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色泪》色泪起点 GAY吧 色泪straight(直人文)

色泪

历史连载中

华泽兰新书《色泪》由华泽兰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云羽,孙柔,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天很静,静的连一丝风声也听不见,唯一可闻的便是长孙柔那一滴滴泪零落成花发出的细弱微声。 一根根干柴在火炉里洋溢着兴奋,火炉里的火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01 00:07:2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华泽兰新书《色泪》由华泽兰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云羽,孙柔,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天很静,静的连一丝风声也听不见,唯一可闻的便是长孙柔那一滴滴泪零落成花发出的细弱微声。 一根根干柴在火炉里洋溢着兴奋,火炉里的火

《色泪》免费试读

天很静,静的连一丝风声也听不见,唯一可闻的便是长孙柔那一滴滴泪零落成花发出的细弱微声。

一根根干柴在火炉里洋溢着兴奋,火炉里的火热烈狂舞着,那几口大锅不多时便兴奋的鼓噪了起来。

一只嫩笋之手掀开了锅盖,蒸腾的热气好似将那一双还带着些稚气的黑葡萄眼睛灼烧一下,但见那一对黑葡萄眼睛闭了上。

沸腾的水奔腾的倾入四个大浴桶里,荡起热气暖化着寒冬。四个雪人被丫鬟抬着轻轻的放入浴桶里。

滚烫的热水将四雪人身体浸没,冰雪开始融化,四大花魁的倾人容颜在烟雾缭绕中越发清晰。

花篮里的花瓣如飞絮般向浴桶散落,四雪人的天际便腾起了一片芬芳。

冰雪融尽,四大花魁往日的容颜便呈现在一片瓣海之中,恍若众星捧月。

云羽在门口跺着歩,探出手向门推去,手却并没有触上门,而是停留在了离门半寸之处的虚空之中。

她们即将要告别人世了,应该穿的漂漂亮亮的。决不能潦草而去。

想到这,又折了回去,透过灰蒙蒙的天空,云羽的视线落在了一个人身上。

细瞅了几眼长孙柔,怔了怔,轻轻叹了口气,“长孙柔虽然有错,可是罪怎么也不致死吧。长孙柔身体本来就不好,天又这么冷,若是冻出个好歹来,如何得了。”

步伐向长孙柔行去,将此际正守着长孙柔的丫鬟召到跟前说:

“扶夫人回房,不要说是我说的。”

“老爷,可是夫人不听我的怎么办?”

“那你也别回来了。”

丫鬟沫儿赶紧去扶长孙柔起来。

云羽回到房间,从长孙柔的大衣柜里挑了几件看上去比较漂亮的衣裙便走了出去。

推开门,视线穿过层层丫鬟,落在了四大花魁的面容之上。此际的四张面容依如往日一般美艳,只是身上只裹着薄纱。玲珑玉体还有些春光外泄。

昨日雪瑞风狂,而他们身上只袭着这样单薄的轻纱,她们又该有多冷?云羽的眼眶湿润了,“你们快把这水换了,我要最热的水。”

“是,老爷。”

水瓢不仅带走了水,也带走了芬芳,待到四个大桶里的水不足以包罗四大花魁的玉体,芬芳好似散尽了,不在有香气从木桶里溢出。

云羽轻轻走到红牡丹面前,探手摸了摸红牡丹那依旧带着笑的粉脸,“他还是那么美丽。”脸又凑得更近一些,用鼻子使劲的闻了闻。脸上涌上了失望。

云羽好似不信那令人憎恶的冰雪不仅夺去了红牡丹如花般绽放的生命,还夺取了她与生俱来的芬芳,手探向了薄纱,宛若要将红牡丹玲珑玉体的最后一层纱褪去。

他顿了顿,收回了手。“她活着的时候,我便不够尊敬她的身体,死后我又岂能这般轻贱!”

