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权倾大宋》权倾大宋有女主被杀 Basher 权倾大宋天然受

权倾大宋

历史已完结

火爆新书《权倾大宋》是王风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王秀,王卿,书中主要讲述了: “秀哥儿,这可是咱家摆脱困境的好机会,千万不能让第三人知道,就是爹爹也不行。” 王秀瞪大眼张大嘴盯着王卿苧,这会轮到他惊掉下巴了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10 00:06:3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权倾大宋》是王风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王秀,王卿,书中主要讲述了: “秀哥儿,这可是咱家摆脱困境的好机会,千万不能让第三人知道,就是爹爹也不行。” 王秀瞪大眼张大嘴盯着王卿苧,这会轮到他惊掉下巴了

《权倾大宋》免费试读

“秀哥儿,这可是咱家摆脱困境的好机会,千万不能让第三人知道,就是爹爹也不行。”

王秀瞪大眼张大嘴盯着王卿苧,这会轮到他惊掉下巴了,没想到姐姐竟说出这话。不过,他的惊讶不是别的,更不是鄙夷王卿苧为人,这句话透露很多信息,让他明白了王卿苧知道分寸,心思缜密且很有商业头脑。

没等王秀反应过来,王卿苧又问道:“秀哥儿,一次能出多少糖?”

王秀回过神,舔了舔嘴唇,道:“直接购进黑糖脱白,方便是不假,但利润要低了许多。”

“这话怎么说。”王卿苧黛眉微蹙,似乎领悟一丝,迟疑地道:“难道你还想制糖?”

王秀也不隐瞒,点头道:“那天,我和爹在万事兴与何老道商议,就有利用万事兴改良制糖技术想法,可惜被别人抢先一步,我无力回天。”

王卿苧用怪异地目光盯着王秀,道:“秀哥儿,你怎地变个人似地?”

王秀心下一惊,生怕王卿苧看出点蹊跷,撇撇嘴不屑地道:“杂书看多了,自然琢磨出点事。”

王卿苧一笑,她并不在意王秀为何懂那么多,总归是他兄弟,又不偷又不抢,当下问道:“你真的能压低制糖成本?有几成把握?”

“九成九的把握,只要有一些机括就成。”王秀一点谦虚的觉悟也没有。

笑话,不过是简易的辊筒榨蔗机械装装置,将两个木制的大辊筒并排树立,辊筒上有木齿轮相接,驱牛拉动蔗车,两大辊筒相向轧碾,将蔗放入辊筒之间榨碾,糖汁随之流出,再将蔗汁引入大缸熬糖,辊筒最好用石头。

王秀跑过去,从柜子里拿出一张纸,递给了王卿苧。

王卿苧看的是秀眸放光,娇躯微颤,自言自语道:“大哥真是开窍了。”

王秀直接翻个白眼,正要反驳,却听王卿苧又道:“这些物事恐怕要许多钱,光是那些工匠的钱,就不是普通人家能承受的,咱家如今哪有那么多钱,再说也没地方制糖。不如,先买黑糖脱白,一点点地攒够了钱,再搞介入制糖行当,本钱自然就降下来了。”

王秀点了点头,先挣点钱摆脱困境才是正事,道:“我也是那个意思,原来可以联合何老道,先稳住局面,再用制糖扭转局面,却不想张家真狠,为了拿下铺子,直接连本带息购买债务。”说着话,心中恨恨不已,溢于言表。

王卿苧白了眼王秀,道:“张家对我家铺子势在必得,换成我也会那样做,不过你再去联络何老道。”

“这个小人?”王秀一怔,他对何老道是恼怒万分,当时如果何老道力挺王家,就算张家拿了债务大头,也能通过开办香浴堂度过危机。

王卿苧白了眼王秀,平静地道:“大哥,为人处世不能太偏颇,作为何老道有他的处事方式,他是质库的老经济,干惯了锦上添花事,你要他冒险绝不可能。人家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没有在当时落井下石,就算很仁义了。”

王秀很不甘心,却不能不承认姐姐说的对,实际上他也这样想,人家是赚钱的,你已经倒下了,凭什么冒风险投资你?当时王家窘迫到了极致,如果何老道再拿四十贯说事,恐怕一家子真要投河去了,生意人就是生意人,不能以常人眼光衡量,他历经两世,这点人情自然能懂。

