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流年偏执》凌落流年羽化思念 直人 流年偏执同人志

流年偏执

现代言情已完结

《流年偏执》是耶味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流年偏执》精彩章节节选: 开锁师傅走后,高晓欢进屋拿着钥匙就要出门。 她边说,“我得去接狗头,金力你呆在家里等我一下,很快的。” 金力说,“我去,你等我。

阅文集团|更新:2019-07-21 15:41:5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流年偏执》是耶味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流年偏执》精彩章节节选: 开锁师傅走后,高晓欢进屋拿着钥匙就要出门。 她边说,“我得去接狗头,金力你呆在家里等我一下,很快的。” 金力说,“我去,你等我。

《流年偏执》免费试读

开锁师傅走后,高晓欢进屋拿着钥匙就要出门。

她边说,“我得去接狗头,金力你呆在家里等我一下,很快的。”

金力说,“我去,你等我。”

高晓欢疑惑他的提议,“你人生地不熟的怎么去啊?”

金力看向桑沙,面无表情说,“你带我去。”

高晓欢疑惑,“金力你今天怎么回事啊?”

桑沙默了会儿,同意说,“我带他去,晓欢你休息下,你的嘴唇太苍白了。”

高晓欢拒绝,“这个时间点你家那人应该要回来了,你还跟金力出去不得完蛋啊?我嘴唇白是口渴,没别的原因。”

桑沙说,“他最近没那么早回来……再说若是他知道了也没关系。”

金力又说,“走吧。。”

高晓欢看出异样了,“你们是不是以前认识?”

金力看她一眼,“别想太多,只是不想你去,你去洗个澡好好休息。”

高晓欢想了想,依了,“欢乐二哈宠物店桑沙你知道在哪吗?就是旁边有一片湖的那家,离小区挺近的。”

桑沙点头,“以前在附近的便利店兼职过。”

金力走出门在门口等着。

高晓欢悄悄说,“我朋友人不坏,就是现在变得比较沉默寡言,他要是不回答你,你也甭理他就是。”

桑沙应了,“晓欢等会儿见。”

“好,那我洗个澡等你们回来。”

“嗯。”

桑沙走出门口,门边的人抬头看了她一眼,率先往前走去。

出了公寓楼,两人一前一后相对无言,期间隔着三米的距离。

桑沙没有说话的欲望,然而过了一会儿她不得不开口。

“你走反方向了。”

彼时,他们在一个岔路口上,分有前面、左边、右边。

金力在前方的那条路上,已经差不多快拐进弯道看不见人影。

而桑沙站立在岔路口的中心点上。

三条小路的旁边都绿草茵茵,只是前方没有遮挡物,小草被阳光晒得焉焉的。

金力沉默的转回来。

这次换桑沙在前面走。

她走得不快,所以金力很快就越过她到前面去。

再次走岔,桑沙就出口提醒,没一会儿金力又会越过她,并且再一次走反方向。

如此几次后,在第四次金力即将越过她到前方的那一刻,桑沙开口了。

“你曾经拿着菜刀想杀我?”

金力脚步一顿,向旁边移了几步,两人之间相隔半米。

“是。”

他很干脆利落的回答了。

“……你认为康橙是我害死的?”

“难道不是?”

桑沙紧了紧拳头,“既然你现在还这么以为,当初为什么还要把刀扔了?”

金力缓慢的念了一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他微微把脸转过这边,说,“我不想坐牢。”

桑沙低头,避过他直面看向自己眼睛的视线,“都这么认为是我害的他……但是今天才知道,原来曾经有人提着把刀想杀了我给他偿命。”

她有些讽刺的说,“谁都能来指责我。”

“知道为什么吗?”

“什么?”

“表弟死前的那天晚上跟我说,说你不会再理会他了。他很想挽留,但是他知道你决定的事永远也不会再回头,不管任凭几头牛拉回来也不行。甚至你还找老师请假避开他,他说既然这样,那么他就让你这辈子都忘不了他,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可以把你们两个人的名字连在一起,这样你们就算永远也不分开。”

疯狂。

桑沙没有躲闪的抬起头,可以清晰的看到她眼睛通红。

虽然眼泪都快夺眶而出,但是她的面容很平静。

她问,“这么多年,我依旧想不明白……他就因为这个原因,轻易的去选择死亡?”

金力说,“他的压力很大,至于具体哪里的压力……”他似乎笑了一下,“就不说了,总之他挺压抑的。一直问我人死之后通达哪里,他有死亡的念头不止一次。然后每次我都开导他,让他不要好奇死后的样子。”

桑沙没有想过鹿离会是那么悲观的一个人,因为从刚开始见面开始,他都是一副阳光的样子。

第一次的印象,就是他背着阳光,红着脸害羞的问:你做不做我女朋友?

那之后,他也都很开朗。

“然后忽然有一天,他说他放学的时候遇到一个女孩,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把死字挂在嘴边,每天脸上都是洋溢着笑容。”

“他……为什么想死?”

金力看了她一眼,“想,但是没有一个明显的理由,他很喜欢你,你不愿意,他就死了。”

桑沙的食指和拇指碰在一块。

她感觉指尖仿佛又有了那一抹衣角的触感。

躺在地上带着笑容的少年,和与之相反,以少年为中心缓缓展开的血红。

涂满数字的天台上,那个仿佛还带着余温的喇叭,和喇叭里写满字迹的纸条。

桑沙嘴唇微张,“……你们都觉得是我的错……”

“知道是你,是偶然一次听晓欢提起,我原本以为没那么巧的,但是……”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那年参加完表弟的葬礼,眼睁睁的盯着他被推进去化成灰烬。短短的时间里,一个那么鲜活的人就这么没了。”

“那时候还是比较年轻,提着把刀就去找你,想着表弟要是知道有你陪着他上路肯定会很开心。但是那时候……我站在角落里,看到你躲在大树底下哭,想上前,事到临头我又怂了,因为这事确实不能怪你,更重要的是……我想到这么做的后果。”

桑沙咬唇,“今天看到你时,我就联想到晓欢说的,你提着把刀想要为自己的弟弟报仇……”她有些嘲讽,“可是你知道不是我的错,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就为了证明你有多伟大,多仗义吗!”

不怪她恼。

事情过去那么久了,她也以为自己已经忘了,结果,又得知鹿离的表哥曾经拿着把刀想杀自己?

凭什么?

凭什么所有的人都站在道德制高点来指责她?

金力面无表情,“我那时候就在想,我以后再也不想再看到你。”

桑沙看着他,“你以为我愿意看到你?”

“……我来这里除了探望晓欢,还有就是想替表弟问你一个问题。”

“问什么?”

“你请假是为了躲他吗?”

桑沙面部线条绷紧,“我跟桑青回老家有事情。”

“这么巧?”

“是!”

“期末考的档口究竟什么事能使你请了那么多天假?”

“你不需要知道。”

两人相视。

《流年偏执》 免费阅读章节

《流年偏执》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