吩咐了丫鬟几句,便走了出去。

随即丫鬟们开始为四大花魁擦洗身子,不知洗了多少遍,不知换了几次水,不知道洒下了多少带着芬芳的花瓣,反正四个浴桶里溢出的香味足以传到屋外。

丫鬟用丝绸锦帕轻轻的将四大花魁的身子擦干,换上云羽准备的华丽衣裙,还为她们梳了头,涂了唇。

没有人哭,没有人笑,更没有宴席,有的只是四个女人,静静的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嘴角洋溢着笑,看上去好似在做着令人陶醉的美梦。

四口华贵的棺椁做起来得发些功夫,但天气成功的为她们四人争取了时间,不至于容颜消散且袭上恶味。

深夜,雪花又从天际飘下,风也耐不住寂寞,狂舞了起来,漆黑而寂静的黑夜变得有些不安宁,许多人被搅的睡不着觉。云羽从书房的床上起了来,来到了四大花魁所在的房间,见四大花魁依旧安详而满足的躺在床上。

凝神瞪着四大花魁许长时,依旧目不转睛,直到身子感觉有点冷时,才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这才从恍神中醒来。

又看了看床上躺着的四个女人,好似想到了什么,焦急向周际看了看,再次凝神看向四大花魁,“是啊,她们在也不会怕冷了。”

第二日中午,四个女人进入了她们永恒的家,一片片的灵纸雨点般向她们抛下,“住手,住手,别扔了。”

“老爷那不是你让我们?”

“我现在让你们捡起来。”

下人们面对着云羽那狰狞的面容,只得垂下身子,又从棺椁里将一片片灵纸捡起。

她们身前便是因为银子才有了这悲惨的命运,想来她们是痛恨这银子的。倒不如让她们走得孑然一点,纯粹一点。

灵纸捡干净了,四口棺椁也干净了。棺椁慢慢袭上,四大花魁的容颜慢慢与世隔绝。云羽并未紧盯着四大花魁那在尘世中慢慢消逝的容颜,而是侧过脸,望向天穹。

风又怒吼了,雪又下起来了。一声起,云羽率先走在前头,吴三桂袭后,再后便是几口棺椁如影随形,走过太原那即便在雪日里也依旧人声鼎沸的街道,也走过即便在晴空万里的日子也仍旧冷清的地方。从繁华地带走向贫民区,从青砖瓦屋走向泥瓦房,再到茅草房。

又经过了因大雪有些泥泞的山路,总算到了一座坟前,长方形石牌上刻着五个苍劲有力的大字,“王三胖之墓。”棺椁停了下来。

云羽瞅了瞅王三胖之墓,嘴角勾起一抹鄙夷,“你虽然是我兄弟,你虽然和她们四人有着一样的出生,有着一样悲惨的遭遇,可是你贫贱的不仅仅是物质,还有人格,又岂配和她们葬在一处!”

棺椁又起,云羽在这一片雪地里开始寻寻觅觅,总算找了一处方形盆地,向东看是一片巍峨高山,高山之上,无论是灌木还是乔木均是树枝干枯且无叶,向西看是一个削尖土丘,土丘之上枯草一片。向北看,仍是土丘,只是上方除了枯草还有梅花在那傲然绽放。北方便是通往这的泥泞小路了。云羽脸上腾起一阵欣喜。

下人们开始忙碌起来,土撬掘开冰层,带起了黄色泥土的芬芳。半晌,四个洞穴便如四张巨兽大口,向四口棺椁露出深深獠牙。

棺椁进入了四个大坑,一锹锹黄土填向坑里,待到一块块石碑立上。云羽转过身,随即所有人转过了身。人的身影在雪空中越来越渺茫,少时,便只有雪花和烈风围着四大花魁打转了。

云羽回来了,见长孙柔带着丫鬟沫儿正站在云府门口望着自己,眼底有些愧疚和希冀。

云羽侧过身,擦了擦眼底的泪雾,做出一个严肃的表情,故意不看长孙柔,跨过门槛,凌然而入。

《色泪》 免费阅读章节

《色泪》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