一句话,何老道是Jian商,却算是厚道人。

不过,他还是惊叹姐姐的睿智,不由地笑道:“大姐,从来没看出来,你真是深藏不漏。”

“什么话。”王卿苧白了眼王秀,才说道:“姐姐看的书不比你少,只可惜是个妇人。”说罢轻轻一叹,显得很无奈。

王秀看的通透,姐姐绝对有经商的天赋,有宋一代虽风气开放,但随着程家兄弟学说日盛,妇人地位却慢慢趋于保守,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说法,已经渐渐流传开了。

片刻间,他猛然打定主意,要改变,一定要改变,绝不能让理学的“存天理、灭人欲”思潮,成为官方的理论,他在文会时已经有了方向,但饭要一口口吃,路要一步步走,没有条件去硬干,那是傻子的行径,最重要的是先吃饱饭。

“大姐不要妄自菲薄,先朝妇人做大事的很多,不要本朝女中尧舜的刘太后,就拿秦代蜀川寡妇经商来说,那可是富可比天下,还让始皇帝下诏表彰,她们行你为什么不行?”

王卿苧秀眸闪烁,脸色变化不已,似乎在自言自语,诺诺道:“大哥不要玩笑,我怎能行。”

王秀‘哼’了声,又热切地道:“大姐怎么不行,王家女儿肯定行,我一个人也顾不过来,还需大姐相助。”

完全是绝好的理由,就算为了这个家!王卿苧心性淡漠,但她被无礼休出,肚子里憋了一股气,家境又到如此地步,搏上一搏别让人看低了。

反正坐等家破不如奋起一搏,或许还有一条生路,当下心一横,道:“既然秀哥儿说了,为了这个家拼上一次。”

王秀大喜,他还真没多少经商潜质,王卿苧明显合适,不见夜市上那些婆子叫卖吗?大姐做个营生又有何妨,或许能成为大宋女首富,他笑了笑道:“大姐说的是,咱就从加工黑糖开始,何老道就何老道,再次跟他合作也好。可咱也不能一棵树上吊死不是,反正市面上的铺子多了,等存够了货就拿出出售,不需要店面和场地,咱就供货收钱。”

王卿苧欣慰地看着王秀,又看了看白晶晶地糖,叹道:“这糖比市面上的霜糖好上许多,定然会大卖,午后我就去买糖,先做上个几百升。”

“大姐,哪有那么多的钱啊!”王秀无奈摇头,时下粳米价每石两千五至三千钱,黑糖每升十至十五钱,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现在是感触甚深。

王卿苧黛眉微蹙,勉强一笑道:“放心,总会有办法的。”

“能有。”

“大哥,你这法子用黄泥水脱色?”王卿苧不等王秀说话,走到大缸边上,笑道:“要是人家知道了,那还不得吐。”

王秀被打断话头,思路不自觉地跟过去,呵呵笑道:“没办法,我只能想出这一个法子。不过,就在屋里谁能看到呢!”

“也是,黄泥倒是好弄,别人也不知干什么的,倒是能保密很长时间。”王卿苧顽皮地眨眨眼。

王秀看着王卿苧秀美的脸蛋,心中一阵酸楚,大姐的心事完全埋藏在心底,既然要做那就好好干上一场,让大姐成为一位超级女富豪,把葛家狠狠踩在脚下,狠狠地打张家的脸,陆家?算了吧,跳梁小丑而已,还没入他的眼。

“大姐,咱们合作五五分层,怎么样?”王秀笑嘻嘻地,语气却相当的严肃。

王卿苧一怔,诧异地盯着王秀,一双眸子在瞬间放出光芒,迸现出人生百味地色彩,老弟不是凉薄之人,很明显是看到她心底的事。

王秀见王卿苧沉默,呵呵一笑,拉着她的袖摆,道:“就这么说定了,大姐不许不认账。”

王卿苧含着百感交集地微笑,目光复杂地看着王秀,半响才道:“我出力给两层,不过你要答应一件事。不然,我断不会应允。”

王秀一怔,绕了绕头笑道:“好吧大姐,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答应,不过你最少占四层。”

《权倾大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