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武林之风云一剑》一剑武风云 武侠小说 武林之风云一剑全文免费阅读

武林之风云一剑

武侠连载中

经典小说《武林之风云一剑》由万风雨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上官,上官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春花楼,是东风镇里有名的妓院,据说这里的小姐,几乎个个年轻貌美,说话柔软无骨,声音甜如蜜,吹气又若兰。 这里是温柔乡,是男人的天

阅文集团|更新:2019-07-24 08:40:2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武林之风云一剑》由万风雨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上官,上官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春花楼,是东风镇里有名的妓院,据说这里的小姐,几乎个个年轻貌美,说话柔软无骨,声音甜如蜜,吹气又若兰。 这里是温柔乡,是男人的天

《武林之风云一剑》免费试读

春花楼,是东风镇里有名的妓院,据说这里的小姐,几乎个个年轻貌美,说话柔软无骨,声音甜如蜜,吹气又若兰。

这里是温柔乡,是男人的天堂。

但在春花楼里,有一位叫如春的姑娘,总是坐着冷板凳,善少有男人来找她,一个月里大约就只有一二个男人,这些去找她的男人,第二天出来,都会精疲力竭,摇头叹息,下次都怕再来找她。

如春姑娘,其实年纪也很轻,看上去也很有女人味,如果将她一个人分为三个普通的女人的话,一定也会很好看,但她却就是太胖了,胖得整个人就似是一个水桶,根本没有腰。

一张脸盘般大的肥脸里,有一双黄豆般大小的眼睛,二边腮帮肥到肉往二边胀开,下巴的肉,几乎将脖子都要盖掉。

那双胸膛,大到一直往下垂,肚子就像三个十月怀胎的女人,屁股大到一般的凳子都装不下。二条粗腿,就像是大象的腿般,走起路来十分费劲,走不了几步路,就喘着大气。

像这样的女人,却也出来当妓女,更好笑的是,老鸨们竟然一直没赶她走,因为像她这样的女人,饭量一定不少。然而一个月偶尔才会有那么几个好奇的男人去找她,但收费却又是最少的。

如果个个妓女都这么没有客人来找,这妓院不早关门才怪。

但老鸨们不但没赶她走,好像还对她不错,并且每天还好吃好喝的侍候着,这就令别的妓女心里不服了,凭什么她们付出这么多,回报还不如她呢?

后来她们才明白,这个如春和老鸨一定有着不寻常的关系。

慢慢的,大家心里明白后,就不再吃这些干醋了。

但今天不同,也许是如春翻身的一天,一到下午,就有男人来找她,然而来找她的男人不是一个,而是三四个,他们是陆陆续续来的,但都进去了,却没有出来。

这一下子进去三四个男人,不禁令人好奇起来,也让人心里猜测着,三四个男人要如何来做呢?难道这些男人们都乐意让别人看着自己与一个胖女人做那事儿?

老鸨还非常客气的给如春房间送上烧鸡,五花肉之类的菜。还有甜点。

烧鸡,不是一个烧鸡,而是十个烧鸡。五个人,十个烧鸡,还有一大盘卤五花肉。

还有馒头包子和桂花糕。

大家都知道如春姑娘的饭量大,但这样的菜,难道那些男人都喜欢吃吗?

有二个好事的客人,不禁向老鸨打听如春房间的事,但老鸨却瞪了他们一眼,一句话都没有说。

也有人特地假装路过如春的房间,更故意停下来,想听听里面有没有什么声音,但里面静得很,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这就更让人奇怪了,怎么会那么静?

但奇怪归奇怪,来春花楼是享受的,而并不是因为好某位姑娘房间会发生什么事而来的。

随着入夜,春花楼里灯火通明,每个姑娘都打扮得花枝招展,迎接客人,也没有人再来奇怪如春房间的事了。

如春房间里,也亮着灯,进去的四个男人,也一直没有出来。

而这进去的男人,有二个中年人,还有一个削瘦的老人,还有一个年轻人。

好在来这些地方寻乐子的人,年龄从没有人过问,只要出得起银子,就是大爷,就是最帅最让人喜欢的。

随着人越来越多,大家也忘了如春房内的事了。

而此时的如春,正坐在一张又大宽又结实的椅子上,正用一双白嫩的肥手,捧着烧鸡吃得津津有味。

一张大圆桌上,只剩下五个烧鸡了,而如春的桌前,一堆鸡骨头,她一边吃着烧鸡,双目又盯着桌上的那五个烧鸡,似乎怕那烧鸡被坐在桌前的五个男人吃掉般。

老人望着如春,心里很是不满,他真不明白,为何堡主要让这样的一个人来当他们的领头人。

老人又想起自己为“上官堡“出生入死,“上官堡“能有今天,也有他的功劳。也是因为一心为了“上官堡“,他到今天还是单身。但他却很懊恼,他却没有得到堡主的重用。

原来这老人叫上官带刀,他的一柄弯刀,使将开来,十人难以近身,他也曾以一敌十,稳占上风,但可惜的是,他并不是“上官堡“的大房,而堡主这个位置,一直由大房传承下来的。

