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将军请登基》太子请登基免费 直人 将军请登基全文免费阅读

将军请登基

历史连载中

《将军请登基》为佛系小短腿儿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舜亲王是西楚德宗帝的七皇子,曾经流落在外,探查多年才寻回了失散多年的儿子。 只是舜亲王个性比较生冷,不太与人亲近,哪怕是德宗皇帝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14 16:06:2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将军请登基》为佛系小短腿儿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舜亲王是西楚德宗帝的七皇子,曾经流落在外,探查多年才寻回了失散多年的儿子。 只是舜亲王个性比较生冷,不太与人亲近,哪怕是德宗皇帝

《将军请登基》免费试读

舜亲王是西楚德宗帝的七皇子,曾经流落在外,探查多年才寻回了失散多年的儿子。

只是舜亲王个性比较生冷,不太与人亲近,哪怕是德宗皇帝也没得到他多少笑脸,两人的谈话交错也只在朝政要务上,平日的来往少之又少。

要说舜亲王与谁最为亲近,从前休沐只跟几个看城门的愣小子来往,后来这几个愣小子升迁,几人的关系也就淡下来,直到那几人被纳入禁军,其中一人当上了禁军副统领,便断了来往,就算上朝见面,也只是相视施礼,再无交集。

直到东源国师投靠而来,那张绝世清冷艳丽的面容才终于在人前露出了笑容。

那笑容就像现在,纯净亲切。

“在外疯了这么久了,不该回家看一眼吗?”

聂怀入西楚之后,落脚地只有两个,一个是军中的帐篷,一个就是京都的舜亲王王府。

“这不才出山,肚子刚吃饱。”

嘴角扯动,笑得十分不自然。

人在这里只说明一件事情,舜亲王火了,要吃人的那种。

“噢,刚刚是谁说种地娶媳妇生孩子?挺有志向的。”

说道这里,聂怀做了一个果断大胆,惨绝人寰的决定——跑!

转身甩了一头不羁的秀发,双腿可劲儿倒腾。

京都有太子,有贤王,都是炙手可热的宝座继承人,唯独舜亲王,一个什么都没有,什么也不要的家伙,每天都是父皇英明,国政为先,还贼有手段,将那些看他不顺眼的家伙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唯独聂怀这个不服帖的,还任由他拿捏。

身后传来哗哗响声,似是铁链,没回头就觉得后脑冷风,空翻躲过去,却见着一根小臂粗的铁链被什么东西来着迅速向前奔跑过去,将草地压倒在地。

一大片草地变成了平坦毫无遮挡的空地,聂怀心里咯噔了一下,坏了。

朝政时局瞬息万变,一个亲王舍得远赴边疆,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等着他,还用炖排骨来引诱他,当真是下了好一番功夫。

当然,这也不是什么人下得套他聂怀都乐意踩的,眼前这位算是少数之一。

铁了心要跑,肯定不能放弃,腿脚用上,冲上前去,只要落到茅草里,隐匿行迹就好说了。

还没等跑出去,空地边上立起来铁黑色的盾牌,望见盾牌上的虎符纹样,聂怀更傻。

这种盾牌两米多高,下宽上窄,长枪可在盾牌的缝隙里刺出来,专门用来对付东源骑兵。

当然,东源的骑兵也是他带出来的,这好比一个人下棋,总喜欢将自己逼入绝境,在从中找到绝地逢生的办法。

配备这种重盾的,只有在玄铁营,也是他省吃俭用,到处化缘建起来的。

在以文官为主的西楚,三万玄铁营就是移动的花钱机器,备受朝廷大员诟病。

“席小贼,你等的时间够长的!”

盾牌重甲打防守战,难移动,环视周围上百名玄铁重甲,给他围起来一个圈,这是何其奢侈。

“准备得足够充分的。”

从京都到容山,没有千里也有八百了,能将这些防御重器运过来,绝对不是一两个月能完成的事情,还找了这么个精准的地方等他。

“不用算了,我离京已经一年多了。”

聂怀吃惊回头,望着翠珏摇晃的席玉,非常不理解。

“你疯了吗?”

“算是吧,不过值得。”

说着,席玉反手向上,旁边的军士递上一把长刀,顺势便耍了个漂亮的刀花。

“让我看看你是不是假冒的。”

“…………”

聂怀想说是,在心里衡量了自己跪地求饶,感激涕零的话,席玉有几分可能会放了他。

头发乱糟糟的盘算了半天,转身就开跑,以席玉的精明,无论真假都不会放过他。

也就在此时,一块黑乎乎的东西飞到了聂怀的头顶上,双手接住,腰眼猛然用力,整个人腾空转了起来,那块黑乎乎的东西被搅动起来,像一块抹布一样被搅成了一坨,甩手一扔,哪来的回哪去。

可此时席玉就已经来到身前,长刀毫不留情从聂怀前胸划下去,这要是挨上,估计当场断气。

毕竟聂怀是从千军万马里冲杀出来的战将,这种程度的袭击完全进不了他的眼,当时仰头翻身便躲过去,又是几个后空翻拉开了好一段距离。

“艹!真要我命?”

席玉冷脸一把将长刀扔了出去,正订在聂怀打算逃跑的那只脚边上。

“这么两下子要是都接不住,你就真是假冒的了。”

忽然,聂怀想到一个主意,一手拔出长刀,一手撩起兽皮,露出里面线条流畅,雪白嫩滑的腹肌。

“我真不是聂怀,你看!”

