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倾城嫡妃不好惹》盛世嫡妃不好惹全文免费阅读 娘受 倾城嫡妃不好惹章节列表

倾城嫡妃不好惹

宫斗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倾城嫡妃不好惹》是卷帘幽梦最新写的一本宫斗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李然,李韵歌,书中主要讲述了: 李韵歌看着芸儿,静静地想着上一世发生的事。忽然,她睁大了眼睛,问道:“芸儿,韵泽呢?” 芸儿先是一愣,随后又笑道:“哦,大少爷啊,

|更新:2020-07-31 04:02:3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倾城嫡妃不好惹》是卷帘幽梦最新写的一本宫斗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李然,李韵歌,书中主要讲述了: 李韵歌看着芸儿,静静地想着上一世发生的事。忽然,她睁大了眼睛,问道:“芸儿,韵泽呢?” 芸儿先是一愣,随后又笑道:“哦,大少爷啊,

《倾城嫡妃不好惹》免费试读

李韵歌看着芸儿,静静地想着上一世发生的事。忽然,她睁大了眼睛,问道:“芸儿,韵泽呢?”

芸儿先是一愣,随后又笑道:“哦,大少爷啊,他现在正在念书啊,等一下就回来了。怎么了?小姐。”

李韵歌稍稍安心,但还是不放心地对芸儿道:“芸儿,你去看一下,如果韵泽回来了,就来告诉我一声。”

前一世,自己不怎么关心弟弟,让江墨兰钻了空子;这一世,她一定要保护好弟弟,让他平安的活着。

她要看着韵泽娶妻生子,看着韵泽的孩子慢慢长大。

芸儿脆声答应,她刚踏出门槛,却见巧玉慌慌张张地跑进来。

芸儿深皱着眉,刚想训斥,又见巧玉连礼都顾不上行,便慌声道:“小姐,江姨娘身边的翠竹姐姐来了,说是老爷要审理前几天二小姐落水的案子。

小姐,这可怎么办啊?”

终于要来了吗?李韵歌冷笑着心想。李然,江墨兰,李韵柔,你们还好吗?

李然是李韵歌的父亲。当年,李然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八品官吏。

却不料,镇国公府的嫡女——林挽晴。在一次游江南之后,对当时还在江南任职的李然一见钟情。

后来,林挽晴三番五次地跑到江南,去见李然。再后来,林挽晴对李然表明了心意。

李然不喜欢林挽晴,但是他想出人头地。于是,他骗了林挽晴。林挽晴不顾镇国公府的反对,毅然嫁给了自己的深爱。

可李然他借着镇国公府的势力,步步高升,做到了堂堂丞相这个位置。但是林挽晴却在李然春风得意的时候,被他遗忘了。

本来林挽晴可以告诉镇国公府的,凭着她是镇国公最宠爱的女儿,尽管镇国公不能收拾李然,但也能警告一下李然。

可是林挽晴不想,也不愿意。因为她爱他!可就是因为这样,她最终被李然遗弃。被李然的新宠:江墨兰下毒致死。

纵然林挽晴死的很奇怪,李然却也没有调查林挽晴的死因。连下葬的时候,李然也是匆匆将林挽晴下葬。

想到自己娘的一生,李韵歌一阵心酸:她有着这般尊贵的身份,却因爱上了一个没有心的人,导致她的一生过得很是凄惨。这和前世的的她何等相似。

李韵歌这样想着,差点落下泪来。

芸儿看到李韵歌红了眼眶,担心地问:“小姐,您怎么了?没事,假如您不想去,奴婢就帮您回了翠竹姐姐。您别哭。”

听了这话,李韵歌心里一股暖意涌上心头。她安慰芸儿道:“我没事,芸儿。我只是眼睛突然有点不舒服。你别担心。”芸儿听了这话,放下心来。

芸儿却又迟疑地问:“小姐,那翠竹姐姐那边怎么办?”李韵歌看着芸儿,却又想起前世她临死前李韵柔对她说的那番话,心里恨意难平。

但她嘴里却道:“怕什么?我们又没错,错的是她李韵柔,要是真的有什么状况,我们也能想办法解决。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

这番话说完,她终于将自己的恨意压在了心底。她还俏皮的眨了一下眼睛。芸儿愣愣地看着李韵歌,她觉得小姐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呢。

