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家有悍妻》家有悍妻风逐月 小说 父子文 家有悍妻全文无弹窗阅读

家有悍妻

总裁已完结

新书《家有悍妻》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青色的椰子,主角刘依依,祁王,是一本总裁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这深夜的北疆使者着夜行衣,意欲何为?”刘依依冷冷地嘲笑着。 北远使者脾性暴躁不如右辰使节气度,但是他此时却笑了笑,今日终于可以

|更新:2019-07-25 15:00:3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家有悍妻》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青色的椰子,主角刘依依,祁王,是一本总裁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这深夜的北疆使者着夜行衣,意欲何为?”刘依依冷冷地嘲笑着。 北远使者脾性暴躁不如右辰使节气度,但是他此时却笑了笑,今日终于可以

《家有悍妻》免费试读

“这深夜的北疆使者着夜行衣,意欲何为?”刘依依冷冷地嘲笑着。

北远使者脾性暴躁不如右辰使节气度,但是他此时却笑了笑,今日终于可以替之前出了这口恶气。他也不答,只是一挥手他身后的数十名杀手便一涌而上。

刘依依退了几步然后抓住最近的一名黑衣人的手臂,一抬脚便打在了他的腰肋上,继而一转身夺了他的刀。“一群人打一个娘们,你们算什么英雄好汉。”

“他们都是北疆的暗杀者,本就不是什么英雄好汉。”

刘依依虽说是功力不浅,但是一人对抗着数十人很快便感觉体力透支的厉害,胸口一猛便觉得一口腥味涌上舌尖,“哇”她吐了一口血。

北远见了这份光景笑道:“今日就算你武功盖世也难逃一死。”

“你们将我丈夫骗哪去了!”刘依依捂着伤口,关键时刻只能拼死一搏。

“他为了替你拿解药去城隍庙杀人去了。”刘依依一惊,北远见刘依依的表情便更是得意起来,“若是你不跟着出来兴许就躲过了这次。”

刘依依偷偷地从袖口拿出一包粉末,趁着北远不注意的时候突然向那群杀手抛了过去,粉末撒落开,杀手们突然身上变得痒了起来。“哎,那女人跑了,哎快追。”

那包粉末是刘依依爹爹走之前给刘依依防身用的,她猫进一条巷子,暗家坊恐怕是回不去了,现在她身体这样肯定是救不了暗右钦,只能去找祁王殿下了,若是他会看在朋友一场的份上出面一次自然是再好不过的。

刘依依喘着气,她捏着衣领鼓励着自己,她需要快些找帮手去,暗右钦那傻汉也不知会做出何等的事情来,北疆那伙人哪里是说话算数的主儿,别教暗右钦那傻小子赔了夫人又折兵。

一个跟头,刘依依只觉得眼前的事物都开始模糊起来,她摇摇头努力地向前跑去,绝对不能教暗右钦出事了,不然这之前那一切又算是什么。

刘依依凭着意识到了县衙的门口,她大力地击着鼓,一下两下三下,她必须要坚持见到皇甫明空,就算她这命不要也罢。

捕快发现有人在击鼓立马就回报了安远县令,他一听是刘依依便连衣服都来不及穿戴整齐便跑了出去。刘依依见到安远时还有些意志,“安大人,快些救救我丈夫吧,告诉祁王殿下在城隍庙……”

终于抵挡不住那巨大的压力,又一口鲜血从舌尖涌了出来。安远立马喊道:“快快快去将城内最好的郎中请来。”

不消一会郎中便随着捕快赶至县衙,把了脉之后郎中道:“此姑娘是气血冲脑,加之身上中了些毒所以昏迷。”

“毒?是什么毒?”

郎中摇摇头,“不知,不过此毒阴狠至极,姑娘的脉象已乱了七分,除非神医在世,如若不然……”

安远知此话的含义,他叹了一口气,这暗右钦是何许人物竟能使四姑娘如此罔顾性命。

“四姑娘!”房门被皇甫明空风风火火地推开。

“祁王殿下……”

安远刚刚要行礼却被皇甫明空拂袖阻止了,“不必多礼了,四姑娘怎么了?”

安远将大夫的话重复了一遍,他眼角看得皇甫明空此时已经坐到了刘依依的床边,他握着她的手眼里满是担忧和莫名情愫。皇甫明空看着躺在床上昏睡的人儿内心一阵挣扎:“知道是谁伤了四姑娘吗?”

安远摇摇头:“四姑娘昏迷之前曾经说希望殿下能够去城隍庙救她的丈夫。”

皇甫明空听得这话眉头微微一皱,暗右钦?心内一阵彷徨,此时不知这人该不该救。

暗右钦蒙了一块黑布,他已经在四周探好了路。不管等在城隍庙里的是什么,他都将义无反顾。他蹑手蹑脚地走上阶梯,只是取一人的性命罢了,若是能够让刘依依平安,就是要他的性命,他也是会双手奉上的。

轻轻点破了窗纸,但见一名女子的背影,她身穿绿长衫手里拿着一把宝剑,那宝剑的剑鞘明晃晃地镶嵌着三颗红宝石。正是下手的好时机,暗右钦大力推门闯了进去,可是当那女子转身时暗右钦便愣住了。

“大胆要犯!还不束手就擒!”说这话的女子竟是钟雯雯。

黑衣人后退了两步,他早已料到右辰没那么简单,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他要杀的对象竟然是钟雯雯。钟雯雯以为对手是惧怕她的气势便冷笑道:“知道怕的话立马投降,我就饶你不死。”

