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凤谋九重》凤谋天下之相府嫡女 古代言情小说 凤谋九重健气受

凤谋九重

古代言情已完结

经典小说《凤谋九重》由生当如樗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观,恩相,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果然过不得一时,冯氏就出主意道:“前头不远处有间祀奉东岳大帝的青云观,虽是不大,香火极盛。咱们家是大施主,且那里房舍也极干净。小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7 12:17:3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凤谋九重》由生当如樗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观,恩相,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果然过不得一时,冯氏就出主意道:“前头不远处有间祀奉东岳大帝的青云观,虽是不大,香火极盛。咱们家是大施主,且那里房舍也极干净。小

《凤谋九重》免费试读

果然过不得一时,冯氏就出主意道:“前头不远处有间祀奉东岳大帝的青云观,虽是不大,香火极盛。咱们家是大施主,且那里房舍也极干净。小娘子且去稍侯,叫小厮飞驰回府取一根轴木来换上,也用不了多少时侯。老夫人和夫人先往别庄去,免得误了时候。”

崔氏问老夫人,“娘亲看这法子可使得?”

老夫人蹙眉忖度了半晌,“只好如此了。又令小厮,“你们赶紧着!”

小厮解下马答应了声,纵身上马飞驰而去,不一会就不见了踪影。诸人又将吕绰的车子的车轴用缎带绑了,由一个老把式拉着缓缓往青云观行去。

那青云观原是间只三两间矛草房的小观,一个老道带着两个徒儿在此清修。后来老道坐化了,这青云观便由大弟子玄虚子接掌。这玄虚子不似其师,只知打坐入定。时常往左近乡间,替人去秽除邪,时日一久渐渐的有了些名声,香火也鼎盛了起来。玄虚子便起了个小院,围着三五间房舍。又收了几个小童,他自己就封了个观主,改了道名叫青云子。

也是他时运两济,四年前朝廷将山上的别庄赐给了刘家,老国太年老之人图清静开阔,便搬了来居住。不想住了不上一月,身上便有不适,家中人等忙着请医延药,总不见大效,刘夫人听得庄上人家说青云观观主本领高强,便请来一试。

那青云子一进了庄门“哎呀”一声跌昏了过去,刘司徒只道晦气,叫了家人灌热茶、掐人中,好容易救醒过来。刘司徒本待给几个线送出庄去,那青云子却猛地扑到脚前,“恩相,这庄子满是里山精花妖,又有一股怨气,怕是住不得人。”

刘司徒本不信他胡谄,只因听得“一股怨气”这句,触动了心底之事,随口问道:“道长可有化解之法?”

“做四十九日平安醮,或可见效。”

刘司徒只当他江湖术士,一味骗钱,正要叫人送他出庄,又听他道:“恩相,怕是当小道哄人骗钱。这平安醮,小道也不要恩相出钱,只请恩相打醮其间,逢朔日往小观拈香。或灵验时,便是小道心诚了。”

刘司徒是个读书人,本不大信这些。架不住夫人在旁劝说,只好应了。

说来也怪,他只拈了一回香,老国太的病就见好转,打了四十九醮后,老国太身体康健,较之先前面色更显红润。

之后,国太并刘夫人亲往青云观还愿,又给了万贯的布施。修起前后三进的小院。再则,因着刘国太的事,青云观之名在京城大显,香火越发兴盛了起来。

到如今,又在两翼添了东西客堂,观中道人、道童也有三、五十人。

刘国太大寿,在青云观许了三十六日的粥米布施。今日是正日子,刘府一大早便送了寿包、长寿面来放施,青云子正带人对数,忽听道童报说,“海宁侯府的老夫人、夫人并小娘子来了。”

吕家财大,每年给的布施仅次于刘家。故尔一听得吕家老夫人、夫人来了,青云子甚么也顾不得了,领了道童一路飞奔接出门去。正好吕家几人下车,青云子赶上前唱了个大喏,“无量寿佛。老夫人几年不见,越发康健了。”

老夫人这几年不在京里,并不认得青云子,是适才媳妇告诉她才知道,因此也不敢轻慢了,还了一礼,“观主好。”