……

李韵歌刚踏入正厅的门槛,就看到了一个让她恨之入骨的人。她的目光直射李韵柔。

她看向李韵柔的目光里有无限的恨意和怒火,无论怎么掩饰都掩饰不住。拳头攥得紧紧的,忍住想要提刀砍李韵柔一顿的冲动。

芸儿看出了李韵歌的不对劲,便轻声唤道:“小姐。”

李韵歌突然醒了过来,她知道自己的情绪太明显了,于是将自己异样的心思收了起来。

她俯身盈盈一拜:“韵歌拜见爹。”

李然看向李韵歌,眼里尽是厌恶之色:“还记得有我这个爹吗?我还以为你不记得了。”

李韵歌微微一笑:“爹爹说笑了,女儿不记得谁,也不能不记得爹啊!”

李然听了这话,厌恶地斥道:“如果你还记得我这个爹的话,就不应该把韵柔推下水去,你知不知道,因为你,韵柔的腿差一点废了?!”

李韵歌嘲讽地笑:“爹,你怎么知道李韵柔的腿差一点废了?你从哪听说的?你又凭什么认定是我把她推下去的?”

江墨兰看气氛不对,便扶着李然,对李然说:“老爷,韵歌年纪小,不懂事,您别生气,长大后就好了。”

李然温柔地看着江墨兰,说出来的话却寒冷无比:“墨兰,你不要替她辩解了,她死性不改,现在又把韵柔推下水,做了错事还不承认。

我今天要是不教训教训她,我就是枉为人父!”

江墨兰看似担心地望着李韵歌,看似是为她担心,但她那眼底的笑意出卖了她。

李韵柔咬牙切齿地盯着李韵歌,拳头攥得紧紧的,过了两秒钟后,又缓缓松开了拳头。

她泪眼朦胧地对李然说:“爹,不关姐姐的事,是我不小心掉进水里去的,您不要惩罚姐姐。”

李然听了这话,又奇怪的看向李韵柔,眼里多了一点阴冷:“韵柔,既然是这样,那你身边的丫鬟妈妈,还有墨兰怎么都说是李韵歌把你推下去的?”

江墨兰看见李韵柔这个样子,就明白李韵柔偷鸡不成蚀把米,于是就赶紧为李韵柔圆场:“老爷,韵柔心地善良,她其实是想为韵歌求情。

韵歌年纪小,受不得苦,这惩罚就免了吧。”

江墨兰这话倒是说的好。她表面上,是在为李韵歌求情。但实际,是在告诉李然李韵歌娇生惯养,一点点苦都受不得。

李然又看向李韵柔:“韵柔,你娘亲说的可对?”

李韵柔狠毒地看着李韵歌,过了一会儿,又转过头来,笑着说:“对啊,姐姐身子骨不太好,所以韵柔想为姐姐求情。”

李韵歌本来看这出戏看的津津有味的,但听到这句话,她心中嗤笑一声:身子骨不太好?

上一世,自己身为嫡女,从三岁起就开始学琴棋书画,因为娘说女孩子不要太凶悍了,要温柔点,所以她对府里的每个人都是温柔以待。

就因为这样,而且自己娘亲早逝,她又不受李然的宠爱。李韵柔才以为自己好欺负吗?

她这般想着,却泪汪汪地对李然说:“爹,你还是惩罚我吧,女儿知道错了,女儿不应该刚才和爹唱反调,女儿觉得心难安。”

李韵柔和江墨兰为她求来的情,她宁可不要。

再说了,现在府里受宠的是李韵柔和江墨兰,她现在跟李然唱反调,形势只会对自己愈发不利。

听到李韵歌这么说,李然的脸色倒是好了不少,他无奈的说道:“哎,罢了罢了,韵歌你既然知道自己错了,就回去面壁思过十天吧。

再抄两遍《女德》,十天后交给我。”

李韵歌乖巧地道:“是,女儿告退。”说完便带着芸儿走了。

芸儿早已经看呆了,她倒是觉得小姐有哪里不一样了,现在她可知道了:小姐改了以往的柔弱,变的有些咄咄逼人。

李韵歌走了几步,但一个熟悉的身影让她停住了脚步。那人身姿挺拔,气宇轩昂。他正在和身边的人说话。是他,南宫逸枫!

《倾城嫡妃不好惹》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