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君妻》君妻不可追txt百度云 BI 君妻小说TXT

君妻

古代言情已完结

《君妻》作者:西木子,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孔颜,蒋墨之,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谁能想到已经出家为尼的孔大小姐竟然与男子在庵堂幽会? 青袍男子目光微凛,一丝讥讽的冷意在眼中闪过。 这样一个残花败柳的女人就是用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14 20:06:3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君妻》作者:西木子,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孔颜,蒋墨之,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谁能想到已经出家为尼的孔大小姐竟然与男子在庵堂幽会? 青袍男子目光微凛,一丝讥讽的冷意在眼中闪过。 这样一个残花败柳的女人就是用

《君妻》免费试读

谁能想到已经出家为尼的孔大小姐竟然与男子在庵堂幽会?

青袍男子目光微凛,一丝讥讽的冷意在眼中闪过。

这样一个残花败柳的女人就是用来亵玩也太脏了。

已然没有探取的必要,青袍男子还未看上一眼就要转身离开,却听一个女声吃惊叫道:“你怎么在这!?”语声未落,又听女声勃然怒道:“谁放你进来的!?”

哦?看来不是幽会。

女子的声音也清吟悦耳,尤在草木葱郁的林间显得极为动听。

青袍男子脚步一顿,面上依然不辨喜怒,却凝目向过看去。

目光凝注的一瞬,一贯清冷的眸子锐利逼人,隐含熠熠锋芒。

只见一箭之地的山坡前,竟是一片小花圃,各色牡丹怒放枝头。花圃下临悬崖,二者之间,有一个小茅亭。亭的三面,围着很高的栏杆,正面一个三台石阶通花圃。

此时,声音的主人正站在茅亭的石阶上。

不是光头女尼,也不是头裹道巾的女冠,而是一位姝色照人的华服佳人。

只见那女子挽着双鬟望仙髻,髻发中间,戴着一只富丽鲜妍的大红牡丹,越发衬得发光可鉴。身上一袭绯色的大袖褥衫,罗衫上有金银线,褥上绣各式牡丹。肩背处披着一条银水色的丝质长帔子,被崖边的风吹得飘飘欲飞。

青袍男子权势中人,人间富贵是看惯了,但是能将一身华装也掩盖在丽色映照下,却是百无一人。他未见便罢,一望之下,竟是女子容貌还未赏之已觉是人间少有的丽人。男人心理作祟,不觉注目端凝。只见那女子果然是一绝色,天生明眸皓齿,肤白如雪,尤是一双乌黑的眸子氤氲氲的,似蒙着水汽,生生在一张明艳端方的银盘儿脸上透出几分妩媚柔光。

人间丽色!

在她姝容映照下,何止华衫失去光彩,满园牡丹也显得暗淡了。

若这就是孔大小姐,端是当得起京城第一美人之誉。

青袍男子目光灼灼地盯着眼前丽色,思绪不觉忆起十多年前那惊鸿一瞥,心头一痒,暗道一声可惜。转而再见女子发怒的雪白面孔上,微微放出红色,越发显得容光焕发,真是宜嗔宜喜的美人儿。

看来今日临时一探这小小庵堂,却是收获不小,只遗憾今日不能携美离开。

青袍男子念头一转而逝,迫人眼锋也掩于一贯清冷严肃的眸下,只是目光依然牢牢地锁在女子身上。

这名容光潋滟的女子正是孔家大小姐——孔颜。

孔颜不知道有一陌生男子正在暗处私藏祸心,她只满眼愤怒的瞪着眼前之人。

这人是一个年轻男子,观之二十七八,但孔颜知道,他与自己同年已过而立。

男子高冠革履,褒衣博带,周身的贵气。因身量高大颀长,面容英俊,在Chu

光投映下,给他勾勒出一幅恍如冠玉的儒雅之气,一望而知,是一位儒雅端方的谦谦君子。

好一幅惑人皮囊,好一个世人交口称赞的世子爷,谁知竟暗地擅闯妻姐闺地!

孔颜心中发恨,她万万没想到,这蒋墨之竟如此大胆!

