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仙踪情影》秘影仙踪 洛池影 GV 仙踪情影总攻

仙踪情影

架空连载中

完结小说《仙踪情影》是茉籽籽最新写的一本架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张剑熙,阿玛,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云仙睁开眼睛,天已经大亮,纸糊的窗微微透着阳光,夏天就是昼长夜短。云仙起身穿好衣服,梳洗好出门看看日冕,已经到了辰时,心里念着今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10 16:03:2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仙踪情影》是茉籽籽最新写的一本架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张剑熙,阿玛,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云仙睁开眼睛,天已经大亮,纸糊的窗微微透着阳光,夏天就是昼长夜短。云仙起身穿好衣服,梳洗好出门看看日冕,已经到了辰时,心里念着今

《仙踪情影》免费试读

云仙睁开眼睛,天已经大亮,纸糊的窗微微透着阳光,夏天就是昼长夜短。云仙起身穿好衣服,梳洗好出门看看日冕,已经到了辰时,心里念着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见到胤祥,便跑去无逸斋的书房,却看见门口站着许多侍卫和太监,定是皇上来了,这样的话自己更不能闯进去,只好返回,玉镶金正端着茶盘,挺胸撅臀,一步三扭地走向云仙,朝她故作抚媚地笑道:“皇上驾到了,我去给皇上奉茶了,哈哈哈哈,没想到我第一个见到皇上吧。”云仙看见她脸上化了浓妆,不想直视,径自走到茶水间,一等又是一上午。玉镶金早上见到了皇上,便在云仙面前显摆个不停,一会说皇上夸赞她美丽,一会说皇上夸她泡的茶好,又开始像个苍蝇一样嗡嗡嗡,云仙几近崩溃。不知到了什么时辰,太监朱澈来叫道:“姑娘们,来个人帮忙打扫院子。”玉镶金鄙夷道:“打扫院子这种粗活可不是我干的。”朱澈向云仙使眼色,他也不想要玉镶金,云仙入脱牢笼速速离开。

胤祯将见到云仙之事说了出来,胤祥和张剑熙都兴奋不已,但是胤祥不能像张剑熙那样把一脸的高兴写在脸上,只好抑制在心里。今日皇上特地让少詹事耿介来给所有的阿哥们授课解惑,授课完毕,张剑熙一溜烟跑出去没了踪影,胤祥紧随其后。

“云仙妹妹。”张剑熙高声呼喊,飞奔到云仙面前寒暄问暖,云仙虽然和张剑熙说着话,却不时把目光投向后面跟来的胤祥,胤祥收到眼神,便远远的站着,与她眼神交流。十阿哥走到胤祥身旁,看着张剑熙和云仙,摇头叹道:“唉,张剑熙真是个痴情种。”胤祥见到云仙,也想上前相拥,但是只能忍耐,这个忍耐实在太煎熬,百感交集,幽幽说道:“问时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十阿哥以为说的是张剑熙,应和道:“嗯,对对对。”胤祯也走了过来,想看看这对“恋人”的重逢,却发现云仙的目光没有在张剑熙身上,而是望着前方,落在胤祥身上,两人就这样远远地相望相笑,即使刻意地掩饰,但还是被胤祯察觉,心中一紧,似乎看出了什么,以云仙的聪明才智,是不会看上张剑熙,但如果是十三,一个才华横溢,身份高贵的阿哥就难说了,如果真的是他,那老四在皇上面前一说,岂不是成全了他们,为什么心里忽然紧张起来,他喜欢十三,又是老四的亲戚,哼,师云仙,你这个骗子,不,她没有骗过什么,难道是自己………。,胤祯不知为何心里如此纠结。身边胤祥和十阿哥早已走到张剑熙那边,十阿哥还朝自己招手道:“十四,去喝茶吗?”“不去。”胤祯冷冷答到转身便走,心中嘱咐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还是辟而远之。

云仙猜到定是胤祯告诉他们此事,本想感谢一下他,可是他又这样骄傲的转身扬长而去,心里鄙夷道:“这人真是一时一个样,性格乖张。”四人一起走到茶水间外面的石桌上坐下,云仙看见玉镶金在里面打盹,不便吵醒,端着茶出来给各位阿哥。十阿哥拍着张剑熙的肩膀笑道:“张剑熙啊张剑熙,你真是好福气,老天都帮你,没想到云仙就安排在无逸斋,你们俩以后岂不是朝朝暮暮了。”张剑熙害羞的搔搔后脑,瞅着云仙,云仙讪讪一笑,悄悄望着胤祥。张剑熙兴奋地说道:“上次遇着云仙也是你们两位阿哥在场,看来你们真是我们的福星,我今日以茶代酒敬你们。”说完一饮而尽。十阿哥喝了口茶道:“如今云仙在这里做了宫女,让你父亲跟皇阿玛说说,你们的婚事就好办了。”张剑熙却露出沮丧之色,尴尬地说道:“我爹娘还没有说服。”说完又对着云仙诚恳道:“云仙妹妹,你放心,我一定一定会努力说服我爹娘,我给你发誓我一定会娶你。”云仙忙道:“呵呵,剑熙哥哥,不用发誓那么严重。”十阿哥笑道:“你看看云仙多体谅你,对了,我觉得你父母应该是不同意云仙做正室吧,那做侧室或者妾室也不行吗?”云仙暗道:“如果做妾,他父母兴许会同意,因为妾室没有地位。”忙对张剑熙说道:“剑熙哥哥,我可不做妾室,按照我们汉人的规定,有婚约是要做正室的,而且你也只能娶我一人。”说到最后一句是悄悄看了胤祥一眼,胤祥会意,轻轻点了一下头。十阿哥刚刚还夸云仙,现在云仙提出了这么一个无理要求,一时尴尬。张剑熙看到云仙态度笃定,忙握着云仙的手说道:“你放心,我只娶你一人,只爱你一个,也非你不娶。”十阿哥干干说道:“这好像有点难。”胤祥道:“张剑熙,如果你娶不了云仙,你会怎么样?”张剑熙顿时愁眉紧锁叹道:“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胤祥劝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不要太过执着。”

