想到这,不禁侧抬头看着他,他神色平静,眼底深邃如寒冰,她此时看不透他心中想法。

羿尧似是有感觉,转头看着她来不及收回的漠然神色,知晓她心中必定有了想法,暗叹一声不做解释,一把牵起锦华的左手,不顾她愕然的神色领着她一同入殿。

后头三人见状诧异的对视一眼,随后勾唇一笑,跟着迈入殿内。

走至九阶青石高台上,他们身后是一张檀木长椅,头尾各有一张雕花小几,大殿中央一块厚重的明黄色绣红锦纹的地毯,地毯中央一架半人高的铜鼎,两侧便是几排桌椅小几,大红石柱,紫纱晃动,流苏宫灯与花草盆栽无数。

“免礼!”与锦华一起坐下后才薄唇轻启,冷然的声音传至整个宽敞的大殿。

那些向着殿门口行礼的诸人听到这声音纷纷起身面向上首落座,羿云三人则走到右侧空置的几个座椅中的前三个坐下,宫女把茶盏上好便悄然退下。

坐下后,各位姑娘便抬眼往高台上望去,想看看昔日里对女色毫不过眼的太子到底娶了一个怎样的天姿绝色,竟不惜冒着被世人诟病的危险也要为她铺满整个东宫的扶桑,这一看,即使是同为女子的她们也不由得愣住了,眼里不约而同的划过惊艳,随后待看清二人服饰后又有了诧异、疑惑、不甘与嫉妒,有些人眼里甚至还有鄙夷轻蔑,好似是瞧不起锦华这个小城来的毫无名气的太子妃一般。

一时大殿内除了锦华五人与莫晔琉雪等随身侍候他们的侍卫,均或光明正大或斜眼偷瞧的看着锦华愣神。而锦华则坐在上首看着下方众女不断变幻的神色,心中有了一个权衡思量,她们是按她们各自父亲的官职大小依次而坐,最右侧羿云三人下首应当是各王府郡主了,她们惊艳过后就是平静,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左侧的各位姑娘显然很是不以为然,便是羿尧在此都是丝毫无顾及,一点不担心她瞧见她们神色而对她们发难,或者是有人撑腰所以才如此肆无忌惮。

倒是有一个例外,那女子坐在左侧中上位置,一袭烟罗紫抹胸宫装,凌虚髻上的珍珠八宝玲珑簪甚是好看,她也是一双狭长的凤目,眉尾上挑,菱唇微弯,配上一张精致美艳、浓妆淡抹的巴掌小脸,愈发显得高贵傲然,眼波流转间尽是魅惑勾人,却不似羿云看着风流慵懒来的让人舒心。她没有如其他姑娘们一般在看到锦华后不断变幻的神色,只是保持着一个端庄姿势优雅的坐着,神色始终平静,嘴角微勾,期间还看了一眼羿尧,后又低垂眼睑不知在想些什么。注意到羿辰频频望向她略带纠结怅然的目光,锦华知道她便是那帝都第一美人,也难怪会被她俘获心神,如此美艳佳人,怕是没有几个男儿能不放在心上的。

只是……

这殿中男子除了羿辰好似都对这些佳人无感,竟是看也不看,暗中扫了一眼羿尧,想知晓他到底对这个一心思慕想要嫁给他的第一美人有何看法!不过他虽然是看着她们的,可是眼底偶尔闪过的冷厉与愈发冰寒的气势像要蔓延整个大殿一般。锦华见状低眉轻轻一笑,他这样为她着想,忧心着她,她又岂能辜负他的维护与庇佑呢?

“本宫初入帝都,初进皇庭,远不及各位姑娘见多识广,且,本宫与各位姑娘年纪相仿,姑娘们若是不计较,日后本宫还有的麻烦各位。”清冷的声音传至整个大殿,众女纷纷望去,只见锦华双手交叠与膝上,背脊笔直,樱唇勾起一抹淡笑,神色淡然,只是周身威严高贵气势不自然的释放,让大殿诸人包括羿尧在内看的都好不诧异。从未想过,一身淡然气质的她竟也有不亚于帝王气势的时候,且一举一动间收放自如,完全不像一个初入皇宫的人,便是宫廷礼仪刚学者也断断没有她做来的自然适合!

“娘娘谬赞,臣女不甚欣喜!”众女福身异口同声说道,场面话于她们而言不过是信手拈来,做不做数那就另当别论了。

姑娘们见锦华先开口说话,有些好事的本想借机嘲讽几句,但是又碍于太子与皇子们皆在场而不敢妄言,所以也只是神色间膈应一下锦华而已。她们也不是无知的,各自的家族不过是依附朝廷帮派才得以尊享荣华,说是不能得罪,可若是有罪,抄家灭族也不过是在朝廷掀起一阵涟漪,过后又是平静,只余三言两语供他人做茶余饭后的谈资。所以就算她们中有人得了宫里人的吩咐却也不敢拿家族荣华做担保而去明目张胆的挑衅锦华,只是看着上首的二人同穿一样的服饰,一样的出尘样貌,相似的威严气势,不管是为了家族或是真心爱慕羿尧者,多少心中都会不甘与嫉妒。

“谬不谬赞日后自当知晓,且坐吧!”一句似是而非的话众女听了不禁心头讪讪,声音较之前相比更是淡了几分,原本想要“为难”的想法今时也消散了些许。

众女复又坐下,座椅靠近尾端一个身穿烟粉色广袖宫装、头梳元宝髻、长着一张鹅蛋脸、水汪汪的大眼睛、大约双十年华的高挑女子站起福身。“臣女听闻太子妃母家宛城又名扶桑城,里头每家每户皆种有扶桑,不知想问问太子妃可是真的?”她的声音空灵,神情间皆是向往期待,眼睛泛着莹莹水光,一脸纯善不似作假,双手努力的交叠在一起不至于过分动作。

锦华看着她一副努力装作端庄娴静的模样不禁有些好笑,也幸好是广袖百褶裙,她那小动作只细看才知道。不过同样一句话,如果是其他人来说必定是语带讽刺,她却只有善意,神情真挚如同小儿一般。

“不错,三月繁花胜景甚是美!”锦华勾唇一笑,柔和的嗓音与之前的清冷判若两人,言语神情间更有亲近。

那女子踌躇了一番,才有些犹豫的看着锦华皱着一张鹅蛋小脸道:“臣女只在书中见过扶桑,却也喜爱的紧,扶桑随娘娘一起来到帝都,不知娘娘可否赠一些予臣女?”最后一句她说的甚是小心翼翼。

而大殿其他人听后都不禁抬头看向她与锦华二人,花虽是平常物,可送与不送皆是寓意极大,送了有人会说锦华太过激进,大婚第二天便迫不及待想站稳脚跟,不送呢又会说她不知好歹得罪权贵,端看锦华会怎么说了。

锦华有些诧异的看着她,稍显圆润的鹅蛋脸上还有些未褪去的婴儿肥,仍是一副穿不惯宫装的别扭模样,可是说出的两番话却大相径庭,她不解,明明什么心思都写上脸上的人,哪里来的心思这样试探她,莫不是有人示意的?可是她的样子也不像是要害她,难道是为了

《锦生华》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