自从两年前她种出早开牡丹,便被京中权贵得知身份,但她到底是孔家嫡出小姐,又有家仆层层把守,自无外人打扰她清静。可这蒋墨之却与她有莫大渊源,本是她自幼定亲的未婚夫婿,后因她对外宣称出家为尼,便改为与她同父异母的嫡妹婚配。然她出身礼教之家,固然孔家与蒋家有通家之好,她与蒋墨之又自小定亲,但也仅仅只有幼时的一面之缘,如今她又偏居家庙外的庵堂,二人自是与陌生人无异。

正是如此,她才没想到为了打发孔欣的纠缠,允了一次会见孔欣夫妇后,孔欣自此是再未来寻自己,偏是这蒋墨之屡次求见。

两年多来,自己不耐之下允见了两次,却无一次不是隔帘而见,所处时间更是不过一盏茶而已。哪里想到,消失了半年,以为不会再纠缠的蒋墨之居然登堂入室!

她身边仆从四十又八,此刻却一个人也没有,她还有什么不明白!?

孔颜心中怒火大炽,胸口胜雪的肌肤腾起一抹嫣红。

蒋墨之看得眼中一热,情不自禁地上前一步。

孔颜一惊,忙拾阶退回茅亭之内,大声叱道:“站住!”

“蒋墨之,我孔颜虽落魄至此,但你别忘了我仍是孔家人!”荒山野岭四下无人,眼前男子又当壮年,若是相对无疑以卵击石,孔颜强压心头怒火,忍让道:“今日之事,我就当从未发生,你立刻离开即可!”

许是受了孔颜言语影响,蒋墨之到底止步在亭子石阶之下,却仍旧不欲离开,犹自动情道:“颜儿,你我本有定亲之缘,无奈阴差阳错错失彼此,我已自知再难与你匹配。可如今你我重新相识,我又只是倾慕你的才华,为何不能成为一对莫逆之交?”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蒋墨之目光越发温润,眉目间却笼罩着淡淡忧郁,眼底更是一派哀伤。

孔颜却气得浑身发颤。

莫逆之交!

莫逆之交!

蒋墨之怎能无耻地说出这种话!又怎敢说出这种话!真当她是粗莽不知事的山野女子么?

时下风情是开放胆大,可有哪一位正经女子与男子成莫逆之交!?

唯有一些女冠,她们中不乏豪门出身,却因缘际会做了道姑,本是娇女,姿容美丽,又善于描眉涂粉且禀赋颇高、工于吟咏,被文人上子引为多情才女,心生钦慕之下热情追捧,打动之后变成莫逆之交,常常诗词歌赋昼夜畅谈,可谁不知私下却是被翻红浪。而个别清贫女冠,更为钱财与他人如此交往,堪与妓子无异。

也正是因此,她十多年前才会在不愿剃发之下,宁愿舍弃家庙另择偏野小庙为栖身之所,即使终年只能偏居茅坪庵后山单起的三进小宅,也不做那甚女冠!

可恨这蒋墨之居然用引诱放浪女冠之言对她!

孔颜本是心高气傲之人,即使沦落至此也依然锦衣玉食,哪受过这般晦气!?又十多年一个人无拘无束惯了,身边仆从皆对之俯首帖耳,当下也顾不上得失多寡,掠过堵在茅亭唯一出口的蒋墨之,扶在茅亭栏杆上高呼:“来人!把这贼人给我拿下!”

蒋墨之没想到孔颜这样油盐不进,他又是打听了孔颜每隔三日便会来此,这才想法子打发了人得以独见佳人,若真让孔颜把前头宅院的仆从叫来,到时事情必然闹大!

蒋墨之心急之下,猛地箭步上前,一把将孔颜紧紧揽入怀中,捂住孔颜的求助。

“呜呜……”方才她怒气失了方寸,又是料定蒋墨之多少对孔家有些顾忌,真没想到反将蒋墨之逼急,更没想到一贯目下无尘的蒋墨之会抛开一切,做出这样孟浪之举。

孔颜虽有三十,却少时娇养于闺阁,后又独居幽僻山中,哪知男人的底性,还是一个求而不得整整两年有余的男子?

一时之间,孔颜又悔又恨又怒,双目似喷火一般瞪着蒋墨之。

软玉温香在怀,已是心神驰往,再对上那双水雾雾的眸子,心下一软,这孔颜到底是名门千金,又是自己向往已久的女子,虽此女已过花信之期,容姿才情也胜世间万千,便情不自禁地柔声诓哄道:“颜儿,你为何不愿接受我?若是介意孔欣,却是大可不必,今日就是她帮我通融了冯嬷嬷,我才得以与你相会。”

孔欣帮他通融了冯嬷嬷……

孔颜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今日之辱竟是拜自己的嫡妹和Ru母所赐!

****

ps:阔别许久,还是开新文了。虽文还很瘦,还是希望大家喜欢。求收藏和推荐票,谢谢!

《君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