现在的堡主上官落雾,还是他的侄子,在江湖中也没觉名望大过他,但上官众望还是看上了上官落雾,在他临死前,将位置传给了上官落雾。

其实刚开始时,他还是有很多不满的,但已成事实,他只能凡事多参与。

在上官落雾当堡主的这几年中,“上官堡“除了毒器有很大的进步外,却并没有见到“上官堡“的地盘得以扩大,反观“风云庄“这十年来,不断的合并小帮派,而得以迅速的扩大,现在已有超越“上官堡“的趋势。

上官带刀不禁暗暗叹息,害怕再这样下去,“上官堡“也会被“风云庄“合并掉,如果真这样,他们上一辈一生为之奋斗的努力,就白白浪费了。

所以他还是坚持要出来,也是想带上官杰出位。

如春将一只烧鸡吃得只剩骨头,然后望在卓前,道:“你们怎么不吃点?“

上官带刀伸手拿起了一个馒头,撕了一块放进口里,慢慢的嚼起来。

接着另外三个男的也拿了个馒头,吃了起来,如春见他们都拿馒头吃,心头稍宽,她真害怕他们会一人拿一个烧鸡来吃。

如春又拿起块卤五花肉来吃,而且还吃的很快,似乎完全没有到考虑斯文二字。只见她吃得满嘴是油,然后就用袖子擦了擦嘴上的油。似乎一点也不讲卫生。

吃完一块卤肉后,吮了一下手指,然后双满是油的胖手,在身上的衣服里擦干净。

上官带刀见她如此,想以长辈的身份说点什么,但还是将即将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如春将手擦干净后,便问一个穿蓝衣的中年男子,道:“鹰子叔,你打听得怎么样?“

原来这个穿蓝衣服的中年男子,便是“上官堡“里的二房,与上官落雾是同辈,叫上官鹰,是杰出的用毒高手。

上官鹰将手上最后一小块馒头放入口中,嚼了几下才道:“风满天死了!“

上官鹰此话说出来,另三个男的,大为吃惊,好好的风满天,怎么会一下子死去呢?

如春似乎一点都不觉意外,似乎她早就已知道风满天今天会死般,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只听如春慢慢的道:“风满天是如何死的?“

上官鹰道:“听我的线人说,他是在给每桌的宾客敬酒,当敬到一半时,突然大吐血,然后就倒地不知人事了。“

如春听到这里,才见到她的嘴角有了一丝笑意,然后又看向穿绿色棉袄的中年男子,道:“虎叔,你查的怎么样?“

如春口中的虎叔,即是上官虎,是上官鹰的弟弟,也是杰出的用毒高手。

只听上官虎道:“我已将‘黑白无常’杀了,因我们留在东风镇的人较多,一时半会还没有查清楚是谁将‘致命一点红’落到‘黑白无常’手中的。“

如春突然叹了口气,温声道:“小杰,你吃个烧鸡,味道真的不错。“

一直没说话的年轻人,就是上官杰,是“上官堡“的人,虽然与如春同辈,但上官杰是三房的人,与如春已没有太多的血缘关系,但他们是同一个祖宗。

上官杰听到如春叫他吃烧鸡,他突然一惊,因为堡里的人,都知道如春一向爱美食,更不愿将美食分给他人,如果她肯开口,将美食分给他人,那只有二个可能。

一是这个人要死了,二就是这个人很值得她敬重,而上官杰似乎只符合第一条。

上官杰的脸色变了,手心已在冒汗,望向上官带刀。

如春的声音还是那么温和那么好听的道:“小杰,你前阵子,在顺风赌场一下子输了一百两银子,后来又在乐欢赌场输了五十两的银子,凭你的收入,你根本没那么多的银子。“

上官杰此时双脚弹起了琵琶,额头也冒出了冷汗。

如春将一只烧鸡推到他的面前,道:“你唯一来银子的方法,就是拿‘致命一点红’去换银子。一个赌到连毒器都可以去换银子的人,可见是没得救了。“

上官杰望向上官带刀,似乎在向他求救。

上官带刀双目冰冷的望着上官杰道:“我们‘上官堡’的人,视我们的毒器如自己的性命,你既然拿去换银票?“

上官杰突然离坐,在地上跪了下去,道:“我错了,我错了!我当时赌疯了,我本来输完一点银子,就走出了赌场,那知道碰到二个无常,他们给了我一百两银票,然后说叫我给他们一根针,我开口要多了五十两。“

上官带刀道:“他们怎么会知道你有针?“

上官杰道:“我们一起喝过酒。“

上官带刀叹了口气,道:“你啊你啊!我该怎么说你才好?“

如春声音还是那么温和的道:“如果不是我查探到,叫虎叔去办事,恐怕会出大问题。“

上官虎道:“但我刚收到消息,说有人中了绣花针的毒。“

如春一直温和的脸上,突然多了一丝忧色。

上官虎又道:“不过我已打听到了,那个中了绣花针的,是个少女,是桐峰岭的朱壮的千金,朱彦小姐,还有一个车夫,叫钱梧树,是个武功不弱的好手,还有一个少年,此人却无法查探出他是何来路。“

如春沉思了一下,道:“无论他是何许人,都一并杀之,不能留到天亮,特别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我们不能出乱子。堡主将这盘棋,在十几年前就开始布局,不能因为我们的一点疏忽,而全盘皆输。“

上官虎点头。

此时上官杰知道已

《武林之风云一剑》 免费阅读章节

《武林之风云一剑》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