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臣将盗》与臣而将四矣翻译 同人女 臣将盗娘受

臣将盗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孙祥寅,柳迁的小说《臣将盗》此文是空巢老蛋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孙祥寅与孙儒臣父子自从在茶馆聊过‘缘’之后,一路上再无话说。直直地往柳先生家方向走去,约莫过了一刻钟时间,孙儒臣正觉得又有些热时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15 12:05:0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孙祥寅,柳迁的小说《臣将盗》此文是空巢老蛋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孙祥寅与孙儒臣父子自从在茶馆聊过‘缘’之后,一路上再无话说。直直地往柳先生家方向走去,约莫过了一刻钟时间,孙儒臣正觉得又有些热时

《臣将盗》免费试读

孙祥寅与孙儒臣父子自从在茶馆聊过‘缘’之后,一路上再无话说。直直地往柳先生家方向走去,约莫过了一刻钟时间,孙儒臣正觉得又有些热时,看见走在前面的孙祥寅停住了脚,向路边寻一个花白头发的老人问道:“阿叔叨扰,你可听说有个老秀才名柳迁的住在这里么?”

那老者愣了一愣,停下来问道:“俺没听清,你刚才问的什么?”

“你可听说此间有个姓柳名迁的秀才,住在这里么?”

“柳秀才?”

“对!”

“就在里面,那边有个草屋,还插了个白色的幡儿,成天弄得和招灵似的,就是他家!”

孙祥寅听说,内心一阵忐忑,也不知这老者所说是真是假,谢道:“多谢阿叔。”老者自去了,孙祥寅回到儒臣旁边,叫他跟着自己,便走进一边田地里去找。

不多时,果然看见一个茅屋立在空处,也无院子也无围栏,只一个草庐结在那里,门前栽了几棵柳树,土地上插着一个白色的布幡,上面草书八字:山居诗酒,轻傲王侯。

“怪道那老者如此说话,山下野民目不识丁,见草书只道是胡乱涂画的图腾,因此以为是招灵幡了。不过看他写下这八个字,恐怕是个科举不第,归家怨天尤人故作轻狂的文人,不知为何邱先生举荐了他?”沉吟了一会,孙祥寅觉得自己瞎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便回头对儒臣说道:“正是这里了,你随我进去,谨记以师礼待他。”

“孩儿记住了。”

孙祥寅满意地点点头,便上前去轻叩柴门,不一会儿听见里面传出人声来:“何人?”说话声音虽然慵懒无力,却分明听得嗓音中有股中气撑着,直从屋内传出来灌入人耳,听得屋外父子各自在心中叫了声‘好’。

祥寅听屋中人说话措辞颇为斯文,又且声音清亮,心里明白此非常类,特意捡了些书面词句答道:“飞水孙祥寅,承邱长存老先生举荐,特来此为犬子寻师,不知屋中可是柳三思柳秀才么?”

“我道是谁,原来却是孙解元来此,房门未闩,你自推门进来吧。”

孙祥寅见此人如此不羁,心中也有些唐突,回头对儒臣做了个手势示意他跟上来,便以手轻轻推开那门,门上浮土落下来些,祥寅不禁咳嗽了几声,再定睛看这屋中,只一张破床与邻近灶台大锅,桌椅与其他摆设一应无有,只床边地上有一个铁门在那里。

祥寅心中疑惑,便放声问道:“不知柳先生身在何处?”

“床边地上窖门,你将它扯开,顺着梯子下来便是!”

祥寅听那声音从地下传来,也不疑惑,自上前去着力拉开那门,却只是一层铁皮蒙着的木门,一拉便开了,险些晃了祥寅一个跟斗,孙儒臣忙上前搀扶,祥寅摆摆手推开他,往那地窖里面看去,只见一个扶梯倚在墙壁,洞口不甚宽大,仅容一人上下。

孙儒臣随着看了看下面,心中也是作怪道:“上一个邱先生有些悲戚往事,与我讲完故事便不告而别,这一个柳先生又在家中掘个地窖住在里面,怎么我孙儒臣的先生都是这般模样……?”

儒臣正想时,孙祥寅却丝毫不迟疑,当时便顺着扶梯爬了下去,约莫两米有余的高度便触了地。儒臣见父亲如此,也不敢怠慢,随着爬了下去。

下地之后,父子二人抬眼看前面,却是略有不同:一个一米五六的地穴在面前,不远处灯光透来十分明亮,孙祥寅心中奇怪,当先弯下腰走了过去,儒臣紧随父亲,没几步便出了穴口,直起腰来看时,又是别有一番洞天:地铺石砖,顶设木架,下有桌椅床凳陈列四周,中有诗书字画挂设两旁。角落里灯台八支,摆有明亮油灯;书桌前交椅一张,坐着早衰书生。

父子两个被这个景象摄住,一时不好声张,只静静地看着柳迁悬腕危坐、运笔如飞,约莫等了一刻时分,柳迁写毕,端详了一会,提着那张宣纸站起来,转身笑道:“因解元上午差人来说了今日不来,因此未曾准备下什么,方才听见声音,猝然备下拙笔一张,权作见面之礼。”说着走过来将那副字递给祥寅,祥寅忙不迭地接了,口中连连称谢:“某带犬子来此认师不曾备下什么,却教先生如此用心,愧不敢当!”孙儒臣站在祥寅背后看那字,见是狂草写就,更兼背影,认不真切,只得作罢。

“不知柳先生今年岁齿几何?”

柳迁呵呵笑道:“某乃琰元三十三年生人,与解元相比却是晚辈。”

孙祥寅算了算:“如此说来,先生正比某小了一旬。”

“正是,小生也是属虎,今年三十有四,当年曾蒙邱先生点拨一二,因此先生临行前相荐与兄长。”

“哦?某却不知柳先生竟是邱先生高足。”

“邱先生不曾提及?”

“不曾。”

“哈哈哈……”柳迁笑了一会,自抚髯道:“也对,邱先生与某虽住同县,却有八年不曾来往,只因先考一言,寒心十年如此,甚是令人感慨。所幸先生不曾恨及于某,还肯相信柳迁这个丘阳狂生。”

“这……”柳迁如此直白,却令孙祥寅颇觉尴尬,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嗨,一些陈年往事罢了。”柳迁说着,走去拉来那张交椅与马扎两张,将交椅放在祥寅身旁,自坐一个马扎,又递给儒臣一个。孙儒臣忙婉拒道:“学生怎敢与先生平起平坐?只站着便可。”

“没这些事。”柳迁笑道:“某虽才疏学浅,却不与世人相似,若要拜我为师,先需莫把我当做先生,只当成一个比你稍大些儿的朋友便了。”

儒臣有些尴尬,便看祥寅,见父亲点了头,才敢坐在马扎上。

“令公子既要拜某为师,柳迁虽愧不敢当,却承蒙邱先生举荐之恩,与解元登门称师之礼,不敢推辞。然而若要为师,便需将某之生平为人细细说与解元知道,到时再做抉择,不知解元意下如何?”

“若柳先生不介意,则是十分好了。”

“哈哈哈……解元高才,柳迁不敢蒙‘先生’之称,只叫某柳三思便可。”

《臣将盗》 免费阅读章节

《臣将盗》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