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秀色不可餐:季医生别乱动》发源秀色 YAOI 秀色不可餐:季医生别乱动无广告

秀色不可餐:季医生别乱动

职场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吃一口就行原创的职场小说《秀色不可餐:季医生别乱动》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陈知予,方姨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夏天有点让人烦闷,从早上一直到晚上,空气中涌动的热意压得人喘不过气。 姥姥帮陈知予提了个小袋子,一步一步慢悠悠的走在前面,说:“

|更新:2020-07-22 12:07:3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吃一口就行原创的职场小说《秀色不可餐:季医生别乱动》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陈知予,方姨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夏天有点让人烦闷,从早上一直到晚上,空气中涌动的热意压得人喘不过气。 姥姥帮陈知予提了个小袋子,一步一步慢悠悠的走在前面,说:“

《秀色不可餐:季医生别乱动》免费试读

夏天有点让人烦闷,从早上一直到晚上,空气中涌动的热意压得人喘不过气。

姥姥帮陈知予提了个小袋子,一步一步慢悠悠的走在前面,说:“你是把东西放下就去你妈那,还是打算歇歇,明天再去?”

陈知予听姥姥这么说,脸色就变得难看了起来,好半天才说:“放下东西就去吧,明天周末,陈知翰放假回去了,他们更不欢迎我。”

姥姥早就猜到了她会这么说,幽幽的叹了口气,把每年都会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小予啊,都这么多年了,该过去的事情都得让它过去。人啊,要向前看。”

陈知予跟往年的反应一样,用沉默来回答对方的话。

姥姥脚步停了一下,还想说些什么,末了摇摇头,又是一声重叹:“唉,算了,随你吧。”

把东西提回自己的房间,陈知予到了熟悉的环境才总算有了回家的感觉。拿出化妆包,把脸上本来的淡妆换了个浓了些的,自己照镜子都有点恍惚里头的人是不是自己。

在去妈妈家的路上,陈知予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打着腹稿,可是站在熟悉的房子外,刚才的一个半小时都做了废。

她盯着紧闭的大门,脑子一片空白,刚刚想的话现在一个字也想不起来了。

隔壁的人看着邻居家门口站着一个人,想到最近这片闹贼,顿时有些警惕的走过来。看清楚是谁之后,脸上的表情先是一喜,随即又变得复杂了起来,说:“啊,是知予啊,你回来了呀。”

陈知予偏头看了她一眼,脸上习惯性挂起笑容:“方姨好。”

门后的院子里突然传出来重物砸在地上的响声,方姨往后退了几步,踮脚朝里头看去,大声骂道:“何娟!你是要吓死人哦!好好的丢什么东西嘛!”

门从里面打开了,出来的女人眉眼跟陈知予有点像,只不过她脸上岁月留下的痕迹深刻了些,人也比她更有韵味一点。

何娟没理方姨,她看着陈知予的眼神仿佛像是在看什么晦气的东西一样,嫌恶,想要远离,语气也是十分的厌恶:“你这个害命的玩意儿还来干嘛,年年都没被打够吗?”

“我没害命。”陈知予看着这个血缘还有名义上是她妈妈,实际上关系就跟仇人一样的女人,一脸平静:“你告诉我知初埋在哪里,我就不会来了。”

何娟的脸在陈知予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就变了,听见这害人精还有脸提这个名字,心中一阵绞痛,是对那死去的可怜女儿陈知初的,她抬手就扇了一巴掌过去。

没躲,陈知予硬生生的受了这一巴掌,拨了一下有些乱掉的头发,她还是一脸平静:“你早点告诉我,我就走的早点,这样你解脱了我也解脱。”

“不可能的!”何娟声音尖利,叫着:“我要你给我女儿偿命!”

说着,何娟低头四处找了一圈,进门从门后拿了根棍子出来朝陈知予挥过去。

底下这么大的动静,街坊邻居大家又没聋,听见声就有好几户人家注意了,可这是人家的家事不好掺和,各个都停下手中的活,躲在自家楼上偷看底下这几年来每年都会来一次的闹剧。

方姨一觉得不对劲就立马回家把自己老公喊了出来,可就算是这样,陈知予还是实打实的挨了何娟几棍子。

方姨的丈夫一把抓住何娟的棍子去抢夺,方姨则是把陈知予拉的离那个疯婆子远一些,一脸心疼的上下打量她,说:“你是不是个傻的?那棍子这么粗,你都不会疼,不会躲一躲的嘛?”

疼啊,怎么不会疼。

何娟是下了狠手的,她被棍子扫到的地方一阵一阵钻心蚀骨的疼。要不是脸上的妆画浓了,那她现在大抵是一脸惨白。

陈知予想给方姨扯个笑脸,奈何脸也火辣辣的疼,只好作罢。她把手抽出来,冲方姨摇头,小声道:“我没事儿,方姨你别担心。”

说完不顾方姨阻拦,陈知予又重新往正对着方姨丈夫破口大骂的何娟走去。对方嘴里吐出污秽不堪的字眼,一个接着一个砸进她的耳朵里,让她有点恍惚。

何娟是什么时候从一个温柔优雅的女人变成现在这样子的,她已经记不清了。

在陈知予的印象里,这个名义上的妈妈看她的眼神就跟今天一样,但那时候只有嫌弃和厌恶没有恨。

她第一次出现在何娟家门口,对方碍于面子就算再不欢迎她,也会让她进家里面,别说像现在这样把她拦在门口破口大骂,甚至动手了。

陈知予在离何娟三步远的地方站定,看着正红着眼瞪她的女人,一股厌烦感突然涌上心头:“陈知初活着的时候,你们把她护的好好的不让她见我。”

“现在她都死了,一个死人还护的这么紧,有意思吗?”

何娟脸一下涨的通红,是被气的。要不是方姨的丈夫拦着,她现在已经冲过来要撕了陈知予了,她嘶声喊道:“小初不想见你,你这个脏东西这辈子都别想见到她!”

“我脏?不想见我?”陈知予不知道想起什么,冷笑一声,道:“你是不是忘了,你那个跟我在同一个肚子里待了十个月的宝贝女儿,可是到死都喊着要见我这个脏东西呢。”

何娟像是被点了什么穴位一样,突然冷静了下来,只是情绪起伏太大有些匀不过气,喘着粗气说:“那又怎么样,求求你别再来了,折腾我们一家人就算了,别让我女儿死了也不安生。”

“砰”的一声,大门又重新被合上,陈知予站在原地一直没动,躲着看热闹的邻居们见主角都退场了一个,这戏没什么看头了,也纷纷回到自己家里继续干自己的事情了。

方姨本来也回到了自己家,但是后面不知怎么又一脸纠结的出来,走到陈知予身旁扯了她一下,说:“知予啊,我以前听我婆婆提过一嘴,你奶奶说知初葬在了奉市公墓那边。你奶奶那人嘴说出来的十句话里头有十一句话是半真半假,你要是想,那就去那边瞧瞧吧。”

陈知予眼睛亮了下,克制的握了握方姨的手,一边打车一边往外走。

《秀色不可餐:季医生别乱动》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