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农家小甜妻:腹黑相公宠不停》农家小甜妻腹黑相公宠不停下载 蕾丝 农家小甜妻:腹黑相公宠不停XXOO

农家小甜妻:腹黑相公宠不停

古代言情连载中

《农家小甜妻:腹黑相公宠不停》作者:元一一,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薛双双,薛石,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薛老头薛老太有四个儿子,一个女儿。 女儿薛兰香已出嫁暂不多说。 老大薛福,娶妻李招弟,生有三子一女,大儿子薛大海十七岁,二儿子薛

|更新:2019-11-05 08:06:4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农家小甜妻:腹黑相公宠不停》作者:元一一,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薛双双,薛石,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薛老头薛老太有四个儿子,一个女儿。 女儿薛兰香已出嫁暂不多说。 老大薛福,娶妻李招弟,生有三子一女,大儿子薛大海十七岁,二儿子薛

《农家小甜妻:腹黑相公宠不停》免费试读

薛老头薛老太有四个儿子,一个女儿。

女儿薛兰香已出嫁暂不多说。

老大薛福,娶妻李招弟,生有三子一女,大儿子薛大海十七岁,二儿子薛小海十六岁,女儿薛如意十五岁,小儿子薛小宝八岁。

二房薛顺,娶妻陈秋娘,生有一子一女,女儿薛双双十四岁,儿子薛石六岁。

三房薛壮,娶妻王春桃,生了三个儿子,大儿子薛明十岁,二儿子薛亮八岁,三儿子薛光六岁。

四房薛贵十九岁还在读书没成家,一心想考中秀才之后说门好亲。

薛老头薛老太一心想让家里出个读书人,在小儿子薛贵十岁的时候就送去读书了。

大房就说薛大海是薛家的长子嫡孙,等薛大海十岁的时候,也闹着把薛大海送去读书了。

薛家原本的日子还算不错,可连供两个读书人就变得困难起来。

家里少了两个干活的劳动力不说,读书最是耗钱,笔墨纸砚,四时束修,哪一样不花银子?

加上为考秀才,薛贵和薛大海两人去年开始,前往县学读书,开销更是成倍往上番。

事实上是薛贵之前已经考过一次,没考中,薛老太坚信她儿子头脑聪明,以后肯定能做大官,考不中那是夫子教得不好,所以咬牙把薛贵送去县学,大房自然不肯落后,把薛大海也送去县学。

银子流水一样花出去,薛家的日子那是一天比一天难过。

薛家有二十亩水田,十二亩旱田,每年收上来的粮食除了缴纳粮税,剩下的根本不够吃,除了留下少量给两个读书人吃之外,其他人吃的全是换来的粗粮。

大房薛福三房薛壮平时在镇上打短工,只有农忙的时候回来抢收粮食,平时地里的活由薛老头,薛顺以及大房薛小海看顾。

李招弟舍不得儿子在地里吃苦,去年找了个门路,把薛小海送去镇上学木工。

地里干活的人又少一个,薛顺每天累得连喘口气的时候都没有。

陈秋娘也没比薛顺好多少,十几口人的家务活全落在她身上,烧饭洗衣服,收拾卫生,还要种屋边的两亩菜地。

薛双双每天挑水砍柴带拣野菜,帮着陈秋娘一起收拾卫生,打扫牲畜棚,清理鸡粪猪粪,拣牛粪堆起来,冬天的时候用。

六岁的薛石每天早上必须先出去打一筐猪草才能回来吃饭,还要喂鸡喂猪,放牛。

薛老太、李招弟、王春桃,薛如意几人专心绣荷包帕子卖钱。

大房的薛小宝,三房的薛明,薛亮,薛光几个孩子则屋里屋外乱跑,村里到处去顽。

薛老太有次提了句十岁的半大小子,该学着下地了。

王春桃是本村人,家里兄弟多,而且一进门就生了三个儿子,腰杆子直直的,一点不怕薛老太。

大房两个儿子都不下地,还花家里的钱送出去读书学手艺,老太婆凭什么让她儿子下地?

王春桃当场就问薛老太,十岁正是上学的好年纪,大房四房的人都已经去县学读书了,家里什么时候把薛明送去上学?

薛老太当场哑了火,从那以后再也不提让薛明下地的事,家里地里,不管遇到什么要出力的活,指使的全是二房的人。

整个薛家都把二房当牛做马,这种情况下,想要把二房从薛家分出来单过,几乎不可能,想分家只能另想办法。

薛双双心里把薛家的情况飞快的过了一遍,手里的鸡蛋也煮好了,还顺便摊了两块菜饼,都弄完了薛石还没回来。

平常这个时候,薛石也应该回来了。

薛双双越想越不放心,把两块菜饼包好,连着鸡蛋一起往怀里一揣,出门去找薛石。

遁着原主的记忆往薛石平日几个割猪草的地方都没看到人,不由皱起眉头。

薛石一向乖巧,没事不会到处乱跑,不在这些地方,很可能去了后山,只是后山危险,平日无论是薛双双还是陈秋娘都是不许他去的。

薛双双掉身往后山走去。

刚到后山脚下,就见薛石蔫蔫儿的被人抱在手里往山下走。

“石头!”薛双双加快脚步。

“姐姐!”薜石声音里带着哭腔,扭着身子看向薛双双,表情可委屈了。

林白脚下步子一顿,默默蹲下身子把薛石放在地上,再把另一只手上提着的装满猪草的背筐也放下来,然后,退了一步。

薛石嗷嗷叫着往薛双双身上扑,跟个小炮弹似的。

薛双双一把接住,问道:“石头怎么啦?”

小孩刚才受到惊吓,一直强撑着,如今见到薛双双,不由“哇”的一声哭出来,双手死死搂着薛双双脖子,哭得口齿不清:“姐姐,石头好害怕!”

他哭得厉害,抽抽噎噎直打嗝,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

“石头不怕不怕,姐姐在这里,没事了……不哭啊!”薛双双哄着薛石,边把目光投向林白,用眼神询问是怎么回事。

林白五官俊秀,肤色比大部分人都白些,看上去一点不像种田的庄嫁汉,倒有几分像读书人文质彬彬的气质。

可这只是表象,就看他刚才一手抱着薛石,一手提着半筐猪草,手臂上还挂着两只野鸡一只野兔,就知道林白其实并不文弱。

对上薛双双问询的目光,林白神色淡漠,又往后退了一步,跟薛双双和薛石两人拉开距离,这才说道:“他刚才一脚踩空,差点从山上滚下来。我刚好在边上,这才顺手拉住他。”

林白指着地上的背筐道:“这是他割的猪草,都在这里。”

说话就说话,为什么要退开那么远?薛双双有些奇怪。

林白看她不出声,低头从手上猎物中拿出一只野鸡放在地上,声音愈发冷漠道:“他受到惊吓,这只野鸡给他熬汤喝,压压惊。”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薛双双有些懵,忙喊道:“你等一下!”

“还有什么事?”林白回头,面无表情的问,眼里的无情冷漠让人心惊。

薛双双搂着薛石不由自主后退。

林白看到她的动作,目光微微一闪,身上的气息愈发冷漠了。

《农家小甜妻:腹黑相公宠不停》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