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鱼沉》鱼沉雁杳天涯路始信人间别离苦是什么意思 章节在线试读 鱼沉总攻

鱼沉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季夫子,那条的小说是《鱼沉》,它的作者是槐秋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季夫子看着施夷光粉嫩的模样,捏着的手一顿,看着施夷光‘噗呲’一笑:“那你可得听你娘的话。” 说罢,夫子笑着放开了施夷光的脸。 施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09 20:06:3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季夫子,那条的小说是《鱼沉》,它的作者是槐秋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季夫子看着施夷光粉嫩的模样,捏着的手一顿,看着施夷光‘噗呲’一笑:“那你可得听你娘的话。” 说罢,夫子笑着放开了施夷光的脸。 施

《鱼沉》免费试读

季夫子看着施夷光粉嫩的模样,捏着的手一顿,看着施夷光‘噗呲’一笑:“那你可得听你娘的话。”

说罢,夫子笑着放开了施夷光的脸。

施夷光感觉自己脸上的肉都快被揪下来了,她一边抬手捂在脸上揉着,一边黑着脸看着季夫子。

季夫子站起身子,向着旁边一侧,看了看言偃放在一旁的背篓,自言自语道:“有鸡,有肉,有鸡子还有米。不错不错,这么丰厚的束脩,可得好好教你。”

说罢,他又转头,看着施夷光一笑,伸出手,搓捏了下她的脸蛋儿,这才起身,向着书塾里头走去。

三三两两的村中小儿都到了院子里头,早一些都到了书塾里头坐定,拿着书开始朗声读起来。

施夷光跟着言偃走进去,他带着施夷光走到一张长桌旁边,周围七八个都是年纪相仿的小儿。

带施夷光坐定后,言偃才起身,向着另一边的桌子走去。

施夷光坐下,便看见那季夫子拿起了戒尺。

一间书塾不大,里头坐着各个年纪的人,学的也不同。

上学的时间不久,辰初到辰末。将好一个时辰。

施夷光一个时辰都拿着一只毛笔,沾着桌上的清水,在爹爹准备的竹片儿描着夫子给的大字。小手颤抖着画到下学。

画到下学,记住的字也没有超过三个。

施夷光一边收着书袋,一边叹息自己的的确不是个读书的料。写了两个小时的大字也没有学会三个。

早已收拾好的言偃站在施夷光的案边,看着她收着学具,开口道:“今日学的如何?”

“不如何。”施夷光一边拾掇着竹片儿,一边回道。

这跟甲骨文差球不多的大篆实在是太难了。

一个字就是一幅画。

收好书袋,施夷光甩甩写的有些酸痛的手,挎好袋子:“走吧。”

言偃应声,跟着施夷光向着院子外头走去。将走出夫子的院落,施夷光便停了下来。

她先是看了看左边的路,又看了看右边的路,最后再看信直直的那条道儿。皱起了眉,不由得转头,看向身后的言偃:“回去是那条道儿来着?”

言偃无奈的一笑,抬手指了指面前径直的石路。

“哦对,就是这条。”施夷光点头,抬脚向着那条石路走去。将走一步,又立即停在了原地。

言偃跟在她旁边,见她停下来,不由问道:“怎么了?”

施夷光抬手,往脑门子一拍:“忘记拿背篓了。”说罢,转身向着季夫子的院子里跑去。

施夷光跑到季夫子养白鹅的栅栏外,拿起旁边放着的背篓。将起身,栅栏里头的白鹅跳起来对着施夷光的头就是一啄。

“哎哟!”施夷光正起身,脑门儿便是一阵剧痛,她不由得呼出声,捂着脑门儿站直,看向面前的大白鹅。

栅栏另一边的大白鹅半张着翅膀,对着施夷光呱呱呱的叫着,雄赳赳气昂昂好不威风。

施夷光一手拿着背篓,一手捂着火辣辣的额头,一阵火气,伸脚对着栅栏就是狠狠一踢:“艹你大姨娘的很凶是吧?!”

“很凶是吧?!”说着,施夷光抬脚又是一踢。

大白鹅在栅栏另一边,被施夷光一脚踢的吓了一吓,挥舞着翅膀就要跳起来啄施夷光:“呱!呱呱!!呱呱!!”

施夷光一手捂着脑袋,往后退开,她瞪着面前不停叫着向自己跳着的大白鹅,手扶上腰里头别着的尖刺。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又放下了手。

瞪着眼睛往旁边一看,目光落在书塾里头。

施夷光眼睛一眯,冷笑一声,丢开背篓,撒丫子就往书塾里头跑去。

“西施你在作何?”言偃站在院子外头,看着突然跑进书塾的施夷光大声叫道。

“言偃哥你就在外头呆着,不准管!”施夷光一边大声的回着,一边风一样的从书塾里头跑了出来。

跑出来时,手里已经多了一把戒尺。

施夷光跑到栅栏旁边站定,看着里头跳的正欢的大白鹅,一手插着腰,一手拿着戒尺,看着它,冷笑一声。抬起手对着大白鹅脑门儿就是一扇:“很能是吧?”

说着,又是反手一扇:“很凶是吧?”

跳的正欢的大白鹅被打的落在地上,身子一晃向后退了两步。

看着退后的大白鹅,施夷光俯在栅栏上,整个身子搭在上头,挥着手又是一戒尺:“你给老子凶啊!”

大白鹅往后扑扇着翅膀退开,躲过施夷光最后一戒尺。

施夷光出力没有着力点,俯在栅栏上的整个身子向着里头栽去。施夷光身子一偏,借力站好。

将站好,那只大白鹅就扑向了施夷光的面门。

“呱呱!”大白鹅扑扇着翅膀飞到施夷光的脑袋上,踩着就是死命的啄。

“啊。”施夷光抬起脚,抬起来就是一踢。白鹅被踢飞。她按上腰间的尖刺,便要抽出来刺去。

“在作何?!”从里院跑出来的季夫子大惊失色的看着鹅圈旁边站着的言偃。

突如其来的声音制住了施夷光手里的动作。

她偏头,看着栅栏外站着的季夫子。

听到声音,言偃回头,看向夫子,脸上的神色很难看,大声回道:“西施被大白鹅给啄了!”

听到言偃的话,季夫子赶紧向前走了两步,看着栅栏里头的施夷光。

“这是怎么了?”季夫子惊疑不定的看着在栅栏里头头发凌乱的施夷光,不解的问道。

那大白鹅看见自家主人来了,总算是停歇了。扑扇着翅膀,昂首挺胸,又是雄赳赳气昂昂的往旁边走去,喝起了水。

施夷光偏头看着里头的喝着水的大白鹅,又回头看向季栅栏外站着的季夫子。

而后抱着栅栏向外头翻去。

一旁的言偃见此,赶紧上前搀扶,叮嘱道:“当心点儿。”

施夷光翻着栅栏,跳了出来,而后转头看向季夫子,伸出食指,指了指身后的鹅:“卖不卖?”

季夫子想也不想的摇摇头。

施夷光回过头,理了理自己散乱的衣裳,叹了口气,一句话也没讲。

而后也不待季夫子讲话,俯下身子,拿起旁边的背篓,往院子外走去。

言偃对着季夫子一作揖:“学生告退。”

便转身向着施夷光追去。

《鱼沉》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