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三生定许青鸾去》缘定三生鸾无情 同人 三生定许青鸾去BL

三生定许青鸾去

古代言情连载中

完结小说《三生定许青鸾去》是姮珂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代,胥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待那刁蛮的小公主走后,苏代上前扶起小男孩,看见他的额头已经开始流血了,遂对赛罕吩咐道:“你快去太医院请个太医过来。”赛罕忙领命去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08 20:02:5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三生定许青鸾去》是姮珂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代,胥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待那刁蛮的小公主走后,苏代上前扶起小男孩,看见他的额头已经开始流血了,遂对赛罕吩咐道:“你快去太医院请个太医过来。”赛罕忙领命去

《三生定许青鸾去》免费试读

待那刁蛮的小公主走后,苏代上前扶起小男孩,看见他的额头已经开始流血了,遂对赛罕吩咐道:“你快去太医院请个太医过来。”赛罕忙领命去请太医了。

苏代蹲下将小男孩轻轻抱在怀里,一面用帕子替他擦拭脸上的血迹,一面柔声问道:“你方才为什么不反抗呢?”小男孩只是低着头不说话,一张小脸阴沉着,似是要拒人于千里之外。苏代看着他额头上的伤口,有些心疼:“她经常这样欺负你吗?”

小男孩还是不说话,小手紧紧地捏着小木马,紧紧抿着双唇,苏代轻轻摸了摸他的头顶,叹息道:“我以前也是像你一样被别人欺负,那个人也是个刁蛮无比的小女孩,她曾经当着一众奴仆的面,让手下的侍女扇我耳光。她还让我在寒冷的冬夜去河边替她刷恭桶,如果她觉得刷的不够干净,便要我在她大帐前跪一天,那时候我的手脚都冻得生了寒疮,可是大妃只是当做不知道,可笑的是父汗问起的时候,大妃还和父汗说只是小孩子之间闹着玩的,并没什么要紧的。”

说到儿时的事,苏代不禁死死地咬着下唇,她恨娜仁托娅,一个年仅五岁便心狠手辣的人,但她更恨大妃,若不是她的授意和撺唆,年仅五岁的娜仁托娅怎会那般对自己。苏代知道,自己一出生便抢了娜仁托娅的风头,全因萨满的预言,让父汗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以至于紧接着出生的娜仁托娅完全被父汗遗忘了。

“后来呢?”小男孩软软的声音打断了苏代的思绪。

苏代回过神笑道:“后来我便处处要强,事事都要压了她的风头,父汗也越来越疼爱我,她若再想欺负我,我便也欺负回去。”说完,苏代笑着摸了摸他的头,柔声道:“所以呀,你也要让你父皇注意到你,这样她才不敢再欺负你。”

“我父皇不在这里。”小男孩闷闷的答道。

“嗯?”苏代不解他话中之意,转念一想,心道他还是个小孩子,可能表达不全,遂笑道:“他自然不在这里,他现在应该还在清心殿处理政务呢。”

小男孩撇了撇嘴没有说话,苏代看着他白里透红的小脸蛋,忍不住伸手轻轻捏了一下:“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了?”

“胥珩,我今年七岁。”小男孩一改之前的阴郁,乖乖答道。

不姓荣?不是不受宠的皇子?苏代闻言一怔,遂轻声问道:“你不是宫里的皇子吗?”

“我是南华国的五皇子。”胥珩扬起小脸答道。

南华国的五皇子?质子?

苏代有些惊诧,她没有想到这个小男孩竟然会是南华国在大楚的质子,那他在璃宫的处境比不受宠的皇子更加尴尬,想到这里,她更心疼怀里这个小小的孩子了,年仅七岁却在异国当质子。

“你叫什么名字呢?”胥珩伸出小手轻轻抚摸着苏代的眼睛:“你长得可真好看,我从来没有看过比你更好看的人。你的眼睛好像天上的星星一样。”

苏代轻轻握着胥珩的小手,微弯唇角,勾出一抹温和的浅弧,笑道:“我叫苏代。”

“苏代,你不是大楚人?”胥珩嘴里喃喃念着她的名字,问道。

“我比你年长八岁,你应该叫我代姐姐。”苏代笑着点了点他的小鼻尖,说道:“我不是大楚人,我是乌珠尔沁部族的公主,远嫁至此。”

胥珩听了,小手抚上苏代的脸颊,说道:“那你一定很想家吧?”苏代笑道:“我不想家,那里也不是我的家,可是我想我额吉。”说完,她怕胥珩听不懂额吉是什么意思,又补充道:“就是我的母亲。”

胥珩闻言,难过的低下了头:“我也想母后。”苏代又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他喊他母亲是母后,那他岂不是南华国的嫡皇子!荣秉烨手段真是了得,先让乌珠尔沁臣服于他,接着又是南华国。

苏代看着胥珩手中的小木马,柔声问道:“这个小木马是你母后给你的吗?所以你才这么珍惜它,不让那个刁蛮的公主抢走是吗?”

胥珩摇了摇头,说道:“不是,这个小木马是我哥哥给我的,他花了好几天才刻好的。我母后给我的是这个。”说完,他从自己的衣襟里掏出一块玉佩给苏代看。

苏代摸了摸他的头顶,问道:“你为何把一块腰间玉佩藏在胸口?”胥珩得意地笑道:“这样她们才不会抢走。”苏代心中一阵酸涩:“会有宫女抢你的东西吗?”胥珩点了点头:“我身上的好些东西都叫她们抢走了,所以我就把母后给我的玉佩藏了起来,后来她们见我身上没有值钱的东西了,就掐我出气。”说完,他抬起自己的小胳膊凑到苏代面前,苏代伸出手将他的袖子向上拉,只见他两条胳膊上均是青青紫紫的掐痕,甚至还有一些像是发簪的扎印。

苏代颤抖着手将他的袖子放下来,不禁湿了眼眶,心疼的抱紧了胥珩,他本应该在南华国的皇宫里养尊处优的成长,如今却在这里受尽凌辱。

“胥珩,以后我就是你姐姐,你是我弟弟好不好?”苏代柔声道。胥珩听了眼睛一亮:“好啊,有你这么好看的人做我姐姐,珩儿好开心。”

“娘娘,奴婢带了扶太医过来了。”远远地便听见了赛罕的声音。

扶析看见苏代正搂着胥珩坐在地上,不由一愣,倒是赛罕已经喊了起来:“娘娘你怎么坐地上了?”

苏代被赛罕扶着起了身,对扶析淡淡开口道:“扶大人看看珩弟伤的如何。”

扶析先对着苏代行了礼,遂上前查看了胥珩的额头,方转身禀道:“回禀娘娘,公子珩的伤势并无大碍,微臣先将他的伤口擦拭干净,包扎一番,再开副药便可痊愈。”苏代点了点头,又问道:“那珩弟额头上的伤可会留下疤痕?”

扶析回答道:“回娘娘,只要妥善处理,每日擦些清凝膏,公子珩的额间便不会留下疤痕。”

苏代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下,又说道:“劳烦扶大人看看珩弟胳膊上的那些掐痕,再开些药膏给珩弟。”

扶析依言拉起胥珩的袖子,也不由被他胳膊上的掐痕惊住了,但他还是默默地开了药膏名让随侍的小药童记下。

《三生定许青鸾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