黑衣人只是举了举手中的刀,钟雯雯便知他的意思,她也举起剑来。刀光剑影之间黑衣人心内挣扎便留了三分的力气,一时之间两人缠斗地难解难分。黑衣人心内彷徨,他心里思量道:钟雯雯是我的朋友,取她的性命易如反掌却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但是偏偏刘依依的性命被右辰那个卑鄙小人掌握着。

片刻的恍惚便令钟雯雯钻了空子,她趁着此时黑衣人胸前空无一物便挥起手中的剑直直向着黑衣人刺去,那黑衣人晃过神时一闪虽已躲过了致命一击但是右肩却被长剑贯彻。

钟雯雯趁胜追击,黑衣人连连后退,局势很快就逆转成了对黑衣人的不利,黑衣人转身想要离开城隍庙,不想他转身的空档钟雯雯跃起一剑猛刺向了他,万万没有想到钟雯雯会拼死想要取了他的性命。

右辰果然不愧是吕王叔的幕僚谋士,这一计真可谓一箭双雕。若是他杀了灵清国的郡主便不用北疆出手灵清皇上自会全国通缉他,那时他可真真在无藏身之处。若是换做了他被灵清国的郡主杀死,北疆一些反对王叔的人便无话可说。

血从口中涌了出来,黑衣人压住伤口,已没有力气反击,当真是命丧此地吗?不行!他还需要拿解药救刘依依。一个回转他将手中的刀猛地向钟雯雯的方向刺过去,钟雯雯想不到他会有这招,一闪虽然躲开了,但是那跃起的致命一击却也被黑衣人避开了。

黑衣人此时已经遍体鳞伤,黑暗中不知哪个方向突然射出两道镖,那镖射中黑衣人的腿部,他一时疼痛便跪了下去,待抬起头时钟雯雯的剑已经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教我好好看你这个要犯。”钟雯雯说着便去扯掉黑衣人蒙的面。

四目相对,钟雯雯手中的剑掉落在地上,她摇着头:“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怎么可能是你。”

暗右钦此时因身上失血过多而脸色苍白,他捂着伤口一言不发。“为什么是你!”钟雯雯退后了几步,此时她的脑海中好似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般,她的头摇得好似拨浪鼓一般,“为什么会是你!不可能是你!”

“你杀了我吧。”暗右钦原本想要站起身,但是他发现他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了,“但是我请求你救救刘依依,她是无辜的。”

钟雯雯看着暗右钦,她的眼睛里溢满着泪水,眼前这个人曾经救过她,为什么他会是那个北疆要犯,为什么要是他,怎么偏偏就是他!钟雯雯捡起剑指着暗右钦,现在她必须杀了他。

但是……钟雯雯气恼地说了句“我不管了”便朝着回城的方向跑去。黑暗中有两人道:“快去通知主人,果然不出他意料。”

钟雯雯刚进城门便遇见了右辰,他好似设计了这一切了一般。钟雯雯快步上前一下便用剑指着右辰的脖子,“这都是你设计的!”

右辰笑了笑:“我这也是为三皇子着想。”

“你早就知道暗右钦是你们要找的要犯对不对。”钟雯雯加深了搁在右辰脖子上的力道。

右辰的脖颈处已经渗出了丝丝的血丝。他气定神闲道:“郡主,这是抓住要犯的最好时机,你当真要错过?”

钟雯雯摇着头:“我下不了手。”

“郡主,灵清皇上命祁王殿下全力帮助北疆捉拿要犯,可见皇上对我北疆如此重视。若是因为郡主的妇人之仁而放过要犯,那么难保其他皇子殿下联合朝臣一起攻击祁王殿下,到时候祁王殿下在朝中的地位便是岌岌可危。”

钟雯雯皱了皱眉头,她平日里已经听说一些皇宫里为了名利所做的阴险毒辣的事,而表哥乃是竞选太子的大热人选,这次被派遣衡曲,若是做得好必定会得到重赏,但是倘若做不好……

右辰见钟雯雯开始动摇便继续说道:“右辰曾听闻一些宫廷的事,为了权利母子兄弟反目的事情数不胜数,祁王殿下是未来继承人的大热人选,但是若是此事没办好难保心怀不轨之人落井下石,到时候祁王殿下的身份便会一落千丈。”

随着右辰从高空掉落的手势钟雯雯吓出了冷汗,右辰分析的不错,当时表哥曾很反感衡曲之行,说此事是把双刃剑。可是……

“郡主,难道一个相识之人的性命比的上祁王殿下的锦绣前程?”

钟雯雯当即抽回了剑转身便向来时的路跑去,她定不能心软,她的仁慈便是对表哥的残忍。

与此同时,县衙内堂的床上刘依依做了一个梦,她梦见暗右钦全身是血地趴在城隍庙外,无论她怎么大声地呼救都无法接近她。“右钦!”刘依依猛地从睡梦中惊醒。

刘依依的喊声还惊醒了一直守在身边的皇甫明空,他握着刘梦的手道:“依依,感觉好些了吗?”

刘依依没有察觉她的称呼是否不同,只反握着他的手,“祁王殿下,救救右钦吧。”

皇甫明空皱了皱眉,他闭上眼片刻之后睁开道:“我没有那么大的能耐。”

《家有悍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