“今朝国太大寿,老夫人、夫人并小娘子怎地得空往小观来。”青云子一面说,一面引着一行人往东客堂正堂落坐。早有道童捧了描金点螺剔红梅纹方胜茶盘上来,青云子亲自奉上茶盅,“小观清寒,一点粗茶还望老夫人包涵。”

吕绰从茉香手上接过茶盅,还没揭盖子,便闻了出来这是五年以上的陈普,真没想到这样不起眼的一间小道观,竟能拿出这样的好茶待客。还说甚么一点粗茶,好大的口气。

老夫人尝了一口,赞之不绝,“到底是你们清修的人,茶也比咱们俗世的清雅。”

她婆媳两个,还要赶着往刘府别庄去贺寿,寒暄了几句,便转入正题。青云子也还挂念着那边放寿包的事,爽快地应承道:“夫人只放心去便是。小观坐卧之处还算清静干净的,小娘子只管在此暂坐。”

“如此,多劳观主了。”崔夫人起身谢道:“最多一个来时辰,人便就来的。”

青云子直道无妨,老夫人又嘱吕绰,“你只在客舍呆着,莫给观主添乱!”

“孙女知道。”吕绰垂首应喏,随众送了老夫人并崔氏出门上车。回至二门内,青云子却拦下了主仆二人步子,“对不住了小娘子,道童在客堂里清扫,还请小娘子往后罩的耳房小坐。”

吕绰向客堂看了一眼,又盯视着青云子好一会,笑道:“如此,就请观主领着咱们四处随喜随喜吧。”

“不是小道怠慢小娘子,实在是今朝国太大寿,小观要帮着派放寿包、寿面,实在是不得工夫。”

茉香看着观主面上似有若地的讥诮,登时作色,还不及张嘴,被吕绰以一道眸光摁下,“是小女唐突了。观主只管忙去,小女自己随处走走便是。”

“从后边角门出去是小观的后院,倒也清静,小娘子且请自便就是了。”青云子做了一揖,自领了道人而去。

茉香冲他背影狠啐了一口,忿忿道:“还说是出家人,也这样的势力眼。当着老夫人、夫人的面那样做小。一转身就不把小娘子放在眼里。”

“算了。”吕绰摇着扇子,行至花圃前,随手撷了一朵栀子花放在鼻前轻嗅,“和他有甚么气好生的。我看这里景致不错,难得这样的清静。咱们四下逛逛。”

茉香一跺脚,“小娘子,亏你还有这样的闲情。倘或府里不来人,咱们可怎么办。这可是你头一回在人前露脸,我看就是夫人使坏,故意阻你。”

吕绰摇着团扇,沿着小径赏玩观内景致,“她能阻我参加刘府寿宴,总不能阻我进宫。”提裙迈过月月洞门,眼前赫然是个清幽静雅的小花园。粉墙下几株石榴花盛欲燃,小石径上亦是落红片片。东南角上又有一、二分地大的荷花池,池旁倚着墙角修了半间亭子,又有一株古樟,浓荫郁郁清香淡淡,

“小娘子,你怎能断定,太后一定会着人接你进宫?”茉香跟在后边,歪着鲜桃似的粉脸,对于自家小娘子的笃定,刹不是解。

吕绰行至亭前,见楹联一对颇具意味不觉诵道:“‘事若求全何所乐,人非有品不能闲。’这倒有些修行的意味。”说着入亭倚着美人靠坐下,掷了栀子花的花蕊在池中,引锦鲤来啜。

茉香等了半晌没等到回复,轻扯了扯吕绰的袖角,“小娘子,你就和婢子说说么。”

吕绰回首瞪了侍婢一眼,手往她眉心一戳,“你跟我也有七八年了,怎么还是不会用脑子。”

茉香嘟着水润的樱唇,揉着脑门,一脸的不服气,“我……”

“哎哟,哪里来的小娘子!”

一道轻佻的笑谑将主仆二人惊了一跳,回头看去,后边的小门不知何时开了,几个短打扮的庄汉,盯着她二人直瞅,那眸光好似要将二人衣裳扒尽了似的。

《凤谋九重》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