云仙满心欢喜地回到房间。玉镶金一脸贼笑加Yin笑地靠在门口看着自己,云仙视而不见,径自走到桌子前坐下,谁知玉镶金飞奔过来,迅速帮云仙倒了杯茶,云仙不想理会她的花招,拿起杯子就喝。

“云仙妹妹。“玉镶金学着张剑熙的口吻叫道。云仙一口茶喷了出来,玉镶金”咯咯咯咯“笑道:”原来你的情人是张剑熙啊,嗨呀,早说嘛,搞得我像防贼一样防着你,多伤感情啊。“玉镶金又嬉笑道:“我今天在茶水间都听到了,张剑熙对你一往情深,可真叫人羡慕啊,非你不娶,说得真是情深意切。”看着玉镶金自我陶醉的表情,云仙恶心得“呵呵呵呵”地干笑着,玉镶金道:“这个张剑熙只是十阿哥的侍从兼伴读,不过他阿玛倒是刑部尚书,官位不低,你能嫁给他也很不错了。”云仙惊讶道:“你连他爹是刑部尚书都知道啊,你怎么知道的?“玉镶金Jian笑道:”我进宫前可是做足了功课,满朝文武,后宫佳丽我都打听得一清二楚,这叫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说完握着云仙的手道:”好啦好啦,我们握手言和,化敌为友,以后同甘共苦,相濡以沫,待我飞黄腾达,一定会罩着你的。“云仙只能无语无奈,不管是敌人还是朋友,这个玉镶金都是那么烦人,不过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玉镶金也只是个爱做白日梦的单纯女孩。云仙笑道:”也好也好,省得你整天在我耳边唧唧歪歪,污蔑我,提防我。“玉镶金赔笑道:”嘿嘿嘿,我现在知道了嘛,哎,听说他阿玛不同意你们的婚事啊,要不我帮你去求皇上吧,皇上对我印象还不错哦。“云仙心里鄙视“才见了皇上一面,就说得跟深交似得,脸皮不是一般的厚。”忙道:”别别别,你可别瞎参合,他爹不同意我们,是因为我们两家的私怨,你可别和皇上瞎说。“思忖着这个玉镶金行事很不靠谱,万一弄巧成拙就完了,必须得灭了她的念头,叹了口气说道:”唉,其实是因为我出生的那天,他爹的一个爱妾病死了,后来算命的人说是我和他们家相冲相克,所以他爹不肯接受我,你直接给皇上说,要是皇上被打动,同意了,强行将我嫁给他们张家,他爹心底里定会对皇上不满,但是又不能埋怨皇上,他说不定就私底下办事怠慢,不对皇上尽心尽力,皇上知道了以后说不定把他给贬官或者治罪,痛失一个重臣,你说皇上最后怪谁,肯定会怪那个给他说事的人。“描素得绘声绘色,说着对着玉镶金挑了下眉毛,玉镶金惊讶指着自己道:”怪我?“”嗯!“云仙肯定地点点头,玉镶金愣了半晌,恍然大悟道:”对对对,皇上肯定会怨我。“云仙道:“所以啊,到时候皇上就会不喜欢你了,你这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嘛。”玉镶金忙点头认同。只要是会破坏她和皇上的事她肯定不会做。自从认识她,云仙深深体会到憋着笑真的很遭罪,这个玉镶金真是天真好骗,但是只有这样云仙才安心。

下午云仙守着茶水间,张剑熙自然是光明正大的以倒茶为由,时时往茶水间跑,云仙也只能硬着头皮相迎。不过玉镶金和张剑熙倒是不谋而合,一个关心云仙的生活起居,一个关心皇上的事,两人都能打探到消息又爱嚼舌根,自然是相互合作,互惠互利。所以每次张剑熙来茶水间只和云仙说上一句话,就会被玉镶金拉去悉悉索索,云仙倒很乐意。胤祥的随从吴满端着茶盘走来,放到云仙面前,用手指轻轻在茶盖上一扣,使了个眼色,云仙纳闷不解,便拿起茶盖,里面只是一些残茶水,又把杯子拿起来,才看见下面一张纸条儿,心里会意,收了纸条儿,便泡茶倒水。私下打开纸条儿,上面写道“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云仙顿感身心温暖,心花怒放,但是要低调,可是脸上总是忍不住展露笑容,玉镶金看见云仙偷笑,打趣道:“哎哟,这个张剑熙来的真勤快,瞧你乐得。”云仙收住笑容说道:“你天没亮就起来干活,你不累啊,你还不回去补补眠,瞧你都有黑眼圈了。”玉镶金一听,紧张得忙往水缸里的水面照着,喃道:“黑眼圈,哎哟,完蛋了。”云仙道:“有黑眼圈就不漂亮了,你怎么吸引皇上啊。”玉镶金连忙跑回房间。打发玉镶金走后茶水间回复平静,现值

《仙踪情影》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