曾经这里刀疤纵横,深浅不一,连烧伤都有。

席玉眉头紧了紧,不为所动,反手随从又送上一把弓,另一只手搭箭。

“皮肉而已,我会给你添回去的。”

还是那句话,满身伤疤的聂怀是聂怀,没有伤疤的聂怀就不是了吗?

两人相互了解的程度早就超越了相貌言语,就像一声嗤笑聂怀就能听出此人是席玉一样,一个动作席玉也能辨认出面前的人是不是聂怀。

崩——

弓弦响了一声,聂怀转了下长刀,便打下了那支箭。

“姓席的,你果然够狠。”

第二支箭又飞了过来,此时聂怀脑子里都想着怎么摆脱这个偏执的家伙,赶紧离开。

“你在京都取一个大家闺秀,在为皇家开枝散叶多好,怎么这么想不开一定要跟我过不去!”

“这就是你离家两年杳无音信的理由?很好!”

反手一把长枪席玉又扔了过来,聂怀自然不会让他给伤着,撇了一眼那铁黑色的长枪。

“你当我不敢还手吗?”

说着提着长刀冲了上去,席玉一把长枪在手,发狠的拧了下自己的脖子,张开双臂拉开架势。

虽然说席玉在京都做的都是政要文职,但他的武功真得很好,好到单打独斗聂怀都不是他的对手。

曾经一度聂怀以为席玉也曾征战沙场,但是真正交手过几次就明白,席玉的武功是常年勤学苦练出来的,跟他这种在战场冲杀打磨出来的武功还真不一样。

不一样主要表现在单打独斗聂怀不是他的对手,但是战场厮杀席玉绝对活不过五十招。

长刀铁枪,铮铮作响。

跑不了,也没人出来,聂怀真没放水,长刀霍霍带风得砍在长枪上,枪是武器之贼,几个反挑便将聂怀的长刀挑飞。

“再来,你使不惯长刀我知道。”

常年军中行走,自然是用马刀才顺手的。

“不来了,刚吃饱想睡一觉。”

“你说的。”

席玉放下长枪走过去,聂怀也放下身上的弓和马刀,将兽皮扯了一部分下来。

忽然一脚踹到席玉的胸膛,兽皮蒙了头,腰眼用力扔出去好远,转身这就又跑。

只要他们想不出好办法将聂怀给抓住,他就会不断跑。

席玉从草地上一个打挺,躺着直挺挺的站了起来,重甲里飞出来一些铁链,聂怀飞身半空,却被刚刚的铁网给逼了回来,铁链便将他围起来,铁网盖下来,情急之中,腰眼用力身体旋转,腾飞的身子飞了起来,一边逃脱了铁链,一边搅了铁网,扔到一边,飞身便逃。

一根根精细的绳索飞了过来,套住了聂怀的脚,愣神之时身上被绑了不少绳索,这倒是难不倒聂怀,稍微运气便能挣开,却好死不死,几个混蛋拉着铁链跑过来,将他给缠了个结实。

人在行动之中双腿被缠紧,中心不稳便躺在了草地上。

“席小贼——有种咱单打独斗!这么多人一起上,算什么英雄好汉?”

以多欺少也要有个限度,这么多人,还都是曾经自己教出来的高手,心里怎么能不气。

“方强!你个狗崽子敢对老子出手,只要老子不死,你小子给我等着!”

“杜梓睿!还有你旁边那个混蛋,网扔得不错,老子要把你掉在迎客松上,荡秋千荡一辈子!”

……………………

玄铁重甲的人都在后面,就算露脸,也是稍微半拉,看不到容貌,那几个心存侥幸的家伙被点名,七尺壮汉浑身一颤,被吓着了。

席玉捏着那兽皮走过去蹲下,左右看聂怀骂街的样子,挺亲切的。

“看什么看?你……”

话没说出来,那兽皮抽在聂怀脑袋上,掉的毛落尽聂怀嘴里,结束骂街。

不一会儿,随从拿过一条镣铐递给席玉。

“各位看看,你们的王爷是京都哪家红楼里的花魁冒充的吧,带着的首饰都跟别人不一样。”

说着,就看见席玉一头戴在自己手腕上落锁,一头戴在聂怀的手腕上落锁,临了还说:“你瘦了好多。”

将铁链绳索解开,席玉又问:“山里伙食不好?”

聂怀丛怀里掏出野草面窝窝:“只有这个。”

席玉接过来放嘴里咬了口,嚼着起身,嚼了一会儿,说:“有这个就不错了。”

尽管心有不甘,聂怀跟在后面,晃悠着镣铐,发出哗哗响声,翻白眼不理他。

成功捕获野生聂怀,天空放了一枚烟火,给同伴传信。

“你布置了多少人手来抓我?”

“玄铁营三万人马。”

“呵……吹牛!”

玄铁营三万人马出动,跟出动六万普通军队差不多,就为了找一个生死不明的将军?

玩笑!

席玉吃完了野菜面窝窝,擦了擦嘴角,一把捉住那只不安分的带着镣铐的手腕,猛然用力掰过去,疼的聂怀汗毛竖立,毛孔喷张。

“我——日!你有毛病!”

席玉就那么看着他,略带小人得志的笑容,却亲切的不行。

“长兄为父,打你还敢还手!”

《将军请登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